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八十一章 血沁天星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第三百八十一章血沁天星

    天色微明,天星阁顶层。www.Pinwenba.com

    凌紫沁从睡梦中醒来,腰上环着一条温暖结实的手臂,侧过头去,就对上翀白素的温润的美眸。四目相对,她心中突然闪过一句轻到不能再轻的叹息,似乎在很久之前,她也是在他温热有力的注视下,却皱着眉说了一句,不知情为何物。

    是真正的曾经,还是臆想的过往,都不再重要。

    曾经不懂的,他教会她一点一滴的去感悟,虽然至今她还是没能回想起与他的全部,但是回忆越多,凌紫沁就越是确信翀白素才是她真正应该去爱的那个人。回忆中的身影渐渐显示出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面容,与眼前的人重合在一起。

    “沁儿,今日之后,你要去哪里?”翀白素伸手抚弄着她面颊上的微红,微温的热度从指尖传递到心口,她是属于他的,独一无二的人。

    “随你。”从开始之后,到他们这一生结束之前,她都愿随着他。凌紫沁露出清浅的笑容,他们已经经历的太多,浪费了原本相对的时间,如果时光倒流,一切重回,她愿意在初遇的瞬间就和他远走高飞,将所有的不甘不愿甩在身后。

    曾经她以为凡世的喧嚣,人群的欢乐,才能温暖她冰封沉寂的心,所以她一厢情愿的沉沦在繁复往返的暗流中,起起伏伏,每一天每一刻都过着稍有不慎就会被人算计也算计别人的生活里。可是到今天她才知道,原来一个人的注目,胜过千万人的流连。

    “就这样吗?”翀白素挑眉,半是挑逗半是埋怨的横了一眼,“我以为好不容易等到的确定,沁儿会说上穷碧落下……呜!”

    凌紫沁红着脸用手捂住他那张一点也不饶人的嘴,轻嗔一声,“要听情话,尊贵的神子可以去永夜青楼,我只是大字不识一个的将门粗女,哪里比得上那些又会侍奉神子,又会弹琴唱曲儿的花娘们会讨你欢心。你要去,我立即取了大把的金银给你,保证你的大名比几年前还要显赫!万花丛中过,就算你不沾身,春色什么的也没少见不是吗……松手!松口!”

    调笑的话还没说完,捂在他唇上的手指就被翀白素坏笑着用舌尖挨个舔弄,凌紫沁蓦地抽回手,同时从床榻上坐起。翀白素笑笑起身下地,取过紫裙为她穿上。

    两人才起身,门外就传来脚步声,“凌小姐,少主请小姐到底层密室。”

    不等凌紫沁回答,门外人来去匆匆,脚步不多时就噔噔的走下楼梯。

    “催什么,”翀白素皱眉抱怨一句,“一大早就催人去看那种东西,烦不烦。沁儿,别去。”

    “天星石也是神器之一,”凌紫沁将紫裙穿好,眼底闪过一抹不舍,要是他送她的鸳鸯锦还在就好了,“不是说世家的镇山之物,外人想见一面都难吗?白素,墨书族的神器是何物?你一定见过对不对,听说墨书族一向深居简出,神器应该是一件很特别的东西吧。”

    “话是这么说没错,”翀白素撇撇嘴,对于天星石不屑一顾,“沁儿,待会儿无论做什么,你都让龙倾自己动手就好,别碰那块儿脏石头。天星石原本倒是不错,神力天成,不似其他神器都要沟通天地阴阳才能发挥大威力。但是自从下界之后,酬剑山庄驱使天星石作为护山大阵的三处阵眼之一,另一处阵眼在剑池内,就是当年龙倾用来暗算南宫洛的地方。大阵一体,天星石源源不断的供给后山剑池熔岩火水需要的热浪,自然也会被火气由别处逆流而回给同化。这也没什么,神器不会在意这一点微乎其微的红尘之力,但是偏偏酬剑族炼器用的是血祭之法,回转到天星石上的不只有烟火之气,还有不少冤魂。千年积累,天星石早从神器变成魔器,幸好他们将它当成宝贝一样困在灵脉低处,没有借助它修炼,不然现在酬剑山庄早就成了魔族。说来说去都是他们自己作孽,血祭无论是修行还是炼器,都不会有好下场。”

    凌紫沁心下恻然,果然选择怎样的路,就要承担怎样的后果,毫厘不爽。

    “沁儿,外人不知道,其实酬剑山庄早些年就有长老,因为天星石走火入魔,这些人最后都被投入剑池血祭,下场凄惨。等你待会儿看到天星石上的血痕,就知道是怎么回事。”

    翀白素摇摇头,他和非离看过一次,非离还没有长大,被其中的煞气冲到,险些暴躁。

    “那墨书族为什么避世隐居?难道他们的神器也出了问题?”凌紫沁坐在镜前,翀白素站在她身后,拿起梳子仔细侍弄着三千青丝。话音未落,突然窗外响起滚滚雷声,不多时骤雨倾盆,柳眉一挑,窗外吹来的风透着三分微凉。

    “立秋了。”翀白素拿着梳子的手停下,一转眼竟然夏月就这样突然宣告走到尽头。恍然间还是他们初见的冬月,白雪皑皑,她的面容比起雪色更冷,对他不假辞色,对别人就更是凛然不可侵。再回首,她巧笑嫣然坐在身前,像是一场梦境。

    她说要随他一生一世,他的一生一世,翀白素眯起美眸,其中隐隐光华流转。从那年九死一生在神殿清凝镜中见她第一面就为情所困,直至今日揽她入怀,他等了太久太久。

    这一世的一个千年,上一世的万载之期,他终于牵着她的手留在她喜欢的红尘烟雨中。

    “白素?”凌紫沁转过身来,察觉他的魂游天外,“何事?”

    翀白素低声笑着,不想再提过去事,她总有一日会想起全部,属于她和他的悲欢聚散。

    “我只是在想,你将龙骨送回天门之后,等同于断了世家的根基,神力褪去之后,也许一统三大世家的不会是酬剑山庄,而是墨书族。相传墨书族有逆天改命之能,南宫族长早在浩劫之前就闭关多年不出,这些年来越发不露面,以时日算起,总该有所收获。沁儿可知,当年龙倾算计南宫洛,为的就是南宫家的占星之力,占星之力是红尘至纯的力量,取自灵脉本身,因此南宫族人就算失去元灵,也没有多大的损失。”

    翀白素放下梳子,牵起她的手,“虽说如此,但是也不许你去理睬那个南宫尘!那个家伙这些年来,从未露面,谁知道他是什么人?南宫缎极为宝贝那个儿子,师父说南宫尘曾经一度病危,最后不知用了什么法子救回,总之别说是外人,就连他的族人也没有几个见过那位神秘的少主。你不许对他有兴趣!不然,我就缠着你不让你下床。谁还不知道他那点心思,就是为着圣女才会出山,哼,神神秘秘的家伙,绝对没安好心!”

    “你以为人人都像你吗!”凌紫沁哭笑不得的推他一把,“他要来早就来了,何必等到今日?再者,你不是也说南宫家不需要神力,既然如此他何必要趟这趟对他没有好处的浑水?”

    “谁知道南宫家的人脑子里面都在想什么?沁儿,”翀白素轻哼一声,“我曾经在仙云阵上偷着占卜墨书族的秘密,但是什么都看不到,也不是,应该说只有一片白。阵里除了蒙蒙的光影,就是阵中层起的白云,当时我还小,或许是神力不济,但也有另一种可能,就是墨书族那个所谓的秘密,根本不是一件神器。否则神器之间互有感应,至少应该有一个朦胧的形状。我事后问过师父,师父说我胡闹,要是人人占卜都能看到世家神器,世家还有什么秘密可言。但是我总觉得,这里面没有那么简单,或许师父知道内...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