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八十章 天炉之约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第三百八十章天炉之约

    “洛斐,跟我来。www.Pinwenba.com”翀白素突然开口,少年抱着昏迷过去的少女走了过来。

    “你有没有想过,这五年要带她去何处安身?”凌洛斐闻言摇头,翀白素俯身低声耳语几句,少年破涕为笑,继而飞快的点头。

    凌紫沁的寒眸对上龙倾,这是自那夜之后第一次,两人直面,龙倾心有万千思绪,最终只字不提。

    错,就是错,他不会找借口,何况他暗算她不需要借口。

    “龙少主,天炉之约,我还记得,往日种种,当以此一次清算干净。”

    声音泠泠而起,不容拒绝。

    龙倾心中苦涩难解,他倾身以求,最后得到的,偏偏是他早已放下,觉得不再重要的那个。如果当日在永夜小镇,他没有命明月传信,他们也没有归来,从此长留山水间,是不是就不会有分离的那一日……

    “如此,甚好。”却开口说出虚假的应对,龙倾回神时,正厅人已散去。

    一如最初,他的退让本就不是本意,以虚假的开始为缘起,最终也只能被真相抛弃。

    夜色已浓,天星阁后花园。

    凌洛斐坐在石凳上,焦急的等待翀白素的到来,龙妤姝陪在一旁,脸色依旧苍白,仔细看上去她双肩轻颤,似乎是受不了山庄常年肆虐的寒风。

    自从她咒术被废,人也被除名驱逐之后,山庄上下无论男女都没有人再正眼看过她一眼。曾经高高在上的龙大小姐,如今落魄到连下人都不愿意多看她一眼的地步。凌洛斐随她回房收拾衣衫细软时,来来往往的族人都恭恭敬敬的对他问好,少女被扔在一旁,无人问津。到最后,龙妤姝几乎是从那里逃出来的,被人视若无睹,比起被人指指点点还要难以应对。全身血流冰结的痛楚,也不及被他们暗中挖苦的模样。

    “妤姝,我在这里等,你先回去休息。”凌洛斐又等了一刻有余,还是不见翀白素的身影,舍不得她在这里吹风受凉。

    “再等一会儿,也许他很快就来了。”龙妤姝已经知道兄长的计谋破败,也知道如果不是巫医神子求情,凌紫沁根本不会放话,让她有五年时间可以与洛斐相伴。她还没有道谢,龙妤姝从心里感谢他的相助,其实以酬剑山庄对巫山的屡屡暗算,他完全可以不插手此事。

    凌洛斐将她抱在怀里,“那就再等一刻。”

    两个相依相偎的小人儿在后花园团聚,享受着难得的劫后余生时,并不知道其实他们两人正在苦等不至的恩人,此时正因为白天里那几句毫不起眼的话,在天星阁顶层的卧房里受尽折磨……

    天星阁顶层。

    白衣落在地上,蹭上不少灰尘,但是衣衫的原主此刻正忙着求饶,哪里还顾得上什么衣服。

    翀白素半跪在浴桶中,身上只有一件被温水打湿露出其下结实身姿的里衣。凌紫沁靠在木桶外,面色生冷,一只手在水下,时轻时重的戳弄着他的身体。

    “沁儿,出气够了,就放我出来吧,水都凉了。”翀白素陪着笑,一边说一边抖了抖,胸前被她又抓又揉的弄上不少红痕,活生生像是被她调戏。

    欲哭无泪的滋味,别人都是调戏女子,偷香窃玉好不欢乐,轮到他身上,就是被心上人骗到木桶中说是洗鸳鸯浴,结果却是他被一道符咒封在桶里无法动弹,沁儿在一旁好整以暇的欣赏着他遮不住的身姿。

    虽说翀白素对他的身材还是有七分自信,绝对不至于被人嫌弃,但是这样被人笑着欣赏,还不时要求他换个姿势揉捏,绝对是平生绝无仅有的一次。

    “凉了?”凌紫沁恍然大悟,伸手到水中,紫芒缓缓溢出,“那就让它热起来,不要冻坏了你,我会心疼的。”

    她有的是时间跟他耗在一起,眯着眼将木桶中的水飞快加热,明知道她不想让弟弟和龙妤姝那个小妖女在一起,他还说那种话,现在更是拒不认错,装无辜。可恶的人,他是不是真的觉得她拿他一点办法也没有?

    “嘶!好热!别别!别这样!”片刻之后,翀白素被迅速升温的水烫得脸色微红,“沁儿,饶了我吧,我下次不敢了,再也不敢了,别这样,太热了。”

    “嗯?还有下次?”凌紫沁挑眉,收回大半紫芒,但还是没有彻底停下,反而伸手袭上他的胸口,挑弄着上面的红梅,“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子,还跟我来第二次啊?白素,乱点鸳鸯谱的滋味如何?是不是特别有趣?”

    果然是因为凌洛斐那个小鬼,翀白素苦着脸,“没有,一点意思也没有,不然我现在就去和洛斐说,让他把那个小丫头还给龙家,我也不喜欢她,她这么小就这么有心机,洛斐以后一定会被她欺负。沁儿,放我出去,我现在立刻……哎呦!”

    头上又挨了一下,这一下了不轻,疼得巫医神子龇牙咧嘴。

    凌紫沁冷哼一声,“说出去的话,泼出去水,你当我是你吗?想一出是一出,脸皮是有多厚!”

    翀白素哀叫一声,“好烫!沁儿快住手,要烫坏了!”

    “我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插嘴了,好沁儿,饶了我吧,我真的不敢了,呜!”话没说完,唇就被堵住,腰间被她揉了几把,被热水泡软的身子像没有骨头一般向后靠去。

    越来越会折磨他了,半是甜蜜半是无奈的仰起头,任由她在他唇上一再啃噬,水下的手紧紧攥拳,美眸被折磨得几近失神,朦胧中耳边传来的悉悉索索的声响并不清楚。直到水声响起,翀白素才回神,怀中已经多了一个微凉的身体。

    紫裙在热水中半透,依稀能看到下面的重重肌肤晶莹剔透,好不诱惑。翀白素咽下一口口水,真是要命的折磨,她就非要在这个时候考验他的自制吗?

    “不够,”凌紫沁贴在他耳边,低声开口,热气喷洒在耳垂上顿时又引来一阵酥麻,“你错在哪里?光是说说,我可听不懂。”

    翀白素埋头在她的柔软之中,鼻音微湿,“沁儿,沁儿。”

    “错的是我吗?一直叫我名字做什么!啊!”轻叫一声,胸前被袭,凌紫沁好气又好笑的拍了拍心猿意马的翀白素,“你严肃一点,让你静思己过,你倒好,在这里给我发春!放手!”

    “不要嘛,好想你,沁儿你太坏了,我才不放。”翀白素说着偷手拉扯开她里衣的系带,吻在她白皙光洁的小腹上,“舒服吗?还是要这样?”

    手在她双腿上按压,轻重缓急,“沁儿,抱着我。”

    凌紫沁被他揉捏得眯起双眼,嘤咛声凌乱的响起,顺着他的牵引,跨坐在翀白素腿上,双臂环住他的双肩。

    翀白素从浴桶中起身,调整了一下姿势,手过之处,纷纷点火。

    不一会儿女子在他怀中,全身泛红,衣衫褪尽,宛如一朵盛开的红莲,翀白素低声笑到,“沁儿,你真美。”

    “不许笑了,唔……”凌紫沁粉拳没有多少力气的落在他胸前,柔软在他烫人的大掌下几乎被揉捏得融化。

    两人一直闹到夜风突起,凌紫沁睡下,翀白素这才想起他还约了凌洛斐在后花园等着。连忙起身,已经不抱什么心思的走到窗前,探身一看,只见少年还端端正正的坐在那里。

    后花园,凌洛斐等到子夜时分,才听到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