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七十三章 一幕寂然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去拨弄冥器,本来就会有所削弱。

    “沁儿,她是翀白羽的生母。”翀白素立即小声的向她解释道,因为白羽自出生就病弱,被翀宇潼送去草庐之后,就再也没有回到过妇人身边,直到妇人病逝,母子两人都没能再见上一面。倒是他,那是年幼,没有被发现身怀神力之前,在巫山上东奔西跑的玩耍,见过族长夫人不少次,但是他娘生前不放心他和妇人单独在一起。

    巫山人人都知道当年的一段旧情,翀宇潼爱恋翀白素的娘亲,被屡次拒绝。后来他娘怀了身孕,巫医族向来不许与外人联姻,无论是世家还是凡人,都是族中禁忌,要受到重罚。他娘不肯说出男人是谁,盛怒之下当时还是少主的翀宇潼联手长老将他娘逼入禁地。

    到后来,翀白素降生,他娘在围剿中为救他殒命,他重伤之下被送入神殿疗伤却意外发现身怀神力。从此以后,他那个从未出现的爹,也就被理所当然的视为巫医族某个胆小如鼠的男人,人人都知道巫医族与外人通婚的下场,只会变得和酬剑山庄一样,生下不少骨血不纯的废人。翀白素身上纯正的莹白神力,被视为他娘没有私通的证据,最后不了了之。

    不等翀白素说完,妇人就几次催促道,“快走,要说出去再说,你们快走。”

    翀白素与凌紫沁两人对视一眼,都觉得十分奇怪,不约而同将目光落在妇人身上。

    “你们赶快离开这里。”妇人不耐烦的催促到,似有难言之隐,道道黑光从她脚下溢出。

    凌紫沁目光一直盯在她手上的铁索处,“夫人为何不同我等一起离开?”

    直觉这里还藏着什么,妇人不想让他们发现,所以一再赶他们离去,而且还是直奔翀白素而来。世家隐秘,生前尔虞我诈,身后仍是勾心斗角无数,翀宇潼的夫人出现在酬剑禁地?

    “你们到底要不要走?你们不走的话,我走。”

    妇人根本不想答话,转身向白骨堆中走去,冷哼一声,“不想死就快滚!”

    说完挥手间一道黑门出现在白骨中央,“从那里出去,就是剑池入口,快滚!”

    “夫人,跟我们一起走。”翀白素一手紧紧拽住凌紫沁,古琴在半空中闪烁然后消失。

    凌紫沁觉得手腕一热,低头看去一个古朴的手镯环在其上,手镯很快变细,毫无光泽。

    “少废话!”妇人头也不回,只是加快了脚步,“我离开之前,如果你们还不走,就留下陪我!翀白素,别以为你仗着是神子纯洁之身,天下就处处可去,酬剑山庄为了今日已经整整等了二百年。你真以为你动不了这些冥器,它们就同样伤不了你吗?”

    夫人的性情怎么变了这么多?翀白素心中生疑,正要再问,衣袖被凌紫沁拽住。

    “翀白羽正在受罪,你不想他死,就跟我们离开。”妇人闻言猛然回头,“你说什么!”

    翀白素也惊愕的转过头去,凌紫沁面无表情,星眸层层冷芒,“我说,我知道翀白羽的下落,他就在这酬剑山庄的后山上。”

    妇人掀起一道劲风,如利刃破空般扑来,“你说谎!白羽在千里之外的巫山上,他不久前才让我看到,白羽他和凌偌寒情投意合,才不会突然到这来。”

    兄长的名字在这个时候被提及,如芒刺穿心,凌紫沁淡然开口,同时扯过翀白素,向黑门走去,“多久之前?最短也是十日之前。你信与不信,可以自行求证,翀白羽就在绝壁之下一处石洞中,被铁索困住,此刻奄奄一息。他让你看过?你真的相信‘他’?”

    他是何人?翀白素被两女的话绕得有些糊涂,但是仍旧跟在她身后离开。妇人出现在这里,隐隐暗示着什么,酬剑山庄等待两百年暗算他,这些没头没尾的事情放在一起,更是混乱不堪。但是在这里恐怕是问不出什么因缘,妇人急着离去,倒像是在躲避什么。

    “他不会骗我,整个禁地都在我手上,他敢对我儿子下手,我绝对不会放过他!”

    妇人略一沉吟,冰冷的目光瞪向凌紫沁道,“别以为你三言两语就能挑拨我和雪焕。”

    “呵,事到如今,你还在替龙雪焕辩白,真让我刮目相看,果然是情到深处。”凌紫沁的语气讽刺至极,“白素,我们走吧,有人要做睁眼瞎,自欺欺人的躲在这里,我也无话可说,毕竟打破别人的美梦不是好事,就让她死在美梦里也好。”

    “沁儿,到底是怎么回事?”星眸一转,翀白素会意,扯住她誓要问个清清楚楚。他想知道这里到底藏了什么事,她的模样分明是要说给夫人听。

    “她已经说得够清楚了,你怎么还不懂?”凌紫沁顿时用看白痴的眼神看向翀白素,白眼飞过,耐性没有多少,“她与你有旧,现在想救你出去。但是之前与龙雪焕有约,十有***龙族主是她的旧情人,要她潜入巫山,为翀宇潼生下一子,也就是翀白羽以后会成为巫医族长然后再来个认亲的仪式,不费吹灰之力收入酬剑山庄。再来她身死之后,留在这里替龙雪焕镇守白骨冤魂,少说也要等龙雪焕百年之后,两人才能共赴黄泉。只要你看看她的手就知道了,南宫洛被铁索穿身而亡,这些铁索就是被她操纵。所以禁地发生了什么,至少有一半是出自她之手,只不过现在南宫洛成煞出乎她的意料,她担心龙雪焕会来找她麻烦,这才急着催你离开。我该如何称呼你?翀夫人?还是龙夫人?”

    凌紫沁皮笑肉不笑,白骨堆中横行无忌,除去此地之主外,还能有什么别的身份?

    “你真的酬剑山庄之人?”翀白素屏住呼吸,立即向妇人的手看去,果见精铁锁链是从她手***现。酬剑山庄二百年筹谋,她竟是酬剑山庄送入巫山的尖细?如此说来,翀白羽自幼身虚体弱,与她脱不了干系。

    “是有如何?”妇人冷哼一声,“神族圣女,果然聪颖无双。比起翀宇潼那个蠢货要好得多,他到我死都不知道我是酬剑族人。还在我死后终生不续娶,可惜我死得太早,不然定能将巫山和白羽亲手送还给雪焕。”

    “翀白羽若不是翀宇潼的儿子,”凌紫沁十分肯定的说道,“翀宇潼岂会罢休?认祖归宗,恐怕没有那么容易。你想的太简单了,如果你活着,只会逼得白羽无法立足。”

    “我怎么会害我自己的儿子!他只要知道我是他娘,至于谁是他爹根本不重要!”妇人挑眉,“他会得到很好的照顾的,雪焕答应过我……”

    “他在骗你。”翀白素打断她的话,“骨血杂糅,你当年服毒对腹中孩子有害无益,白羽从出生到现在没过上一天好日子。而且,龙雪焕现在为了让龙倾的位置坐稳,已经对他暗下杀手,就在后山石洞里。夫人,你已经身死,白羽是你唯一的骨肉,难道你不想再见他一面?”

    “你当我不愿意走吗?我是阴物,在红尘中无法立足,只要离开这里就会魂飞魄散,若不是雪焕将我的尸骨埋在这里,用万千骨血滋润,我又怎么会多活这些年?”

    妇人皱眉,将信将疑。

    “跟我们一起离开,我有办法将你带出去。”凌紫沁一抖手腕,古琴横在妇人面前。“好。”两人推开黑门,不多时下到石洞中,古琴一闪,妇人现身,扑倒在男子身前。“白羽!你看看我,我是娘啊!”翀白羽在昏昏沉沉中被妇人尖锐的哭声吵醒。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