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七十三章 一幕寂然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第三百七十三章一幕寂然

    白骨陷坑。www.Pinwenba.com

    “你要我试什么?”古琴漂浮在半空之中,凌紫沁不由自主向后退却,她虽然不怕血污肮脏,但是她从心底往外厌恶那些东西。死气杀机这些寻常可见的感觉,并不让她反感,反感的是指尖的黏腻和腥臭的气味儿。没有来由,她总是希望她的手能够保持着温暖干净。

    “这些冥器还没有完全变成死物,也就是说这些白骨随时都会苏醒过来,你的琴是从黄泉带来的,真正的冥器。黄泉死水浸泡过的冥器,上面应该有最纯正的幽冥之力,与它相比,红尘中的鬼魅污秽都不算什么。”翀白素走到琴前,他不想弄脏她的手,如果他可以替代,就不会让她亲自动手触碰这件脏东西。

    古琴蒙血,从黄泉至此,竟然没有碎裂,应该是一件不俗之物。翀白素仔仔细细的打量着它,这张琴当时禤鸾在雪谷没有收服,算是擎岚的旧物,十有***是是黄泉怪兽芙蓉之手。如果能亲手抚琴,或许他能断出古琴的来历,只可惜他的神子之身无法触动这些肮脏。为了避免圣女被献身的神子玷污,东海神族曾经对历代神子许下半是祝福半是威胁的誓言,任何神子只要在身怀神力尚未献身之前都不能做任何有违至纯之事。

    眼力能看到只有表象,琴身是用某种妖兽的骨骼制成,琴弦看不出是什么质地,但是每一根都绷得十分紧致,看上去寻常人根本就弹拨不动这张琴。翀白素退后,他还是不喜欢它。

    脏死了。凌紫沁不得不上前一步,古琴发出嗡嗡的鸣响,隐隐有流水声琴下溢出。

    “沁儿!快一点!”翀白素突然低声催促,目光所及处,所有的冥器都在颤动,刀兵相接之声从四面八方响起,由低沉到高亢,越发急促起来,像是迎合着古琴的声响。

    “好。”凌紫沁一把将古琴拽到自己面前,沉心静气十指连动,悠扬的音律泠泠响起。

    琴音一响,翀白素愣住,怎么可能,古琴的声音那么熟悉,一时间思绪烦乱。

    这张琴不是早就毁了吗?他亲眼所见,就毁在他面前。故人遗物,没想到再见却是如此。

    “白素?”他脸色突然变得十分悲伤,在层层围困的冥器前黯然出神,凌紫沁不得不分心轻唤,可是刚一开口,脸上就闪过一分尴尬。不知为何变得亲密,好像他们从一开始就应该如此?一定是——那个非离搞的鬼!

    “沁儿,如果可以的话,尽量收服这些冥器,不要硬来。”翀白素为难的开口,他也知道这是几乎不可能的事情。他们能从这里逃出去,就是天大的幸运。

    白骨皑皑,冤魂滞留不去,不知道这些年来酬剑山庄的禁地里到底有多少人丧命,难怪南宫洛会成煞。翀白素苦笑道,估计此地凶魂无处发泄的怨气终于碰上曾经沾染过龙家人精血的女鬼,不善加利用才真是怪了。

    “好。”凌紫沁缓缓停手,余力轻抚过琴弦,将其中原本磅礴浩瀚的杀机一一收敛,她必须控制住,古琴善战刚刚那个瞬间已经被她的心念贯穿,此时只能缓缓收回本意。

    将毁天灭地的杀心阵法从血凝的琴弦上面收回,替换为压制,姑且不论四周嘤嘤挣动的冥器,单是她自己想要稳住心神就不是易事。压制在片刻之后,再一次被收服取代。

    翀白素转身背对古琴,全神贯注的查看着冥器的动静,心下稍安,除了三件比其他略大的兵刃慢慢浮上半空之外,其他零零碎碎的东西都被牢牢的压制在原地。沁儿的控制力比起他预计过的要好上许多,突然远处的白骨出现一阵涌动,无数白骨向两旁涌去,仿佛受到威胁一般,飞快的分开。碎骨让开的地方,一道黑光出现在那里,黑光只有一线,无法辨认。

    一股强烈得平生仅见的杀机平地袭来,勾魂!十指猛地一转,堪堪将不知从何而来的古怪力量阻挡在两丈开外。冥器簌簌作响,似乎受到勾魂的牵引,纷纷浮起,莹光一时大声。

    “我——”琴音为之一变,凌紫沁只来得及说出一个字,心口窒闷就阻碍了她开口。

    “沁儿!撑着点!不能停!”翀白素开口同时,脸色倏然变白,双手结出一朵小巧的白莲,掷向远处,直奔白骨中央的空地而去。黑光没有与白莲对上,向一旁侧过。

    就在这时,琴音戛然而止,翀白素惊愕的回身看去,沁儿怎么会在此时停止?

    凌紫沁同样惊愕的看向古琴,不时她不想弹奏,而是那张琴,不知为何琴弦全部失踪。

    莹光瞬间转为血色,与此同时黑光向上从白莲上一跃而起,飞驰电掣般直奔两人而来。卷起阵阵阴风,裹挟起无主尸骨,冥器中也有不少被阴风带起。

    “白素!身后!”凌紫沁顾不得什么琴,一步上前出手就是提升至极致的神力,耀眼的金芒以无法辨别的速度结成一座金光闪动的硕大盾牌,白骨冥器撞在盾牌上,顿时支离破碎。

    黑光一个急转,向上跃起,随即向后翻动,堪堪停在大盾之前不到半丈远。

    心口一个剧痛,让专注于眼前的凌紫沁猝不及防,金芒顷刻消散,双手捂住心口,向后面躲去。一块儿通体柔白的玉佩穿透紫裙,莹莹漂浮在半空之中。

    凌紫沁终于明白,原来一直压在心口的就是这件东西……似乎,不……

    星眸用力睁大,死死的盯住那块儿玉佩,不是真正的玉石,只是一道虚晃的光影。

    “绫罗归位!”翀白素顿时皱眉,厉喝一声,光影闪了几闪,最终消失。凌紫沁只觉得胸前一阵沉闷,再一次被气闷填满,回忆转醒,绫罗玉符,历任巫医神子的定情信物。

    这件东西怎么会在她心口?难道真的像龙倾说的那样,翀白素就是用这件东西压制她?

    大盾消失之后,黑光飘近,转瞬化作人形,“这不是你们该来的地方,还不快走!”

    声音说不出的熟悉,翀白素抬起头,眉头全部拧在一起,“你怎么会在这里?”

    翀白素伸手揽住身形摇摇欲坠的女子,来人算是他的熟人,至少也是朝夕相处几年光景,他虽然不是她的孩子,却受了她不少照顾,就连她的亲儿子也没有受过她那么多的关怀。

    他认识她?凌紫沁的心猛地向下一沉,此地不是巫山,他怎会处处都有熟人?何况是在这种尸骸遍布的地方,难道巫医族是早有预谋?越想越觉得其中古怪太多,下意识就要推开翀白素,来人瞥了她一眼,让她停下所有动作。目光,如果那样冷淡的一瞥能够称之为目光的话,就是极少能够激发起她全神戒备的一眼,催动杀意挑衅她骨骼中每一寸的紧绷。

    “与你无关。”来人的身形愈发明显,渐渐显出完整的身形,是一个身形小巧的妇人。妇人头发披散,衣衫上血迹斑斑,手腕被一副铁索铐住,腰间带着一个乌黑的令牌。

    “她是何人?”凌紫沁调整着呼吸,她发现从妇人出现之后,周围的冥器似乎一个瞬间都安分了许多,不再发出簌簌声响。白骨也都在原地,上面的冤魂戾气全部蜷缩在地底深处。

    她弹拨的琴声还没有这样的威力,何况用红尘中的纯净去拨弄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