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四十五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ps:感谢:的平安符。感谢的小粉红和香囊。都是老朋友了,谢谢乃们!

    胤禛判断的没错,康熙的眼线可以说是遍布京城。不管是贩夫走卒,还是丫鬟小厮,甚至是街边一个不起眼的老乞丐,都有可能是康熙的密探。当这些人听到传闻时具是一惊,事情已经算是涉及到了皇家秘辛,最是让人为难,因为大家都害怕犯忌讳,可这事又不能不上报。尽管拖延了一会,但是康熙收到消息的时间还是比胤禛他们要早。

    以康熙的脾气,可想而知,听到以后得有多生气。如今但凡在朝中任职的人家,不论官职大小,私下里多多少少都在议论这件事。虽然还没人敢公然拿到明面上说,可影响已经造成了。一夜之间就能让一件捕风捉影的事广为传播,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办到的。这帮人有什图谋,不问可知。

    目前看是一条无根无据的流言,可实际是怎么回事,康熙心里比谁都清楚。二十多年前的陈年旧事了,康熙没想到会被人给挖出来利用。还真是不容易,也难为这帮人了,只是心思没用对地方。至于究竟有哪些人参与其中,时间太短,目前还未能查明。但是幕后主使者?除了太子还能有谁。

    愤怒过后,康熙心里又是一阵失望。太子已经不是第一次制造流言来打击淑云了。一个注定了一生要与政治为伍的人,利用权某,玩弄手段,打击对手...这些不是不行。只是太子的行事方法却让康熙很是看不上。作为一国之储君,一点开阔的心胸都没有,所作所为太过小家子气,也太下作。都说善守者藏于九地之下,善攻者动于九天之上,无迹可寻才是好境界。可瞧瞧如今的太子...为人处事没有一点章法。不要说境界了,就是一点高明之处也无,甚至连小时候的那点纯善也丢掉了。其身不正,做再多也都是无用功。连这么点浅显的道理都不明白。怎么配当大清的储君?康熙忍不住摇头叹气。尽管太子让他一再失望,可是作为父亲,还是希望儿子能争气,更何况是这个他亲自一手教导大的嫡子呢。

    立淑云为皇后,是自己的意志。太子使用这种不入流的手段来阻挠,这不是在打击淑云,而是在公然和他这个皇阿玛做对,是在打他这张老脸,是在让全天下的人看他们爱新觉罗家的笑话。康熙已经看不明白这个儿子了,为什么总是做些没有头脑的事?别人还没怎么样呢?你就已经慌了神。开始自乱阵脚了,这像话吗?

    稳不住,忍不了,不是成大事者。

    康熙已经在心里给胤仍下了最终评论。这也意味着胤仍被康熙彻底放弃了,他这个太子也注定当不长久了。

    胤仍还会有下一步动作是肯定的。就冲他毫无耐心这一点,康熙可以断定他等不了太久。不过他具体会怎么做,康熙有些猜不出来,这个儿子现在尽出些损人不利己的昏招,着实不好揣摩。康熙只怕他闹得太过,到时候不好收拾。封后大典必须按时进行,君无戏言。已经说出去的话不容更改,而且这么重要的时候,不能让淑云太没脸面。康熙只能一边让密探们加紧打探,一边做好应付突发状况的准备。

    淑云对当前这股暗流还一无所知。康熙和胤禛爷几个很有默契,不约而同的选择了对她进行隐瞒。胤禟一大早就抱着一堆账本跑到香雪海,装模做样的跟淑云汇报了一通开心小栈近来的收益情况。其实却是想趁机把胤祐叫出去。闹得淑云还有些纳闷。不是说好了一年后看成绩吗?干嘛这么快就来通报?儿子什么时候做事这么谨小慎微了?被蒙在鼓里的淑云甚至怀疑,是不是自己近来对这个儿子太严厉了?要求太高了?有些愧疚的看着高大俊朗的儿子,拉着儿子的手慈爱的劝说了好半天,跟自己额娘哪用得着这么拘谨,还像往常那样就好。

    这还是第一次欺骗额娘。感觉真不太好。胤禟在淑云温和的微笑下落荒而逃,拉着还一头雾水的胤祐骑上马飞奔出香雪海。

    到了胤禛府上,兄弟俩一进书房里就直奔茶壶而去,温热的茶水,咕咚咚一人连干两大碗。这一路急匆匆的过来,嗓子眼都快冒烟了。抹了把嘴,胤祐和胤禟分别找地方坐下。

    已经缓过气来了,胤祐知道无缘无故的,弟弟不会这么着急忙慌的把自己拉到四哥这里,就立刻开口问道:“四哥,九弟,这么急着找我过来,是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