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章 琐碎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后,便一直追着家中兄弟们过招。她是乐此不彼了,可李家兄弟最近却都是一看她得影子便跑得比兔子还快,跑不过就躲到柳氏身后,只因柳氏觉得她年纪不小了,不能再成日里刀枪棍棒的成日里跟个男孩子一样打打闹闹,他们也能逃过一劫。这也只怪悦珍剑术实在太差,跟她对剑时要担忧的不是她能不能打败自己,而是要担忧悦珍会不会不小心刺伤了她自己,若刺伤的是他们几兄弟还好,柳氏最多也就念叨几句,若伤的是悦珍,那一向温和慈爱的柳氏能立马变身为河东狮,罚他们几月不许喝果子酒,不许碰武器。四郎便是首当其中受其害之人,其余李家兄弟吸取教训,也不敢与悦珍对招。用柳氏的话来说男孩子磕磕碰碰的不打紧,女儿却是不能在身上留下一点疤痕的,以免将来夫婿不喜,再说,她女儿就一个,儿子却快一打了。

    果子酒是悦珍新酿出来的,主要是因为空间里的水果都快泛滥成灾了,她又不好拿出去,便趁着秋天果子丰收时买下好多的水果,又偷偷从空间里偷渡出来水果、灵泉水酿出了果酒。其味道香醇、甘甜,最主要的是喝了之后内力会隐隐有所增长,所以深受李家人喜爱,连柳氏这不好酒之人也时常喝一杯,那一晚便睡得特别好。九郎尤其喜爱,不过,柳氏总觉得他还小,不应饮酒,对他喝酒严格控制着,若再要罚一日不许喝酒,他连想哭的心都有了,因此,才宁愿陪悦珍过招的。起码真被母亲罚后,悦珍在不忍心下会偷渡出好些果子酒给他喝,至于为什么悦珍那里总会有多余的果子酒,小九表示他不想想,免得受打击,别家都是重男轻女,唯独他家,重女轻男格外厉害。

    看着九郎还像小时候那般摇着自己的胳膊撒娇,悦珍心里早忍不住笑了,可面上却一本正经地道:“我可没逼你啊,是你自己求我跟你过招的,我就勉为其难地应承你好了!”

    “嗯嗯嗯,是我求你的,好姐姐,求你指点指点小的吧,小的感激不尽!”九郎看悦珍明明嘴角含笑,一脸雀跃样偏还要装得一本正经,又好笑又好气,有这么欺负弟弟的姐吗?越大越不着调了,可人家靠山大大地,做小的的还是多讨好着点吧。

    “那好吧,我最多指点你五次好了!”是最少吧!悦珍说完就牵着在一边偷笑十郎、十一郎、十二郎走了。

    “好吧!”九郎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看悦珍毫无反应,便跟上去非常狗腿地道:“姐,姐,那个果子酒能不能打赏点给小的?”

    “嗯,看你表现吧!”悦珍装作非常高傲得意样道,其实这样的果子酒她空间里很多,只九郎毕竟还没成年,果子酒再是用灵泉酿造,终究还是含了酒精的,她怕伤了九郎等几个的身子,平日里也非常支持柳氏的作法,只偶尔拿出些来给实在嘴馋的兄弟们享用。

    九郎殷勤地忙前忙后地伺候着悦珍,几姐弟笑笑闹闹地到了饭厅。李家如今已经是青山村最富的人家了,可柳氏简朴惯了,家里也没有像其他有钱人家那样买丫鬟仆妇伺候,只在村里请了两个三十多的妇人帮忙打扫屋子,平日里做饭等还是她和悦珍做的。

    十郎、十一郎、十二郎看到满桌自己爱吃的饭菜欢呼不已,小手立马伸了过去准备着直接偷吃,被柳氏含笑打掉:“没规矩,多大了都,还像小时候那样不懂事,赶紧的先去洗手了才能吃饭!”其实三胞胎如今才不过六岁,按虚岁算也不过8岁而已。

    “嘿嘿!”十郎最不怕柳氏,飞快地捞了块红烧肉到嘴里,然后才跟着哥哥弟弟去洗手,柳氏也不是真恼,轻拍了一下十郎的头。

    “小妹,小妹,娘今天让林婶(李家请的帮佣之一)去找了县里去有名的媒婆,说是要给你说亲!”吃完饭的悦珍正沿路漫步,打算消消食,七郎匆匆跑来,说出来的话如晴天霹雳。

    “额,七哥,你听错了吧,娘是找人给二哥他们说亲的吧?”悦珍不敢置信地问,她还只是个12岁的小豆芽,真没想到说亲的事会这么快轮到她,毕竟她前面还有几个兄长未娶妻呢。

    “千真万确!”七郎很肯定地点点头道:“我偷听爹娘说的,还找林婶确认过!”RS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