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五十六章 命抵恩怨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若芸气喘吁吁的走完最后一个台阶,看到熟悉的匾额字样便放缓了脚步,四肢疲惫且冰冷的疼痛起来,她抬头望着蓬莱阁的轮廓,频繁的地动已使这里的山路多处受损,但楼阁却挺立依然。

    封路多日,此刻的蓬莱阁空无一人,且不似山下的寒风呼啸,反而静谧幽然,雪片在仅有的光亮中泛着柔和的白,飘于空而逝于谷,其余安静的堆积在树上与草间,湖水结了薄薄的冰雾。

    温存过往浮现一瞬便刹那湮灭,朝阁中看仍是漆黑一片,睫毛抖落水珠,若芸深吸一口气,默默的绕过蓬莱阁朝侧边走。

    她曾想过无数次,若能重来,她再次见到爹,便一定不会使悲伤重演,她又见到了,却她又这般失去了,她以为的尽力不过是无力,她争取的规劝与挽回在生死之间荡然无存。江山的你争我夺也罢,势力的相互博弈也好,她不过一个小小女子,依然渺小的无法撼动根本,依然挽回不了汹涌的命数。

    若芸一步步接近那修了一半的铁索栏杆,方才的痛彻心扉似变得飘然模糊,手中的火折子燃尽,她摸上铁索的冰冷,脑中纷杂的思绪逐渐凝结成空无。

    走到蓬莱阁的时候,方才云台的方向传来巨响,想必密道已尽毁,那么她现在只有一件事需要做,那便是与他同在。

    身后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就算她再熟悉路,荣锦桓也顺着山间唯一的火光与她行走的痕迹追踪于此,若芸咬了咬牙,朝栏外跨去,荣锦桓惊怒之声同时响起:“你要做什么?给朕站住!”

    “皇上要去追逐的是江山。又何必随我到这儿来。”若芸直了直身子,朝他那里前头露出微笑,“上回在这儿。芸公主的确想让我陪葬呢。”

    “你要寻死?!”荣锦桓虽看不真切,但听着她毫无温度又绵软无力的声音便心中骇然。

    他一路时远时近的跟着她来。本以为她是要寻求诸如程清雯之类的援助,没想到她直上了山间,孤身一人走到悬崖不说,竟然翻过了铁索,此刻立于崖边摇摇欲坠。手中握着的精铁剑猛的掉落在地,他快步走到离她三五步的距离,却怎么都不敢再动。

    若芸漠然的砍了他一眼,眸中光亮全无:“皇上何出此言?我是罪人之女。爹爹之罪应满门抄斩,我理当伏法。”

    身后追着他来的护卫循迹而至,火把围拢将前方照亮,荣锦桓抬手制止了他们的前行,就着火光看去,只见若芸立在崖边两肩沾满白雪,山谷中升起的气流盘旋而上,将她殷红的斗篷掀飞,月白衣裙上心口的那一点血痕刺目万分。

    “朕说过,并不会追究。”荣锦桓立刻赦免道。说罢便又大感不妙,若芸并非随意认输之人,她这般给自己按着罪名。分明是寻一个可以去死的理由。

    他立刻急了,握了拳大声的道:“你是怨朕么?!怨朕没有就你爹,还是怨朕关了那门,困死了程清璿?!”

    若芸闻言不为所动,朝空旷的山下望了一眼,面色苍白神色淡漠,轻轻摇头。

    荣锦桓咬了咬牙,瞧着她了无生气的模样,当即怒火中烧:“朕以为你是个不屈不挠的女子。你是要在此告诉朕,朕一直都看错了你?!”

    若芸还是不答。抬手理了理被吹散的鬓发,十分认真的瞅着身旁的万丈深渊。似乎在研究怎么跳才能一击毙命那般专注。

    眼前清丽的女子一旦认真起来便真的软硬不吃,荣锦桓没由来的有些慌神,立刻放软了声音道:“若芸,那里太危险,你先下来!”

    “皇上仍是要去到扶苏,强求江山永生之法么?”若芸沉默多时,终于又转头看他,眼中哀怨尽显。

    “你想阻止朕?”荣锦桓眉头一皱,眸中霎时浮现迟疑与决绝。

    “皇上,世上并无永生之法,人是这般,江山也是这般,皇上为明君,再清楚这一点不过,又何必自欺欺人。”若芸轻轻的说着,并不打算说服他,因而语声轻缓,更像是喃喃自语,“苏贤妃已死于冷宫之中,咎由自取,并无怨言。此刻我不过是苏若芸,皇上执意要拔除心头患,我也迟早有一死,不如早日去了。”

    荣锦桓神色一凛,悄悄踏出的半步又收了回去,见她这般疏离,当即痛道:“你认为朕一定会杀了你?朕虽曾利用你、要挟你,但从没想过会杀了你!”

    “不。”若芸断然否定,朝他微然笑开,轻轻摇头道,“若芸,只是希望与扶苏同在,与清璿同生,与百泽、清雯同死,今日还能与爹爹一起,故而无需皇上饶过我。”

    “你这是要挟朕?!”荣锦桓大声质问着,伤口愈痛,迎着铺天盖地的飘雪已有些站不稳,“朕不会放你走!除了你,没有谁能伴朕共看山河!”

    她瞅着他怒而圆睁的凤眸,看着他威严俊朗的面容上急切而痛楚的神色,再次摇头:“即便重来,皇上也还是认为我于你有助益,回眸初见也不会真将我摆在心上。即便重来,我还是会想逃离那个叫皇宫的牢笼,还是会厌倦于宫中的争斗。荣锦桓,此去不过经年错,无需累及身与心。”

    “够了!即便是错,朕也要赌赌看!”荣锦桓说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