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44 大结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而有的人在磨合的过程中不断产生矛盾并不能好好沟通解决,就成了一段失败的婚姻,我前面一段婚姻也是因为不能良好的沟通才导致结束的。

    杨谰:为什么不能好好沟通解决问题,通过和你聊天,我觉得你是一个特别善解人意的女孩。

    傅青瑶:没这么简单的,如果没有这件事,我就不会是现在的我。其实从婚姻中我学会了很多,至少比从前爱说话了,以前我很内向,有什么喜欢憋在心里,展现给人看的都是自己愿意展现的,不想说的跟谁也不会说。

    杨谰:是因为你从小家庭条件造成的原因么?

    傅青瑶点头:嗯,小时候家庭条件不好,自尊心比较强,不愿示弱于人,这是我性格最大的缺陷。

    杨谰:现在看起来好了很多啊

    傅青瑶:都是我先生教的好,圆滑了

    两人都笑起来了,聊到了这个话题,自然说到了她从前的生活。

    杨谰:那个时候你最大的理想是什么呢?

    傅青瑶:理想啊。(笑~)其实也没什么理想,那时候家里很穷嘛,所以其实我最大的愿望就是能有意见属于自己的汉服,就是那种看上去特别华美的那种。

    杨谰也笑了起来:汉服?像你身上的这种么?

    傅青瑶:嗯,你也知道嘛,每个学期学校举行什么晚会的时候,大家都会穿的很漂亮,长袖飘飘,只有很少一部分人会穿学校的校服,所以其实我在班级里面,也是一个很特别的存在。笑~

    杨谰:那你现在之所以能有这么多的灵感和情绪,是不是那段时期的经历带给你的。

    傅青瑶点头:嗯,其实大人不要总觉得我们还是小孩子,还小之类的。其实在那个时间段,我们什么都知道,并看在眼里。女孩本来就比较早熟,比这个比那个的,加上我生活的环境,应该算是比同班同学更加早熟的那类。那时候在班上我没什么朋友,人缘也不大好,一个学期也不会说几句话,一天到晚闷着,但其实大家发生的事,我都知道,心里门儿清

    杨谰:也就是那个时候你开始了创作么?

    傅青瑶:其实那时候也没想那么多吧,那时候刚刚被同学排挤了,又被最好的朋友背叛,一方面想着发泄自己的情绪,另一方面就是幻想,每个少女在青春期都会幻想王子的嘛,所以就写出了王子和灰姑娘的校园版故事。

    杨谰:自己也没想到会一炮而红吧。

    傅青瑶点头:其实当时也挺搞笑的,你能想象周边的人都在谈论你,但是却不知道那个人是你,并且排挤你那种感觉嘛。现在想起来,觉得也挺好玩的。如果没有当初那份经历,也许就不会有现在的我。所以古人说的好,你的成功,最该感谢的人应该是你的对手和敌人

    杨谰:我们节目组找到了青瑶许多朋友,找到了她以前青涩时期的资料,我们一起来看看。

    傅青瑶有些惊讶,这完全不是之前有提醒过的。

    看完资料片,原来是以前在山里的时候,莫可妍拿摄像机拍摄的。

    杨谰:很可惜,关于你的最早资料片都是从大学开始,高中以前的除了毕业典礼上你弹奏钢琴的那段视频,完全没有资料了。

    傅青瑶:很正常啊,那时候我们家刚脱离赤贫,刚刚过温饱线,哪里有闲钱顾及其他。等我把父母从山里接出来,给家里人安排了活计,手里存的两个钱也花的差不多了。,那时候除了学习,整天就想着赚钱,更没有心思想其他。

    接下来又聊了会儿过去的故事,然后将话题都转向了现在的事业和将来的打算,访谈也就结束了。

    而在访谈播出的时候,网络上各种扒皮人肉,把当年傅青瑶同班同学都扒了出来,曾经陷害过她的最好的朋友陈梅音,在她的铺盖上倒水和墨汁毁了她铺盖,逼着她离校的陷害者,居然是她同宿舍的同学,而且同样也是家境并不怎么好的一个女生。

    这个结果一出,大家都哗然了。

    纷纷说关于那个女生的记忆,什么“平时看着文文静静的,没想到内里蔫儿坏”“原来是这般无头公案,我说怎么傅青瑶突然离校了呢”“后悔啊,早知道傅青瑶会有今天,我就该早早与她交往了,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啊,以后一定要教导孩子‘莫欺少年穷’啊!”

    傅青瑶也没想到,当年那段无头公案,让她顺理成章从学校宿舍离开的女孩,会是那个没什么记忆的女生。

    当初谁都排挤她的时候,只有那个女孩还曾和她交谈过几句,还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傅青瑶摇摇头,对这种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没什么知道的兴趣了。

    何为蝼蚁,你会和一只夹过你的蚂蚁计较么?

    “青瑶,还没走啊,要我送你么?”

    看着坐在厅中沙发上的傅青瑶,杨谰招呼道。

    “不用了,接我的人已经过来了。”

    杨谰转过头,看到了抱着一个小男孩走过来的男人。

    如此气度风华,让她这个不怎么在乎皮相,并不怎么年轻的女人都看呆了去。

    其实,这个男人年近五十,并不年轻了。

    看到父子二人,傅青瑶笑着招呼:“我先走一步。”

    “哦。”杨谰这才回过神,“好。”

    傅青瑶迎上去,接过小男孩,“你怎么带他过来了。”

    傅青瑶没想到年近四十的关头,在三十八岁这一年,她居然老蚌生珠,又怀了一个,对这个幺子,萧衍最为溺爱,连她也不免俗的疼爱了几分。

    “他闹着要过来,就带过来了。”

    “你就惯着他吧,将来有你哭的。”傅青瑶白了他一眼,一家人慢慢出了大厦。

    “等等,停一下车。”傅青瑶喊停,萧衍停下,扭过头,“怎么了?”

    傅青瑶看着不远处街角那个衣衫褴褛面色苍老的女人,越看越觉得眼熟,“我怎么觉得那个女人那么像阎伊琳啊!”

    萧衍轻描淡写的看了她一眼,果然是那个女人,一瞧就是个瘾君子,萧白做事果然是靠谱的。

    嘴里却道:“谁啊?”

    看着那个女人,傅青瑶心绪复杂,当然她抢走了苏洛然,却不料落得如此下场,还真是天网恢恢,专收贱人。

    “没什么,也许是我认错人了。”

    车缓缓发动,车窗慢慢被升起,路过那个女人的时候,怀中幺子突然朝那里蹦出一句,“阎伊琳。”

    然后,那个女人在升起的车窗中,抬起了头。RS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