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52 险情室(重发)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忆着往事,他的声音在长长的走廓中一路回响。

    “过了很多年以后,发生了一些事,我独自一人踏上旅程希望寻找自我,在旅途中我的能力有所突破,然后才回想起了那些被抹去的记忆。那个米尔布,或者说纳撒尼尔,他在变种人中有另一个广为人知的名字,叫做凶兆先生。”

    “凶兆……”埃瑞克眉毛一挑。“名字不错。”

    “他是个大.麻烦,埃瑞克。”走到自己房间的门口,教授回过头郑重的对埃瑞克说道。“他是个大.麻烦,他的事迹从维多利亚时代.开始流传,没有人知道他活了多久,他是一个狂热的科学家,你能尽快摆脱他的视线真是太明智了。”

    埃瑞克点头赞同,他并不畏惧谁,但也不会傻到把自己置身于危险之中,何况赛琳娜也在西部,如果闹得动静太大把她扯进来可不是什么好事。

    “我会关注他的,还有琴和斯科特。”后面的正是埃瑞克自己不方便说的,他和琴以及斯科特的关系决定了这一点,不过这种交流也使得教授心事重重,看来今晚很难睡个好觉。“虽然情况在改善,可我们的内部也不是铁板一块,有太多潜伏的势力隐藏在冰面下,我们很难得到全力支持。”教授痛惜的锤打着自己的大腿。

    “别太担心,麻烦一直存在,只不过它现在自己跳到了我们面前,相比而言我更愿意面对这样的怪人,而不是那些反复无常的普通人里的混蛋,伺候一个人总比伺候很多人要简单。”埃瑞克安慰着教授,把他送进了卧室。

    “埃瑞克,你觉得我们真的有未来吗?”教授迟疑的声音从昏暗的卧室里传来,听起来异常的疲惫。

    “会的。”埃瑞克背对着他答道。

    既然身为变种人的事实无法改变,那就闯出一条路。

    舍此之外,别无他途。

    当同胞迫于威胁投奔到门前祈求救他一命,大多数人可能犹豫着把他拒之门外,但埃瑞克不会坐视。任由别人把绝望的无辜者拖走关进死牢,这种可怕的命运将会像恶性传染病一样四处蔓延,今天是别人,明天也许就会轮到自己,难道自己忍受了,让自己的儿女也生活在无休止的恐惧中?

    埃瑞克决不会那么做,他会主动出击,或者赢得必需的生存空间,或者把他自己和这个世界一起打个粉碎,再也分不清彼此。

    从来没有哪个世界会有一条笔直平坦的通天之路,路途虽险,也要迎难而上。

    黑暗的长廓中,埃瑞克独自前行。

    ***

    睡了个好觉后,第二天早上该轮到埃瑞克上课了,奥罗罗一早就在督促着他,这次他休想找到机会旷工。

    “这是险情室?”埃瑞克头次来地下基地的这个房间,隔壁就是搜寻室,那里放着脑波强化机,另一边则是登机室,每次飞行器起降他们都从那边进出。

    “是的,最近才建好的。”奥罗罗答到。

    以前这里是一个藏着各种机关,包括炮弹、火和机器人的地方,教授试图在这里营造出一种险恶的环境帮助学生们增强实战经验,但效果并不明显,不过通过他从某次机缘获得的全息光学技术,新的训练模式被应用于险情室,从此他们可以设置各种极度逼真甚至带来一定真实伤害的训练场景。

    “非常好,我再也不用担心凯蒂不小心卡在墙壁里,或者约翰粗心大意把警车烧着了。”埃瑞克的话立刻引起来学生们的抗议。

    “不过还是有一定危险的。”奥罗罗提醒道。

    光学技术过于逼真会带来另一个效果,那就是受者会记住自己所受到的伤害,原本只是通过微电流刺激神经产生的痛觉可能在潜意识里保存下来,骗过了神经让人真的以为自己受过伤,然后在身体上产生一系列不良影响。

    这种影响具有强大而持久的威力,不仅能改变身体的感觉、意识和行为,而且还可以影响内脏器官的功能,为了找到真实与安全之间的平衡点,教授等人调拭了很久才通过验收。

    “我会提醒这些小家伙不要太当真。”埃瑞克说道,他回头看看主宰这间险情室的人工智能的载体,那里藏着一个被设定为以消灭所有参与者为目的的灵魂。

    它有种特殊的磁场,像人体的结构,又没有人体的波动,教授的力量把它很好的包围了起来,让它稳定的发挥作用。

    “好了,现在开始战术模拟课。”埃瑞克拍拍手,把学生们聚集过来,然后光线暗下去,场景开始转换,一个崭新的地形出现在他们面前。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