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百零八章 番外(三十二)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次日,薛睿陪着余舒一起去了大理寺。饶是之前他半哄半吓地释放了一批官员回家,此处仍是关押着不少前朝重臣,诸如靖国公、忠勇伯之流,当年哪一个不是位高权重,如今沦为阶下囚,却连翻身的机会都没有。

    薛睿可以念在旧情留给郭槐安他们一条后路,却不会轻易放过这些在薛家获罪和余舒落难之际落井下石的人。

    牢房里,司天监上上下下几十名官员被困了十多天,不许人探视,也听不到外面的风声,只知道前阵子有些人陆陆续续被放了出去,归顺了新朝。

    他们从进来那天起就憋着一口气,哪怕心里头战战兢兢,一日更比一日着急,但是没到那最后一步,没有一个人敢违背余舒的命令,哪怕江山易主,不等到她的消息传来,不知她是死是活,谁也不敢擅作主张。

    那个女人掌权这几年,手腕强硬比之前任大提点有过之而不及,十二府世家被她轮番收拾了一通,如今司天监留下来的高官哪一个不是对她马首是瞻。纵然有人生出异心,也要掂量掂量背叛她的下场,万一她这次侥幸逃过一劫,等到她卷土重来之日,他们只会比现在更惨。

    于是乎,亡国之时大难临头,司天监竟然成了最硬的一块骨头,落在那等已经逃出生天的旧臣眼中,可不就是余舒的厉害了。

    “王爷您往这边走,人都在前头关着。”

    死气沉沉的牢房里,突然传来的人声格外清楚,随着一连串的脚步声逼近,被关在牢笼里的易官们一个个都竖起了耳朵,警醒地望着来人的方向,心里头一阵地发憷,唯恐是来提刑的。

    外头是大白天,牢顶的天窗透着光,一束一束地打在狭窄的过道上,当他们看清楚走在中间并肩而行的那两道人影时候,不禁瞪直了眼睛,木愣愣地从地上爬起来。

    大燕平王爷,他们早就见过,不是没人怀疑他就是失踪多年的薛家大公子,那样貌实在相似,只是没人胆敢宣之于口,然而现在让他们目瞪口呆的,却是毫发无损地走在他身侧的华服女子。

    “太、太书!”当时就有人激动地叫出声来。

    文少安最先扑到了牢门边上,看清了余舒的模样,险些喜极而泣。人尽皆知他是她手底下最听话的一名属下,不知多少人背后冷嘲热讽他是她门前一条恶狗,可谁知他若不是跟了她这么个主子,就凭他的出身,这辈子根本就没有出人头地的一天,哪能年纪轻轻就做了太承司少卿,既受了她的恩惠,被人骂是一条狗又何妨。

    “您能平安无恙,真是太好了。”

    余舒对着他安抚地点点头,扫了一圈关在周围牢房里的部下,打量他们面黄肌瘦,身带镣铐的狼狈相,心知他们这回受了煎熬,却能坚持等到她出现,已是十分难得。

    “委屈你们了,本座这就带你们出去。”说着便对薛睿点头示意,让狱卒打开牢门放人出去。

    喜从天降,司天监众人没想到她刚一露面就能放了他们,顿时惊喜交加,当真觉得是来了救星,不枉他们咬紧牙关熬过这些天。

    “太书,这、这是要放我们回家吗?”

    余舒平视前方,两手叠拢在腹部,神色凝重地宣布道:“前朝已故,大燕取而代之,此乃天命所归,本座承蒙当今圣上感召,现今归顺于本朝,复任大提点一职。尔等是否愿追随于我,复兴司天监,辅佐当今皇帝,造福天下黎民?”

    众人再吃一惊,面面相觑,一时间没了主张。这事儿要是换在半个月前,他们还要纠结一场,可是前头出去了那些人,听说都官复原职了,眼下余舒这里发了话,他们若是不应,难道这一群亡国之臣要梗着脖子去殉国么?

    “下官宁愿追随太书。”

    “辛某也是。”

    最先出声回应的是文少安和辛雅,文少安也就罢了,辛雅可是司天监这一群人里最最老奸巨猾的那一个,君不见余舒掌权之后,就连德高望重的曹左令都被她连根拔除,唯独他平平安安地坐在左判官位上,一动不动。

    角落里,任奇鸣轻轻叹了一口气,望着余舒镇静的模样,心知安朝大势已去。她没能保住圣祖的江山,却保住了司天监,真不知是幸还是不幸。

    “一切谨遵太书吩咐。”任奇鸣不由想到:倘若朱公在天有灵,是不是会后悔将司天监交到她手上呢?

    眼看三司两局的主事官和副官都点了头,余下众人再没什么好犹豫的,纷纷躬身作揖,响应她的号召。就这样,余舒不费吹灰之力便招抚了一群易官重新为她效力,可想而知今后这些人要想在新朝立足,必然要牢牢地依附在她左右。

    她的嘴角微微翘起,抬抬手:“都免礼吧。”

    薛睿背手立在她身后,待她施了恩惠,这才走上前板起脸道:“你等应当庆幸,幸有余大人极力为你们求情,否则哪有这样便宜的好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