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百十章 争论不休(二合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四爷在养心殿里也和一些亲信大臣们在商量,参会的人员有十六十七,弘时弘历,弘瞻,几个铁帽子亲王,还有像张廷玉,六部尚书。

    应该说,这算是个尴尬的话题,十七有和弘瞻说过,弘昼是你亲兄弟,你无论怎么说都是错的,所以最好保持沉默,因此,弘瞻只是低着头,同低头的还有张廷玉。

    张廷玉一向不说话,人家干的活,那就是雍正说什么,他做什么,别的,全部不说不参与。

    而那些铁帽子也好,六部尚书也好,基本还没怎么反应过来呢。

    你想,四爷把他们叫来,告诉他们这个事,然后让他们给他一个方法,他们没地儿找人商量啊。

    一向,他们都是找幕僚,或者问下面的人,给十来种方案,然后,他们再选一种。

    更何况,出兵鬼子国,哪是件这么容易的事。

    当然了,这最主要还是和兵部和户部有关系,可倘若你说和别的四部没关系,也不能完全这么说。

    好容易西北不打了,海运哪儿又赚钱,大家不是应该想着怎么捞钱么?

    想想西℉,北哪儿打仗的时候哟,虽然海运的银子是源源不断的赚进来,可六部还是过得挺艰辛的。

    今年好容易过了一个肥沃的年,特么滴,又打……

    至于兵部尚书则想的是,倘若和鬼子国哪儿打,首先。得擅长水战的吧?

    以前康熙收复台湾的时候,有施琅,可是。后面的水师,不是他说,还真不行。

    后来弘昼搞海运了,水师才算又恢复起来,可擅长的,真不多,哪怕现在的水师的所有兵ltd。也算是和漕帮混合了一起,属于官养十分之一,另外的十分之九。全是那些富商们养着。

    更何况擅长水战的,严格来说,那全是弘昼的嫡系,至于西南哪儿的兵你想调。也调不了啊。人家一个借口过来就说不会水,你总不能把人家往水里丢,试试人家是不是会水吧?

    至于蒙古哪儿更加借不了兵了。

    至于户部尚书想的则粮响了。

    西北战争之所以能打赢,完全可以说是海运赚的钱,谁叫弘昼愿意不较名声的去坑人家钱呢?

    现在朝堂上,谁愿意去啊!!

    弘时?弘历?

    那还是算了吧,在户部尚书看来,在向人要钱这方面。弘昼那才是四爷的亲儿子,至于弘时和弘历。那是继承了康熙爷仁慈的性子。

    因此,六部尚书都把头埋得那叫一个低。

    可以说,养心殿基本是弘时和弘历在对弈。

    弘时的意思是先搞清楚是怎么回事,他是不相信弘昼会造反,最重要的是,指不定弘昼只是帮大清在开拓疆土呢。

    虽然弘时心里也是很反对的,不过,他的幕僚也和他说了,咱对显示出咱仁慈的一面来,你想,万一咱对弘昼下手了,给皇上的印像是残害手足,那就不好了。

    虽然四爷自己也有过残害自己的手足,可对四爷来说,他对付的是他的敌人,而现在自己对付的是四爷的儿子,那对四爷来说,完全就是两回事。

    更何况,要收拾弘昼,还不是件容易的事,人家额娘儿女可都在呢,慢慢来,现在最重要的,还是怎么树立自己的形像。

    应该说,弘时的这一席话,不仅是六部尚书,哪怕是些铁帽子也是很赞同的。

    有几位甚至在想,还不知道是不是四爷授意的呢,要不然,之前人家容贵妃怎么就举行了册封大典呢,那大典,可比当年的年贵妃和舒贵妃的气派多了。

    那时候两位贵妃同时册封,只是皇后主持,这次可是四爷亲自在场,含金量可是大大滴不同哪!!

    那些压根无视了,当年四爷刚当皇帝,手忙脚乱,压根抽不出空来,而现在,皇后没了,总不能叫舒贵妃来主持吧?

    他倒是想啊,可他敢么?

    他敢这么做,扎拉芬肯定会来养心殿哭,所以,他只能勉为其难的主持了。

    而弘历则主张,先把和弘昼有关的人先控制起来,当然,不是明着控制,而是变相监视。

    比方说永琸哪儿,比方说固伦公主府,比方说富察府。

    弘历这话一说,弘瞻有些不高兴了,“那按照五哥你的意思,皇阿玛,容贵妃,还有我,是不是也要被监视起来啊,哦,对了,还有思思和永瑛,永璧呢!!”

    弘历一听,顿时觉得不好,抬头看了看四爷的脸色,没怎么变,因此,便道,“弘昼真要和人联系,想来也是和外面的人联系吧!!总不傻到会和你来联系?和你联系,这和皇阿玛联系也没差别了不是?”

    弘瞻毕竟年轻,双手抱胸说道,“五哥,你怎么就能肯定攻打鬼子国的,就是我哥呢?皇阿玛,其实这一切都是那高丽棒子的话,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想借我们大清的人,去对付人家鬼子国的人,儿子是觉得,这是人家国与国之间的问题,和我们不相干,再说了,人家鬼子国还没去攻打高丽棒子呢,我们就去凑和,算什么呀!!”

    这得多吃饱了撑着没事干,非得去找人打架啊!!

    还要跑这么远!!

    “臣附议!”兵部尚书立即也说道,他也觉得很奇怪,你说人家鬼子国内战,关高丽棒子毛事,这么紧张干嘛。

    高丽棒子一向狡诈,诡计多端,天知道人家是不是想的是让大清和鬼子国两败俱伤呢。

    或者人家根本就是和鬼子国商量好的,引诱大清出兵,你想啊,人家鬼子国完全可以和高丽棒子国勾结啊。

    毕竟。所谓有大清的人在鬼子国哪儿称王称霸,咱谁也不知道,那是听人家高丽棒子的人说的。

    咱大清出兵了。到时候人家把咱们的水师歼灭,那么,海运上的安危谁来保护,指不定,人家看见咱大清赚海运眼红了呢。

    兵部尚书的脑袋绝对也是那种转得快的,立即把他的想法这么一说。

    老实说,大家一开始是真没把思路往这方面引。可现在,人家尚书这么一提,另外五位尚书也好。包括铁帽子也好,都觉得,这简直是太有可能了!!

    特别是几个铁帽子,人家可是在海运上赚得挺多的是。特别是头两年。

    海运上的纯利润。基本是他们别的营生的两三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