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04章 他应该杀了王曼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或许,席家的人已经找到了席凉茉,但是席凉茉还在因为王曼那件事情生气,所以不想要见她。

    “陆亭珏,她回不来了,你满意了吗?”区静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掐住手心,对着陆亭珏怒吼道。

    席凉茉就这个样子没有了,区静恨陆亭珏。

    如果不是陆亭珏和王曼两人发生那种事情,席凉茉根本就不会出事,罪魁祸首,就是他们两个人。

    “你说什么?她还是不愿意过来见我对不对?你们已经找到席凉茉了?对吗?”陆亭珏一时没有听懂区静说的话,他以为,席凉茉已经被席家的人找到了,席凉茉不愿意回来,也不愿意见陆亭珏。

    区静的一双眼睛,像是喷火一样,怒视着陆亭珏。

    一边的苏纤芮,见区静快要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情绪,立刻抱起一边的陆绝道:“小绝,你和大伯母出去买点水果给爸爸,好不好?”

    陆绝眨了眨眼睛,点头道:“好。”

    苏纤芮带着陆亭珏离开之后,陆亭珏艰难的从床上下来,看着愤怒瞪着自己的区静道:“二嫂,你……帮我和席凉茉说一下,我错了……我当时……真的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事情,我喝醉了……”

    “不要拿喝醉当借口,喝醉了就可以和别的女人上床?你将小糯米放在什么地方?我们席家的公主,是可以让你这个样子欺负的吗?陆亭珏,我告诉你,小糯米回不来了,她死了……被人烧死了……现在……你满意了吗?”

    什么……烧死了?区静说什么?区静究竟在说什么?

    男人的瞳孔猛地撑大,他不敢相信的看着区静。

    他近乎狼狈的朝着区静扑过去,一把抓住区静的肩膀,用力的摇晃道:“二嫂,你……胡说什么?席凉茉……怎么可能死了?不要在玩了,我不许你们任何人,用小糯米的生命当成玩笑,听清楚没有?我不许……”

    陆亭珏的一双眼睛,泛着一层淡淡的阴霾和愤怒,他掐住区静的手臂,像是要将区静整个人都吞进自己的肚子一样。

    区静任由陆亭珏发怒,看着陆亭珏脸上疯狂的表情,区静近乎悲悯道:“死了……真的死了……陆亭珏,是你害死了席凉茉的,是你……害死她的。”

    “不……”陆亭珏睁大眼睛,发出一声暴怒,男人的唇,一阵的灰白色,特别的可怕。

    区静冷眼看着陆亭珏的样子,眼底的泪水,不停地流。

    她恨陆亭珏,应该要恨陆亭珏的,要不是陆亭珏的话,席凉茉根本就不会死……

    一切都是陆亭珏的错,是陆亭珏害死席凉茉的……陆亭珏应该要接受这个惩罚,他必须要接受一切的惩罚。

    陆亭珏被送进手术室抢救,区静靠在身后的墙壁上,睁着一双眼睛,空洞的看着红色的手术灯。

    她想着席凉茉被人烧死的时候,肯定很疼吧?

    可是,没有人救席凉茉,那个时候的席凉茉,究竟有多么的痛苦,区静不知道,她就知道,现在的她很难受,是真的……很难受……

    “亭玨,亭玨怎么样了?”王曼知道陆亭珏被送进医院的消息,匆忙的赶过来,在看到区静之后,王曼有些着急的抓住区静的手,询问陆亭珏的情况。

    区静冷冰冰的推开王曼的手,面无表情道:“王曼,席凉茉的死,和你有没有关系?”

    王曼的心脏猛地一缩,她佯装无辜道:“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听不懂?你最好不要让我抓到你的把柄,要是让我知道,你是杀死小糯米的凶手,我一定要你偿命。”区静阴森森的看着王曼,像是要将王曼生吞一样。

    王曼被区静这幅样子吓到了,收敛自己的情绪之后,扯着唇说道:“顾少奶奶,你刚才说那个话是什么意思?席小姐找到了?你刚才怎么说席小姐死掉了?”

    “不要给我装了,你要是敢和整个席家作对,是自找死路。”

    区静是谁?女人的那些把戏,她看的太多了。

    陆亭珏好端端的怎么会喝醉?这里面,肯定有猫腻。

    她一定会将这件事情查清楚,要是查到这件事情,真的和王曼有关系的话,区静绝对不会放过王曼。

    看着区静离开的背影,王曼的那张脸,冷的异常可怕。

    她不怕和整个席家作对,就算是和整个席家作对又如何?

    错的人是席凉茉,席凉茉做错了,就应该接受惩罚,席凉茉将陆亭珏抢走了,也应该受到惩罚,席凉茉该死……

    ……

    “滚……都给我滚出……都给我滚……”

    陆亭珏的心脏受不了太大的刺激,可是,陆亭珏的脾气很固执,他就像是在自虐一样,不让任何人靠近自己。

    那些医生和护士,看到陆亭珏这个样子,都不敢靠近陆亭珏。

    “你们都出去吧。”

    区静看着那些战战兢兢的医生和护士,眉眼间带着深深的疲惫道。

    医生和护士听到区静的话,都如蒙大赦一样,看了区静一眼,立刻离开了陆亭珏的病房。

    区静走进陆亭珏的病房,看着被陆亭珏扔出来的东西,女人的眼底没有丝毫情绪。

    自从席凉茉死掉的消息传来之后,陆亭珏就像是一头随时会吃人的野兽,不仅不配合医院的治疗,甚至还自残。

    看着陆亭珏这个样子,区静他们的心里多少也是有些难受。

    席祁玥和顾念泠两个人,因为席凉茉的事情,特意过来医院,将陆亭珏再次打了一顿,差一点没有将陆亭珏给打残。

    陆亭珏一动不动,任由顾念泠和席祁玥两人打。

    区静知道,陆亭珏的心里,是爱席凉茉的,那天晚上的事情,不管如何,都是席凉茉和陆亭珏两人心中的梗,没有办法跨过去。

    “陆亭珏,你现在这个样子,有意思吗?”区静蹲下身体,将地上散落的杯子什么捡起来,面色异常平静的朝着陆亭珏问道。

    陆亭珏的眼睛,猩红了一片。

    他看着区静,对着区静发出一声尖锐甚至暴躁的怒吼。

    “滚……滚……都给我滚出去,我只要席凉茉……你们让席凉茉过来,让席凉茉过来……”

    陆亭珏愤怒的咆哮,让区静的眼底涌动着些许淡漠的光芒。

    她看着陆亭珏,看着男人疯狂甚至想要吃人的样子,缓慢道:“席凉茉死了,被你害死了,陆亭珏,你忘记了吗?席凉茉被你害死了。”

    陆亭珏的瞳孔猛地撑大,他整个身体都在抖,像是得了帕金森病的病人一样,不停地颤抖。

    看着陆亭珏这幅样子,区静的脸上依旧挂着冰冷的微笑。

    “陆亭珏,你这个样子又如何?小糯米再也看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