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7 各走各路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落婉声道。

    “一年不见,你这小丫头怎么好象变了一个人似的。”关至臻奇道。

    他嘴角一抽,冷笑道:“老夫是手痒,喜欢救人,可当年老夫也对那个姓乔的说过,他若是对不住青鸟,老夫就不会饶过他。别说老夫如今不会去见他,便是见了他,也会先了结了他……”

    他不耐地挥了挥手,示意碧落与乔瑜让开路,自己傲然从两人中间穿了过去。章清转过身,面上有些惶急,想要追上去。碧落伸手拉住了她,扬声道:“师公,盼你念在碧落与你的缘分上,再听我这个刁蛮小丫头说两句?”

    关至臻再走了几步,终于又缓缓停下了脚步,只挺立着,逗弄着肩上的大黧。碧落上前两步,到了他身后,低声道:“师公,你当年为我和阿清、珞如三人算了一个乔字,确实灵验极了。我们各自寻到了那姓乔的人,却也明白了,若中意了一个人,便再也顾不上了自己,只盼着那个人顺心如意。我们三人如此,相信云夫人亦是如此。”

    “我在乾极殿,见到了她写的字,她说要与皇上“不离不弃,不欺不悔”。师公,她虽然因着皇上离世,可她心中定然不曾怪过皇上,只是盼着皇上一切平安。”碧落眼前忽然浮现了珞如与豫王在法场上的三拜,那手心中含泪的一轮红月,又想起身后章清满头的白发,忽地眼眶一红,一滴豆大的泪水顿时落了下来。

    她慌忙装作不经意的伸手抹去了泪水。关至臻微微回头瞥了她一眼,将手背到了身后,却仍是沉默着。碧落又道:“师公,你若真痛恨皇上,当初又怎会将少黧赠与常明侯。有常明侯在身边,有白云曲相伴,皇上心中才算是有了些许安慰。”

    关至臻静立良久,忽然转身过来对着碧落,又瞧了一眼章清,问道:“还有一个丫头呢?”

    碧落和章清对视一眼,喉咙哽咽,齐齐摇了摇头。

    关至臻眉毛一挑,也没追问,只再问了一句:“老夫记得当初还给你们算了姻缘,可准了么?”

    章清默而不答,碧落却黯然点了点头。关至臻嘿嘿冷笑了两声,高声道:“老夫多年也未入过宫,已经不认得路了。”

    碧落又惊又喜,正想毛遂自荐为关至臻带路。章清一伸手便拦住了她,对着关至臻福了一福:“师公,我带你去。”

    “你也叫我师公?”关至臻大笑。

    “我爹爹叫章华清,我娘是香宁,青鸟是我姨娘。我自然该叫你师公。”章清垂首低语。

    关至臻了然地点了点头,打量着章清的白发,漫声道:“走吧。”

    章清转回身,对着碧落道和乔瑜冷然道:“你们不许跟来,立刻去上船。”她少通人情世故,许多事情在她眼里便是简单至极,只觉只要两情相悦,便无不可做之事。她一心要碧落遂愿,可又不明缘由,只当叫碧落与乔瑜登了船,便可远离曲靖这是非之地,便可终成眷属。

    碧落为难地望着章清,乔瑜到了她身边,微微将她一扯,轻声道:“随她去吧,有她陪着师公和父皇,应当无事。我们晚一点再回宫,免得对上她的脾气,僵持不下,师公若不耐烦起来,又误了事。”

    碧落无奈地点了点头,同乔瑜两人牵了马,假意朝着渡头走去,且不敢回头张望。章清等了许久,见他们走到了渡头的长堤上,关至臻又连声催促,这才引着关至臻去了。

    两人这才稍稍停下了脚步。北方已平,渡头的客船和旅客比起前几日,又多了许多。谁也没有在意,这熙攘的旅人中,多了两个沉默无语的人,牵马而行。

    七月渡头,垂柳青青抚岸,乔瑜在前,碧落在后,两人沿着当初乔瑜逐船的旧日行迹,在这垂柳中穿行。西坠的夕阳,将两人的身影拖得又细又长。渐形渐僻,眼见前面人迹罕至,路至尽头,前面江边,尽是开了白花的芦苇。

    乔瑜见无前路,便停了下脚步,转过身来。碧落一直低着头,每走一步,都将自己左手的影子去轻抚乔瑜地上影子上的面容。猝不及防,一头撞上了乔瑜胸口,她心中一慌,伸手要推开他,可一抬头,却见到他垂下头,明亮的双眸深深地望住了自己。他目光如一池春水,清湛悠深;又好似一个漩涡,要将碧落卷落其中。碧落便再也不愿推开他,只是怔怔地回望着他。

    两人皆不愿挪开眼睛。良久,碧落才将自己倚在了一旁的柳树上,瞧着暮江东流,轻笑道:“常明侯,从来都是我听你吹曲子,今日你可愿听我也唱一曲?”RO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