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5 浮生若梦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马却不肯再听碧落的喝令,自然上前,靠着乔瑜的黑马,伸过头,与黑马蹭了蹭脖子。

    乔瑜怔望着两马,待碧落的马扬起了头,才伸手一拉黑马,兀自向前,只轻轻地叹道:“这世上,确实知音难觅。”

    他叹息微不可闻,却被碧落听到耳里。她心中淡然,只是微微笑了笑,跟着乔瑜前行。

    ※※※※※※※※※※

    七月初六,今日西市法场不比往常,围观的百姓早被清得干干净净。待碧落与乔瑜赶到时,法场上只有珞如一人,两个御林军侍卫,手里提着圆笼,而豫王面色冷漠,站在一旁。

    未到午时三刻,连刽子手都不曾现身。

    珞如仍是那一身湖蓝的裙子,秀雅如常,只是双手被牢牢缚着。乔瑜下马,不顾豫王,径自到了珞如面前。他面有惭色,几次欲言又止。

    珞如浅笑道:“侯爷与珞如有知己之谊,你我心照不宣。珞如如今尚且不需着囚服,无人围观指点,不必下跪,侯爷已经为我留尽了体面,实在无须抱愧。”

    她玉质冰心,见细微处便早已心知肚明。乔瑜摇头哂笑,伸手从侍卫手里取过一杯酒,抬头一饮而尽。他将杯子一翻,再不多说,默然负手站到了一边,抬头望着天上的流云。

    豫王仍是冷冷地站在一旁,面色傲然,既不说话,也不瞧珞如。碧落瞧得心头火起,跑上前将他一扯,气道:“你连句话都不会说么?”他蔑视了碧落一眼,轻轻将手一抖,挣开了碧落。

    珞如微微一笑,扬声道:“碧落,你过来……”

    碧落恨恨地瞪了豫王一眼,转身便抱住了珞如。珞如双手背缚,却轻笑着在碧落耳边道:“你自顾尚且不暇,又要来操心我的事情?”

    碧落心口一堵,轻声道:“我哪有自顾不暇?”

    “那圣旨是皇上赐给你的,是不是?”珞如贴着碧落,声音轻得只够两人听见“你怎么能这么傻?”

    “那圣旨对我也没什么用处”碧落也悄声道“我与邱绎,有无皇上赐婚都是一样。”

    珞如微侧过头,不经意地瞧了一眼乔瑜,她叹气道:“常明侯,有他的难处……”

    “我晓得”碧落紧抱着珞如“只是我与你姐妹一场,我不愿意你走的时候仍是心有不甘。”

    珞如叹道:“我这一点不甘,这世上也唯只有你、章清与常明侯三人晓得。可你们却都……”

    碧落却微笑:“你又来操心我们的事?”她放开了珞如,伸手从一旁的御林军侍卫手里拿过了两杯酒,递到了豫王手里,高声道:“豫王,你不是说要与珞如喝合卺酒的么?”

    豫王伸手接了过来两杯酒,却仍是站在一旁,直直地盯着手里的酒,没有挪动半步。

    珞如转身对着乔瑜扬声道:“侯爷,珞如还有一事相烦侯爷。”

    乔瑜眉眼一挑,朝珞如望来。珞如笑道:“我的半死琴只怕早已被皇上毁了,可珞如仍是想听一曲《凤求凰》。”

    乔瑜毫不犹豫,点了点头。他取下少黧,细碎箫音漫起,沉郁徘徊,在众人的耳边缠缠绕绕。说是《凤求凰》,可这箫声里没有一点欢愉之意,倒仿佛两只凤凰交颈相慰,哀声悲鸣。

    可珞如仍是闭目含笑倾听,便连站在一旁的豫王,面上竟终于也有了一丝动容。而一旁的高楼上,突然亦响起了琴音,一样苍凉悲泣,环绕法场四周。

    碧落惊异转身,朝那高楼看去。楼上门窗皆开,可抚琴的人却深藏在门户内,不愿出现。只有这琴声铮铮,好似替他,又似替那一凤一凰吐露心声:浮生若梦,有缘识君。

    珞如睁开了眼,低声道:“是泰王……”碧落一怔,却瞧见豫王手中端着两杯酒,大步走到了珞如面前。碧落这才稍觉安慰,忙站开了去。

    珞如瞧着豫王,微笑道:“王爷竟还愿来见我?”

    豫王嘿嘿一笑,对珞如道:“三哥要赐婚,我也没有办法,便姑且来喝了这一杯吧。”

    “王爷的心,又怎么能是一道圣旨可以约束的住的呢?”珞如叹道“这酒喝不喝,与我并无多大要紧。王爷不必违心勉强。”

    “也没什么勉强的”豫王讪笑。他面上露出犹豫之色,可手一抖,右手食指不小心浸入了酒杯之中。珞如盯着他的食指,一道灰尘在酒里散开,转瞬便不见了痕迹。她抬起头对着豫王柔声道:“我从前一心一意,只想助王爷成事,不过是有一点私心,盼着能长伴王爷左右。可如今……”

    “我才晓得,这世上未必只有相守才是如愿,豫王……”珞如目视着豫王,柔声道“你若一切安好,我便自然心安而去。”

    豫王默然举起了酒杯,半晌才笑道:“你放心,你若要我好,我定然会很好。”(未完待续。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