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4 春风化雨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她轻捂住了嘴巴,静静地环顾着四周的花草,花木暗影幽深,亦似藏有无尽心事难以倾吐。她不敢惊动任何人,一人悄悄地跑出了常明侯府,纵马朝西急奔。

    西面还有何处好去,不过是那座曾经冠盖云集的晔香楼,如今比起往日,少了章清和珞如,晔香楼早已冷清了不少。而今日,不知道为何,更是一个出入的人都没有。

    碧落策马到了晔香楼前,老钱仍是守在门口,却不住地仰天叹气,见到她出现,一脸的惊喜,将她从马上一把拉了下来,指着里面,叫道:“碧落……快进来,快进来……”

    碧落被他拽了下来,踉踉跄跄冲了几步,她微嗔道:“老钱,你做什么?”

    老钱指着楼梯,朝她猛使眼色。碧落抬起头,看见晔香楼里空无一人,郭恩正守在楼梯下面。见到老钱拉着她,郭恩眼中微微犹豫,却朝旁边挪了几步,让开了楼梯口。

    碧落心口一颤,似明白了什么。“碧落,快上去啊。”老钱着急,在她耳边催促。她低垂着头,忽然心中心气一涌,提着裙子一步步便上了二楼。

    二楼清清静静,放眼望去,空空落落。碧落想也不想,直直朝左边的角落而去,可到了墙边,她突然倚在了墙上,不敢再往前半步。

    “笃”的一声,又是酒杯被放到了桌上的声音。碧落还未回过神来,便看到角落里转出了一个人,他似没料到碧落站在一角,怔了一怔,竟立在了碧落面前,定定地瞧着她。

    竟终可如此再看他一眼,近得甚至可以瞧得见他眼角新生的细纹。

    他清疏依旧。可怎么又比在嵚州时消瘦了那么多?又更显得双眸精湛,愈发地像皇帝。豫王之乱大半已平,朝廷事多。他的日子又怎么能再如从前那般随意?

    “常明侯……”碧落挣扎了许久,轻声地唤他。

    他又是微微颔首。再瞧了碧落一眼,才缓步踱下了楼梯。碧落瞧着他身后的少黧,随着他消失在了眼前。她想跟上,又畏怯,想唤他,又无勇气。

    今夜无人与他相谈,眼前也再没有了珞如。笑立在窗口,来唤她一声,再推她这一把了。

    她怔愣着,突然提着裙子又冲了下去。郭恩和老钱呆在楼下。老钱正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见到她下来,欢喜得几乎要跳起来,冲到了门口,拉过了碧落的马。

    碧落翻身上了马。又像那夜一样,一夹马肚急冲而出。可突然间心中一怕,紧紧地一勒马缰,马儿吃痛,扬起了前蹄。仰天嘶叫了一声。碧落差点都要落下马来。她紧紧攥住了马缰,好不容易让马安抚下来。她摸着马脖子,长长地吁了口气。

    待她直起了身子,才发现前方有一个人骑着马,背对着她,像是在候着她,注意着她的动静;抑或是,暗暗担心着她的安危。

    “乔瑜……”碧落再轻轻唤他,可他却将马一催,缓缓地朝东去了。碧落心中却升起一股温暖,无半点苦涩,只微微笑着,轻轻拍了拍马脖子,跟在他的身后,一路前后而行。

    前面的黑马从来都是不急不徐,和碧落隔了两个马身。两人都悄然不语,一人行,一人随,仿佛天然便该是如此,便如他们两人之间,欲近又远,欲远又近,欲离不舍,欲舍偏不能。

    这夜的曲靖城,再无大雪纷扬,再无那夜的一城洁白。仍有淡淡雾色,沾得人一身清寒。今夜,终究与从前不一样了。

    若能再回到当初那一夜,两人之间,可会与从前亦有所不同?

    许久许久,听见碧落一人的声音,轻轻地在长街上响起:

    “白云在天,山陵自出

    道里悠远,山川间之

    将子无死,尚复能来?”

    ……

    她的声音,在这清寒薄雾中,一如风动碎玉,冰冰清清。前面蓝衫之人竟也不由自主轻声相合,一阙念完,他突然将马一停,立在了这静寂长街的中央。碧落却似早知道他的心思一般,马儿向前一绕,两马马身相交,一马朝东,一马朝西,两人并驾对向,面面相对。

    两人目光一触,瞬间都闪向了别处。碧落低下头,瞧见他的右手搭在马鞍上。她心念一动,忽地一伸手,拉过了他的右手一翻,借着迷蒙的月光,瞧见那手掌中心,正正嵌着一个鲜红的月牙形指印。

    碧落轻轻抚着那指印,却忍不住,“吧嗒”一声,一颗明珠似的泪水,滴在了那指印之上,就好像一颗晶莹琥珀,包住了一轮鲜红的月牙。

    “怎得还没好?”碧落硬忍住了泪,抬眼注视着乔瑜。

    “撒了些酒上去,才好得慢了。”乔瑜淡淡说道。

    碧落微微哽咽,仍轻抚着这鲜色的月牙,微笑着:“怎么如今你总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