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五十三章 扶苏入口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苏熙满意的笑了笑,再次开口道:“其二,湖畔待命的部队,不得过桥!”

    荣锦桓明显变了脸色,怒而不便发作,这回考虑了良久,直到苏熙又要开口,才松开捂住的肋下伤口,从另一只袖中射出第二枚颜色不同的信令烟花。wWw.

    “天子,也不过如此。”苏熙嘲讽着,语声陡然转冷,缓慢又清晰的吐出第三个条件,“其三,你自尽于此!”

    “皇上,不可!”若芸惊得脱口而出,脖子上的匕首却毫不留情的贴向她的脖子,让她不得多言,她觉着脖子上的微疼,方知爹爹是动了真格,又急又怕完全不知如何是好。

    荣锦桓迟迟不答,伤不算致命,撤退也有足够的体力,暂时放弃龙华山庄也能另觅他径,可自尽于此便是功亏一篑,他阴沉而忧虑的看了眼面色惊惧的若芸,转而一动不动的盯着挟持着她、沾了自己血的匕首来。

    “怎么样,老夫的条件,换她的命,如何?”苏熙见他这般,再次急迫的要求道,“不要以为老夫下不去手!”

    荣锦桓眼瞧着若芸脖子上的血痕并非匕首沾染、而是越来越深,当即吸进一口凉气,可转而看她的眼神却变得冰冷而不忍。

    若芸猛的咬唇,荣锦桓之所以是荣锦桓,因他是那个曾隐忍着登上王位、一步步平定江山之人,因他是那个明君,也正因为他是明君,荣锦桓绝不会因她无底线的妥协!

    “朕——”荣锦桓深思熟虑后万分沉重的开口。说了一个字便不再看他,而是重新按上伤口,手中反握的剑被重新握正。“朕,不……”

    他未说完,几乎要交错的兵刃间横生一股气流,劲风卷着薄薄的积雪将两边人马隔开,程清璿不知何时已回到偏殿,悄然落地及时的让荣锦桓住口,朝着苏熙拜道:“苏大人。请恕本王唐突。”

    她正闭目不看,明明豁然开朗而应平静的内心,此时却充满着不甘与焦躁。原来自己从敞开心扉的那一刻起,便开始不由自主的依赖起那个从未让自己失望过的人,因此自己怎么都不甘心在这里死,何况她稍稍后悔兵行险招将自己逼入棋局的死角中。程清璿打破僵局的语声竟宛如天籁令她猛的回神。

    “呵。程王爷何出此言?”苏熙明知故问,手上的匕首丝毫未松。

    “求娶大人的独女,本王自然冒昧。”程清璿缓声说着,面色淡定如常。

    可他的话语却一石激起千层浪,不仅荣锦桓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连苏熙也面带惊愕,白礼见他无意动手,则识趣的低头退至一旁。

    若芸十分不解的盯着他平淡而温和的笑容。怔怔的吞了吞口水,索性他肩上脚上的伤口已然收住。她多少有些因安慰而并非那么慌张。

    “你休想!”荣锦桓盯着程清璿清隽的背影,目中带火。

    “我要是你,便服了药早早退去。”程清璿背对着他,信手抛出一颗药丸让他接住。

    荣锦桓见抗议无效,铁青着脸,看了那药丸再三,便张口压到舌下。

    “呵,王爷与老夫攀亲,老夫自然高兴,不如程王爷就借兵于老夫,共谋荣氏江山,再与小女婚配不迟。”苏熙虽表面欣喜,却分明架着若芸要挟,眸中闪烁的神色像是发现了第二个诸如荣锦桓一般的入套之人。

    程清璿莞尔一笑,正欲开口,追着他来的人却循迹而至、与黑衣人汇合。

    “莫要与他多言,有此人在手,不愁得不到什么。”干裂的嗓音自覆着半面金属面罩的灰袍人口中说出。

    若芸这才得以仔细打量这立于几步开外、同爹爹说话的何渊铭,起初她只以为他瘦弱,如今一看却发现他形容惨白如死,那面具外露出的另外一半面容不仅毫无血色,连最起码的生机都没有,一眼望去是骇人的灰白和死寂,活的比百泽他们更久乃至未见的人,定是用邪术续了命!

    “何渊铭何前辈,您离开扶苏不巧,我不曾见过您,不知你所求何物?”程清璿忽然用起了敬语,但话外之音大有明知故问之意。

    “呵,好一位身穿祥云袍的尊主。”何渊铭上下打量着他,忽然伸手指着自己的脸,出人意料的歇斯底里,“若非被逐出扶苏,我便早已窥得天机、习得永生之法,何苦还这般行尸走肉的活在天颐?!你们闭了通往扶苏的甬道另辟他径,便以为我无法、再找不得,我空有得天独厚的医药之资,却苦于术法不精,可惜摘星阁已成,我要再入扶苏取得未完的天机,顺道——”他说着,越发激动,唇边浮现诡异的笑来,“让...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