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10章 归家趁早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去吃饭的地方是农机胡同,那儿有一个很出名的猪脸炖,肉偏肥,正合大块朵颐,粗糙了点,可是五原爷们的最爱,一份猪脸肉、两碟小菜,加上小瓶装的高梁白,连肖梦琪吃得也妍态尽失,和余罪碰了几杯,被高梁酒辣得直吐舌头。

    还是有那么可爱的一面的,余罪看她唇红齿白的、笑意盈然的,没来由地觉得是不是结婚真的有点早了,如果现在打光棍应该更好一点。

    是啊,结婚的男人,总是这么贱。

    吃完这顿已经是夜幕降临了,两人出饭店,上了车,肖梦琪问着去哪儿,这话问得眼波流转,像在给一个暗示,余罪舔舔下嘴唇,期艾地问着:“你说呢?”

    “送你回家呗,还想去哪儿。”肖梦琪替他回答了,调戏这货一句,心情颇爽,她哈哈大笑着。

    “真难为你啊,把我的贱招都学会了。”余罪讪言道。

    “当然学会了,每次你都在贱贱地试探别人的底线。”肖梦琪笑道。余罪笑着问:“那你试探出我的底线了。”

    “你都好意思说,你有底线么?”肖梦琪斥道。

    “哟,真试探出来了。”余罪瞠目道。

    肖梦琪噗声乐了,她驾着车,不时地看着喝了两小酒,洋洋自得的余罪,那贱性仿佛是一种潇洒;那得意仿佛是一种帅气,让她觉得,似乎在他身上散发一种吸引她的魅力似的,下定决心想放下,嘴上放下了,却是爬到到了心上

    “喂,是不是结了婚的男人,都期待一次美丽的邂逅。”肖梦琪开着玩笑道。

    “那当然,这不分男女,谁不期待啊。人在某中意义上讲,就是动物嘛。”余罪道。

    “你的意思包括你喽?”肖梦琪问。

    “当然,平静久了的生活,会缺乏激情的。”余罪道。

    “那意思是,如果有一位女人……你不介意背叛你老婆啊?”肖梦琪笑着问。

    余罪喀噔一声,心跳加速,看看肖梦琪,觉得像暗示,可不排除调戏的成份,他翻着白眼道着:“不会有男人跟你讨论婚姻责任的问题的,少套我。”

    肖梦琪这次算是真的试探到了余罪的底线,可能在涉及责任的时候,他会选择忘了责任。但过后肯定又会拣起来,就像他拣起无数次的节操,仍然处处像犯贱一样。她问着:“哎,跟我讲讲,当初怎么追上你老婆的,我们很不看好啊。”

    “呵呵,这个很简单嘛,我觉得她脾气坏点,一般没人敢招惹她;她觉得我出息也不大,收拾得住,还不就凑合一块了。”余罪笑着道。

    “那,你们幸福吗?”肖梦琪问。

    “幸福在于感觉,就像我小时候老被我爸揍,那时候觉得我是天下最命苦的娃,可对于没家庭关爱孩子来讲,没准挨揍也是一种幸福啊,最起码有人管啊。”余罪笑着道。

    “哦,怪不得你经常被老婆打。”肖梦琪呲笑道。

    “那是,不是天天训练,那于得刑警这活,打出来的。”余罪自嘲道。

    肖梦琪却是立时省得这个话题不合适了,一说到老婆,余罪两眼都小星星,根本不见还有绮念,她暗暗的后悔不该转到这个话题上,可此时却为时已晚,余罪像瞬间清醒,跳出了心神不宁,变得正常了,也正经了,正经八百和她开无关紧要的样子。

    好像,还是不正经的样子,她更喜欢。

    肖梦琪就这样在犹豫间,又一次和心里的纠结擦肩而过,余罪指着方向,那是回家的路,直驶到小区门口,谈兴方尽的余罪嗒声开门,不料肖梦琪像瞬间提起了勇气一样,喂了声,余罪回头时,被她抱了个满怀,然后带着酒意微醺的香吻,一下子扑面而来。

    嗯啊轻咦声,肖梦琪好惬意捉着他,那侵略性的香舌,勾魂摄魄一般,让余罪浑身战栗。

    “别…让谁瞧见……嗯……”余罪口龄不清,被吻得六神无主,他恶念顿起,一伸手伸进肖梦琪的衣服里,直探着胸前鼓鼓的位置,狠狠的搓了几把,肖梦琪一紧张,推开他了,两相视如怒,欲火方起,肖梦琪挑恤似地摆头道着:“给你两个选择,回家;或者今晚不回家。”

    余罪脸一拉,难堪了,有点期待,却又有点紧张。

    “滚,知道你没那胆量。”肖梦琪生气地道,最恶毒的刺激来了。

    “哦,刚才喝多了,骚蕊。”余罪推门下车,飞也似地逃了。

    肖梦琪一笑,旋即又有觉得有点苦苦涩涩的感觉袭来,让她好一阵子发怔,她知道,感情就像案情一样,主要目标只有一个,而自己,永远不会是那个唯一目标………

    车走了好远,余罪才从小区一辆车后闪身出来,有点小心跳,有点小窃喜,却也有点小遗憾。

    不过也只能这样了,他不敢擅越雷池,感情也像案情一样,一不小心就会深陷其中,很多时候会得不偿失的,更何况,他觉得自己有点放不下霸道老婆,男人穷一回才有真朋友,败一回才有真感情,而他,正是又穷又挫时候娶到的老婆。

    离家近了,他擦着嘴,在小卖部买了瓶矿泉水,酒味香水味得去掉,细细检查有无纰漏。进单元了,他在想着和老婆怎么说,他在暗骂着自己,刚才的犹豫,要不是打电话告诉老婆今晚回家,说不定真敢不回家;他到门口,正正身子,挺起胸,敲门。

    片刻应声门开,余罪“啊”喊了声,然后被一只有力的手揪进家里了。

    恐惧尚未消失,一位穿着蓝裙的绿脸婆娘揪着他,斥着他:“喊什么喊?

    “开门就一张鬼脸,吓死我了。”余罪惊魂未定,愕然看着老婆,香肩半露、裙衣及膝、深v凸凹的,看得她大嘴合也不拢,绿脸的老婆呶嘴一亲笑笑:“等等我啊。”

    不等余罪点头,她飞快地奔进卫生间,洗脸,片刻擦着脸出来,笑着道着:“我刚做的面膜,还以为你得一会儿呢?”

    “你就做处女膜还不那样,哟,今天真丰盛哈。”余罪道,老婆的手已经伸过来了,揪着他问:“你说什么?”

    余罪侧头一看,哇,老婆显得白净多了,这惊喜的眼神让林宇婧放过他了,得意地捧着自己的脸,自夸地道着:“还真有效果。”

    “嗯,还真能增加点情趣……哎我吃过了,要不咱们现在开始。”余罪说着,迫不及待了,林宇婧笑着推了他一的把,不好意思地道:“才几点?一会儿再说。”

    使劲推开了余罪,余罪也不是真要来,不过他喜欢这个扭捏的样子,两腻歪着坐下来,看样确实是精心准备的,餐厅灯上蒙了一层粉色的纸,灯光显得朦胧,四碟小菜,又添一瓶红酒,林宇婧笑着斟了两杯,两眼蓄着喜色,端给了他一杯,在相对而饮、相视而喜的脉脉中,余罪沉浸在这淡淡的温馨里,醉了。

    “又是两周没回来,圆满了?”林宇婧道。

    “嗯,抓到了,差点就错过了。”余罪心有余悸道,每一次成功都离不了运气的成份。

    “我好像听说,宋家的事怎么好像是海外商人举报的?是……”林宇婧好奇地问。

    “是他,亲爸是个狠人啊,他接触的层次不一样,可能看得更准。当然,我想其中可能还有利益纠葛。”余罪道,郑健明最终把宋星月一家举报,那成为导致她们锒铛入狱的最直接原因……不过就即便她们出逃,戈战旗还是会把诈骗进行下去。

    “他们也有过节?”林宇婧不解地问。

    “他们是合作伙伴,坑伙伴的收益会更高。而且是一种姿态,他以后可以高调地,以爱国商人的身份回来了,讨论这些于嘛,还不就是坑来坑去,踩着别人的肩膀往上走。”余罪道。

    “哦,对不起。”林宇婧附身轻轻一吻,久别重逢,她像变了一个人,看也不足的欣赏着丈夫。

    “老婆,你咋拉?这么看着我?我既没出事,又没出轨。”余罪紧张了,总觉得那儿不对劲了。

    “得性。”林宇婧剜他一眼,兴喜地道着:“告诉你个好消息,我有钱了

    “有钱?”余罪呵呵了。

    “真的,绩效工资加职务补贴,补了半年,被一万多呢,我准备……还一部分房贷,剩下的,我们一起挥霍挥霍如何?”林宇婧道,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