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百零一章 精诚所至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听了父亲的话,始终放心不下,音满还是偷偷跑回来,结果这一看可把她给吓坏了。

    隔着窗户看到严恺之正割破手臂,直接用血喂在韶华嘴里,韶华嘴上刺目的血迹和严恺之的苍白正好形成鲜明对比。她尖叫了一声,破门而入,一把夺过匕首,看着他手上深深浅浅的刀痕,眼泪瞬间就盈满了眼眶。

    目光触到那鲜红的伤口,心疼得快要哭出来:“严爷,你干什么?!这样下去,你会死的,你知不知道!”

    没想到音满会忽然闯进来,好不容易支开了春多,想起巴格的话,他心想着无论如何总得试一下,没想到才第一刀就被音满撞见了。“给我拿来,没事的,我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

    场面变得离奇诡异,一个躺在床上,满口鲜血,一个脸色苍白,伤痕累累,还有一个泪流满面,手执血匕。若是再有个人进来,还以为音满是妒忌成恨,杀韶华不成,反伤了严恺之。

    他朝音满伸出手,音满急忙把匕首藏在身后,一个劲地摇头:“不给,你明明都已经虚弱到不行了,为什么还要这么做。”

    声音都显得虚弱,他不像把力气浪费在和音满的争执上。“听话,把刀拿来给我,太危险了。”

    “我不要,我不给!”音满已经控制不住,泪流满面,边哭边喊着:“为什么,她有什么值得你这么做的,你们男人不是三妻四妾的吗,不是死了一个还能娶一个回来吗,你是侯爷啊,你是都督,你要多少女人都可以,为什么非要为她这么做。”

    “闭嘴!”

    “不必!”

    因为恼怒,严恺之青白的脸色泛起了异样的红晕,他冷冷地瞪向哭得梨huā带泪的音满,语气中丝毫没有一点怜香惜玉。“你以为你什么人,有什么资格说我,刀给我拿来,人给我滚出去!”

    似乎也被他刺激到,音满说着就要往手上割“你要血,我这里有,我知道她死了,你也活不了,可是我不能看你死!我喜欢你,我不要你出事。”

    严恺之吓了一跳,快步上前,往她手腕劈去。音满吃疼地松开手,匕首落地,两人各怀心事,面面相觑。

    “滚!”不是愤怒,还是不适,严恺之连捡都不愿捡,背过身不去看音满。

    捂着手腕,音满有些不可思议,她没想到严恺之竟然这么狠得下手。她却不知,其实这次是因为严恺之没力气,否则以他盛怒之下,她未必="http:///xixianyuan/">喜仙园最新章节</a>能保得住手腕。“我比她年轻比她漂亮,我祖父是上一任族长,要不是我阿爹心里只有医术,我现在也是罗布族族长的女儿,我有什么比不上一个活死人!”

    “不管你有什么,这都跟我无关,你给我滚出去,这里不欢迎你。”

    一句话似乎就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严恺之以手撑着桌子,只觉得眼前晕眩。

    被屡次三番地羞辱,就算再怎么喜欢,音满也忍不住下去“我就不滚,这里是白山,是我们罗布族的地……唔,你……”可她话还没完,严恺之一个闪身冲过来,一手掐住她的喉咙,把她憋得满脸涨红。音满终于感觉到恐惧,急忙去掰开他的手,试图挣扎一线生机。

    “我警告你,你再踏进这里一步,我决不饶你。”像是狂兽般虐红的眼神,只差裂齿将眼前人撕咬下肚,可是恐惧的眼泪低落在他手背上时,严恺之才堪堪找回了理智。他收回手,有些懊恼自己刚刚的冲动,愤然转身,对她丢下一句:“滚!”

    好不容易能重新找到活着的感觉,音满贪婪地呼吸,眼睛蕴满泪水,被刚刚的情况吓得有些找不到思绪“咳咳咳,你、你要杀我?”

    严恺之已经走回床榻,侧身坐在韶华旁边,脸上的平静就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口气中的冷漠更是让音满寒了心。“我不杀你,但是再让我听到你说她坏话,我把整座白山都给铲平了。”

    “你……”音满不敢怀疑他的话,她心底清楚,严恺之绝对说到做到。

    可是心中的不甘、愤怒、难过顿时交织成泪,她再也无法面对他的背影,捂着脸,跑了出去。

    春多担心着严恺之,所以并不敢离开太久,但他没想到,一进门就和音满擦身而过“音满,怎么了?”他叫不住她,心里耐不住疑惑,走进来问,却看到严恺之比之前更加惨白的脸色,还有地上带血的匕首。“严爷怎么了,严爷,你、你这是……”

    难不成刚刚音...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