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楔子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死因到底是什么?”一个家属质问道。

    这是一起信访案件。

    其实金子并不喜欢出堪信访案件,但自从公安部门提出了大接访之后,除了答疑解惑,查究冤情也成了法医必须承担的责任。所幸在大批的信访案件中,金子遇到的冤案还是极少的。除了解剖尸体之外,让金子感到振奋的,无疑就是破案的成就感了。

    “听说是失血性休克,可当初在现场并没有看到过量的血液呀......”家属的质疑声将神思游离的金子拉回现实。

    “不是失血性休克!”金子抬头望了家属一眼,淡淡的应道。

    金子,全名金璎珞,是皖南医学院的法医学专业毕业的高材生,现任省公安厅主检法医师。

    一张精致姣美的容颜掩在口罩后面,只露出一双冥黑深邃的眼睛。许是长期面对冰冷尸体的原因,她眼中的神采沉沉的,没有一丝波澜。

    死者是一名七十岁的农村老太太,有三个子女,却没有人愿意赡养,一个人鳏寡孤独,拿着低保,过着艰苦的生活。一个月前的清晨,被同村的村民发现死在自家门前,浑身衣衫褴褛。经勘查,老太太身上破碎的衣裳上有几处上面有黏附了狗毛的血迹,勘查员之后对村里的狼狗进行了取证,最后在一户人家的两条狼狗嘴里找到了老太太的DNA。

    案件看似很简单,但家属却提出了上访复查申请。

    金子穿着解剖服,取过镊子夹了一块纱布擦拭了尸体上的创口,说道:“你们看,这里创口都非常浅,基本上只是伤及真皮层和皮下组织。但是伤口的创面很大,尽管表皮血管不丰富,出血量不大,但是神经却是很丰富的,这么大的创面,足以导致严重的疼痛,所以,死者应该是创伤性,疼痛性休克而亡的。”

    “你是说我妈是被狗咬死的?狗能咬死人?”家属似乎不相信这样的答案。

    金子冷冷的瞥了他一眼,戴着手套的手伸出一根手指,指着伤口说道:“创口周围都有条状擦伤,所有表皮断面都有撕裂的痕迹,这是典型的动物咬伤。尸体上下除了这些伤痕之外,并无其他的损伤,不是咬死的又是什么?”

    家属讪讪的闭了嘴,沉吟了半晌之后又不依不饶的纠缠道:“那,那政府监管不力,不该负点责任吗?”

    金子沉着脸,一边吩咐着身边的实习法医将尸体缝合,一边脱下手套和解剖服,应道:“这些不是我们可以管的。”

    消毒之后,金子走出解剖室。

    顺着长廊一路走去,皆有人笑着与之打招呼,可见金子在法医学院的人缘很不错。一米六八的个子,白皙精致的容颜,匀称窈窕的身材,高资历,高表现,年仅二十七岁的金子已经是叱咤法医界的法医之花,只不过或许是因为工作性质的原因,所以迄今为止,她在女光棍行列中的地位,依然妥妥的。

    其实金子只有在工作的时候才会板着脸,一副刻板认真的样子,那是因为她觉得肃穆才是对死者的尊重!下了班之后的她,也是一个嘻嘻哈哈没心没肺的正常女孩,喜欢跟同事聚聚餐,喝喝小酒,唱唱歌什么的,缓解一下工作上的压力。

    回到办公室整理验尸报告,金子不由叹了一口气,这些家属,全然没有理会他们母亲生前遭受了多大的痛苦,他们更在意的是政府应该承担多少责任,应该赔多一些钱,这样不孝的子女,让金子心中感到非常不快。

    喝了一口茶之后,她埋头整理报告。

    法医学院外,天开始阴沉起来,颇有一种“黑云压城城欲摧”的味道,想来,一场暴风雨即将袭来。

    果然,不久之后,铜钱大的雨点从天而降,狠狠的拍在地上,发出啪啪的响声。

    金子将报告打印出来签名盖章之后,抬起头才发现外面竟下起了大雨。

    天地间仿佛挂起来一串串的珠帘,雨滴在窗前溅起一层白蒙蒙的雾,宛如飘渺的素纱。而此时,办公室的电话铃也响了起来,金子转动了一下僵硬的脖子,拿起电话。

    “金法医,市中心玻丽广场附近发生了一起命案,初步估计是车祸,但具体情况,有待你来勘查,请迅速赶到现场!”

    电话那边传来了交警大队李队长的声音。

    “好,我现在马上过去!”金子放下电话后,提起勘查箱就往外面走去。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