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百九十章 一夜鱼龙舞(大结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欺负得了她?我是想,天子三宫六院,未必是良配。士英那里,就好说些。”

    黛玉美眸斜贾环一眼,葱嫩的手指点在贾环的手心,慧黠的取笑道:“假设你的弟子学你这位老师呢?”公孙杰是贾环的得意门生。书院俊杰。

    如此才华,又生的英俊倜傥,媒人早踏破家中的门槛。她关心女儿的婚事,自是清楚。

    贾环尴尬的一笑,双手抱着林妹妹,强行转移话题,“妹妹,我们该休息了。”

    …

    …

    治平三年春,由贾环主导的治平改元,深刻的影响整个国家。他是在按照现代国家的架构来搭建、增删朝廷机构。

    改革,自是困难重重。

    然而,引发舆论高度关注的,并非改革中的各种事宜,而是贾环和黛玉的女儿贾落儿的婚事。治平天子和公孙杰都有意求娶老师的掌上明珠。

    报纸上连篇累牍的报道。爆料出来的,还有长公主之子宁炽居中为两位师兄调和。

    治平四年春,贾环的徒弟公孙杰取中己卯科状元,文魁天下。而贾落儿和治平天子订婚,将于治平七年出嫁,终结这桩传遍天下的绯闻,逸事。

    又是一年秋。宁潇一身白裙,在不断扩建的长公主府中,读着内部参考消息,沉思着。

    紫儿在一旁侍奉着,见宁潇想的出神,好奇的瞅了一眼参考消息:江南的工厂,经过十几年的积累,研制出一台蒸汽机。虽说性能还不稳定,但初步具备贾环在《科学》杂志上描绘的功能。拿到悬赏的五百万元。

    “啊…”紫儿心中一身惊呼,这不是三爷一直念叨的东西吗?

    这时,门外传来脚步声。片刻,就见宁炽快步冲进来,笑着道:“娘,你还坐得住?太后今日往贾府和父亲谈落儿姐姐的婚事细节。公孙师兄亦在。”

    宁潇抬头,明丽的丹凤眼扫十六岁的儿子一眼,淡淡的一笑,道:“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你父亲一诺千金,答应的事,何时会不算数了?”

    “娘…”宁炽喊一声,一时无语,眼睛滴流一转,道:“娘,京中流言太后和父亲有私情。这不会是什么交易吧?”以他看来,公孙师兄谦谦君子,比总是野心勃勃,满口大言的天子更是良配。真不知道先生怎么挑的。

    宁潇没好气的瞪儿子一眼,头戴着的凤凰状步摇晃,放下手中的简报,“当你父亲是什么人?”

    宁炽俏皮的吐吐舌头。

    他父亲干过的风流事还少么?

    …

    …

    东海。在一场剧烈的暴风雨后,由东瀛返航的十几艘挂着大周龙旗的船队上下都松口气。

    东走数日后,沿海岸线,至秦皇岛。上午时分,天空中下起小雨。船队正中的旗舰上,东瀛总督许澄在甲板上,眺望秦皇岛,汪洋大海,心潮起伏。

    治平六年秋,贾环自京中来信,请他回京,担任新成立的交通部的尚书。入政事堂,为议政。负责基建,修建全国的主干道、官道。稍后,政事堂的调令下达。他动身启程,西返神州。

    自雍治十四年,他被贬出京,历经辽东布政司左布政使,辽东总督,高丽总督,东瀛总督。在离开中枢二十三年后,他终于回来,施展他的政治抱负。

    “父亲,有雨。你注意身体。”许英朗带着老仆出来,给许澄披上蓑衣。

    朝廷派来传递调令的,正是他的儿子。

    许澄笑一笑,道:“英朗,还记得贾环写给为父的那首词吗?”吟诵道:“大雨落幽燕,白浪滔天,秦皇岛外打鱼船。一片汪洋都不见,知向谁边?

    往事越千年,魏武挥鞭,东临碣石有遗篇。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

    当今之世,蒸汽机的使用,短短的一年时间,改变太多。江南遍地工厂。布匹行销天下。对比雍治年间,真是换了人间啊!”

    据闻,工部正在研制铁路。以马力驱动。

    …

    …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

    夜空中,京师里,烟火不断。元宵佳节,京中的烟火商家赚得大发。而皇城中的灯市重开,天子与民同乐。一派天平年间的繁华盛世。

    无忧堂的内书房中,贾环独自一人在书房中沉思着。此时,已经是治平十年。四十岁的贾环,鬓角略有些白发。

    “砰!”

    无忧堂里的烟花声,将贾环从沉思中惊醒。贾环走到书房的窗边,看着天空中绚丽的烟花。听着孩子们的笑声,他禁不住一笑。

    自治平年间,国朝巩固对天竺、西伯利亚的统治,随即,于治平九年,与西方列强英国在南洋爆发激烈的海战。周军占据地利,先败而后胜,打赢这场国运之战。

    他刚才在想,国朝至此,到底该采取何种政治制度,用以保证周帝国在日后长盛两百年?

    他脑海中有“军政、训政、宪政”的三段论。当前,应该是由军政过渡了训政时期。

    而主席的经历表明,民主集中制,是有必要的。

    他前世里读过的一些著作,学习的一些个政体知识。粗略了解的情况,在脑海中碰撞中。他在思考着。

    “咚,咚!”书房门口传来敲门声。贾环揉揉发疼的脑壳,微微诧异的看着门口,他给宝姐姐她们说过,他要想一些事情,不要打扰他。

    书房们咯吱一声推开,就见晴雯在门口冒头,笑吟吟的道:“三爷,听说灯市口,今晚的花灯极其漂亮,你要不要带我们去逛逛?”

    “我们?”贾环听的一笑,复述一句。

    清秀的如意在门口冒头,俏丽的一笑,道:“三爷,除了晴雯姐姐,还有我。”

    看着两个丫鬟,贾环心中一柔,道:“好。”

    …

    …

    曾经棋盘街、灯市、城隍庙市、内市、崇文门被称为京中最繁华的市场。现在,京中人口早超过三百万。京中如此类繁华的场所,约有十几处。

    然而,元宵佳节,除了皇城里,便数东华门外的灯市口最热闹。二里长街,人流穿梭。灯火如海,五光十色,将整条街点缀得如同梦幻一般。

    远远看去,又如同光亮的绸缎般。美不胜收!尽情的展现着周帝国的国力强盛。

    高子重带着数名亲卫,前后照应着。贾环带着晴雯,如意,在街市的摊子里逛着。耳边到处都是嘈杂的人声。

    晴雯在街边一家商铺前停下来,看着那种种颜色图案各异的灯笼,感觉目不暇接。

    晴雯手指着一只白色的六方宫灯道:“老板,把这个灯给我。我要了。”

    老板取下灯,笑着道:“娘子好眼力。这是本店最美的一只花灯。你看这人物。上面画的是当朝大学士贾宛平在三十年前写的志怪故事:婴宁。故事节选是,婴宁在上元节偶遇吴生。”

    “三爷。”晴雯回头看贾环,那美丽的大眼睛中,在这一眼中,有说不尽的风情,情意,故事。那是雍治八年,三十四年前的旧事。她、如意、三爷,相依为命。

    如意会心的一笑,道:“想不到老板你还是读书人。给!”拿出一张百元纸币,递给老板。

    贾环微微一笑,温柔的牵着如意的手。

    在此时,他不是名震世界诸国的贾大学士,而仿佛是雍治八年时的青衫少年,带着他的两个俏丫鬟,站在这灯火璀璨的街头。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全书完)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