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百九十章 一夜鱼龙舞(大结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治平三年,春风吹过北地。京西的山寺庙桃花盛开,大明宫中十里香雪海。胜景如画。

    勤政殿中,治平天子宁炎坐在御座上,听着文华殿大学士贾环的奏报。

    “今天下承平三年矣,而自永兴年间,大学士齐驰改革以来,国力恢复,欣欣向荣。然国朝百年积弊,矛盾日积月累,至不得不改之境。臣贾环奏请改制。

    改军机处为政事堂。改五军都督府为枢密院。改革六部官制,改革科举,改革教育开民智,改革国子监,促移民,收各布政司的人事任免权,征收商税,减免农业税。改良户籍制度。提升百官俸禄,增加审计,促进文化发展…”

    贾环的奏章,零零种种,约三十多条,近万字。随着,他一个字一个字的读出来,汇聚在大明宫勤政殿中的十几名重臣们聚精会神的听着。

    这份在周史上被称为治平改制赞誉极高的奏章,是一字可以影响到一个行业的兴衰,可以影响到一个家族的起落。

    坐在御座上的宁炎,时年十六岁。他经过贾环三年的教导,眼界大开。他虽然听不大懂,却仿佛看到一副巨大的画卷在眼前展开:无数的农民、工人、商人汇聚成沸腾,汹涌的时代浪潮!

    贾环读完。身后的重臣们:名义上的执政宰辅殷鹏,大学士蔡宜,吏部尚书宁儒,户部尚书胡璁,礼部尚书魏源质,左都御史李斯,内务府大臣宁澄,左都督北静王水溶,征虏大将军沈迁,金吾将军张四水等人齐齐出列,躬身道:“臣等附议。”

    宁炎抬手,朗声道:“准奏。”

    …

    …

    君臣奏对结束后,治平天子留下贾环,邀请老师到养心殿后的御花园中小酌,欣赏园中的湖光山色。

    袁琪继续担任天子大伴,带着太监和宫女们在亭中摆好酒菜,悄然退出来。

    落座后,宁炎举杯敬贾环,道:“先生,改制牵扯的如此之广,如此之深。我都看不清未来会如何?”私下里,没讲君臣之礼。只叙师生之情。

    近来京中有流言,说先生和他母后有私情。简直是无稽之谈。他清楚的很。

    贾环抿着柔软可口的黄酒,笑着道:“安世,现在是一个狂飙突进的年代!历史大势如此,顺之者昌,逆之者亡。将来,随着生产力的发展,民智开启,治理国家会越来越难。”

    这还是一个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当天下百姓吃不饱饭时,让他们能吃得饱饭,就是好朝廷。而等到生产力发展,百姓富足,就有别的需求。

    比如,对居住环境的要求,对食品安全的要求,对受教育权力的要求,等等。

    宁炎放下酒杯,点头道:“所以,先生常讲的是:群策群力。”

    贾环笑一笑,“你如今十六岁,距离亲政就在这一两年。为百官加俸禄之事,你尝试去做。”这是一个得名声的事。

    他不会像张居正那样,放不下改革的成果!任何一个改革,必然会出现反复,曲折。因为,只有吃过大亏,受到教育,才会选择正确的路。

    他有足够的时间,允许出现反复。他会允许天子执政,犯错。

    宁炎心中一振,道:“是,先生。”

    贾环笑道:“自古以来,没有规定说:天子必须到十八岁才亲政。天子大婚之后即可。你这几年,没少和士英,炽儿在京中到处交游,可有看中的姑娘?”

    国朝的皇后,并无太严苛的规定,只要家世清白即可。当日,若是世族之女,会加分。因为,明朝的皇后,都是小家碧玉,结果无一个太后可称懂政治。

    提及此事,宁炎俊脸上微红,哎哎的道:“学生不知先生准备何时将落儿妹妹出嫁?”

    贾环微怔。随即,笑着虚点着宁炎,“你小子。”

    …

    …

    夏末秋初时,京城的暑气渐渐的降下来。街道上的梧桐,都见黄色。午后之时,无忧堂的庭院中,蝉鸣声不止。本以高难饱,徒劳恨费声。

    书房中,左副都御史宇文锐正向贾环汇报着他去西部和蜀地巡视的结果。有些话,奏章里不好说。

    雅致,富贵的书房中,贾环从书桌后走出来,在桌几待客,茶香袅袅。

    宇文锐此时已是六十多岁,头发花白。他和贾府渊源极深。坐在交椅中,直言不讳的道:“贾相,地方上对改制颇多不适应。科举改制,士林多有非议。至于,征收商税一事,各地民怨沸腾。”

    贾环轻笑着,反问一句,“真的是民怨?而不是权贵之怨?”

    宇文锐就笑了一下,拿起茶杯喝茶。治平改制,涉及的层面非常深。非三言两语可以说清。

    比如,将鸿胪寺升格,负责国家外交,翻译等事务(外-.交-.部)。将吏部扩增(中-.组-.部),稀释吏部员外郎的权限。将户部扩权,有预算,审计等职务。又有科举改制,除经义外,开设明算、自然等科。现在吏员都需要国家考试才能上任。

    到今日,已经实施近半年,各方面、各地方都在磨合,适应。改革,困难重重。

    贾环微微倚在檀木交椅中,手指轻敲着扶手,神情坚毅的道:“思仰兄,当今之天下,非中土一地一国,有四海五洲,大国争锋。我辈当此之时,退不得啊!退一步,则子孙后代无立锥之地。

    国朝的政务,到今日之态势,不得不改。但凡改革,总是会损害一批人的利益。有怨言、杂音很正常。报纸上要正确的引导舆论。”

    宇文锐笑呵呵的道:“贾相,引导舆论,这个问题,你要和萧开之谈。”

    治平改制。通政司地位下降。只剩奏章存档的功能。天下各地的奏章,直接对接六部、枢密院、政事堂。通政司唯独管辖的真理报权力极大。自贾环出仕为相,其父贾政便卸任通政使。由萧梦祯担任通政使,兼任真理报主编,掌握天下喉舌。

    贾环笑着道:“都察院也是有引导舆论责任的嘛!”

    宇文锐笑着点头。聊了几句,想起一事,笑道:“贾相,下官回京这几日,却是听到一事,天子钟意贾相之女。贾相之意如何?”

    贾环听的一笑,“我也正犯愁着。儿孙自有儿孙福。随落儿的心意吧!”

    …

    …

    贾环和宇文锐见面时说的潇洒。等晚上和妻妾们聊起此事时,就是郑重得多。

    无忧堂正房东,黛玉的院落中,灯火通明。布置的充满着书香气息的房间中,贾环正和妻子黛玉说着此事。紫鹃,袭人两人在一旁侍奉着。

    早秋之季,黛玉坐在窗下的椅中,拿着一卷李太白的诗集,和贾环一起随意的翻着。

    她穿着浅白色山水刺绣对襟褂子,身段婀娜,风姿明媚。那股书卷般幽雅的气息更衬得她经历离丧之后沉淀下来的超逸气质。如同仙子谪凡。

    黛玉没忍住,细声道:“环哥,落儿的婚事,你怎么想的?”她只这一个女儿,疼爱非常。

    贾环轻拥着林妹妹,三十四岁的林妹妹,依旧是那么的美丽。在灯下,眸光潋滟,美不胜收。他轻叹口气:“颦儿,落儿想嫁给谁,我自是由着她。士英或者安世,都可以。”

    贾家有女初长成,引得京中才俊追求。

    黛玉轻轻的点头。她是认可自由的爱情的!

    由袭人安排,正在暖阁里偷听的贾落儿禁不住一喜,但随即听到父亲接下来的话,脸色一苦,“但,她一个十三岁的小姑娘懂什么?还不是要你我帮她把把关。”

    黛玉道:“环哥想的是。以我想来,大姐姐当日都说皇宫是见不得的去处。落儿去宫中,我难以放心。”

    贾环笑一笑,“大姐姐那话是说当秀女。落儿要想嫁给安世,那自然是皇后!有大姐姐在宫中,谁欺负得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