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百八十七章 我为帝师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坡斋。

    …

    …

    贾环自无忧堂前院出来,过荣国府北街,进贾府,由甬道直走,过荣禧堂,向南大厅,抵达梦坡斋。这里是贾政的小书房。陈列精致,一件件的文玩,器物,字画,无不透着门贵族的气派,浸润着百年世族的底蕴。

    贾政一身浅白色的儒衫,头戴进贤冠,须发半苍白,背微驼。老年儒士。他背着双手,看着窗外的夜色。见贾环进来,转过身,道:“环哥儿来了,坐。”

    贾环躬身行一礼,依言坐下。二月初九在大明宫解决政变后,随后几天,和政老爹见过面。谈过几句局势。

    贾政沉吟着道:“近日天下下诏起复你。你母亲的寿辰操办,对你影响不大吧?”

    新近登基的治平天子酬功,起复贾环为翰林侍读学士、礼部侍郎,任南书房行走。贾环推辞不受,去了一趟东庄镇。操办此事的是甄太后。

    他担心夫人的寿辰操办,造成不好的影响,从而耽搁儿子的仕途进步。

    政老爹是中人之姿,在政治上颇为平庸。很多事情,看得并不透彻。贾环早已经过了走仕途的阶段。

    贾环并没有嘲笑贾政。政老爹这是关心他。神情平静的道:“无妨。”

    贾政点一点头。看着已经三十岁的儿子,捻须一叹。时光荏苒,他已经老了啊!

    想雍治七年的春节时,环哥儿才那么点的个子啊!那时,是要作诗。由此而崭露头角。他还训斥过环哥儿。

    他六十多岁的人,这一辈子有三个儿子,两个女儿。长子早秀,早亡。幸而长孙读书有成。大女儿在宫中,历经坎坷,现被尊为太皇太后。为天下最尊贵的女子。二女儿嫁在沈府,若北疆大胜,必将会被封为王妃。

    嫡次子宝玉,他最喜欢,最得意的儿子,如今却是令他失望。宝玉心灰意冷的修道向佛。

    环哥儿,这个庶子,他还有什么好说的呢?千秋功过,自有青史评说。

    他知道环哥儿和他并不亲近。但,他终究是他的父亲。

    “去吧。去你母亲哪儿看看。”

    …

    …

    夜间八点许,王夫人的东跨院中,还是很热闹。贾府的姑娘们都回府,夜里摆饭后,都在王夫人面前顽笑。

    计有:薛姨妈,迎春,探春,惜春,巧姐,宝琴,李纨,尤氏,湘云,邢岫烟,李嫂,李纹、李绮。还有各自的丫鬟们,陪房们。如平儿等。

    赵姨娘在这里,是可以有一个座位的。但她嫌不自在,没有来王夫人这里。

    贾环进来时,王熙凤刚去怡红院,将宝玉拉来给王夫人贺寿。她一身锦色的对襟褂子,风韵犹存。依稀可以窥见她十八岁时的美丽风情:凤辣子。

    王熙凤扭头,笑道:“嗳哟,环哥儿来了。我们正说着你呢。”

    姐妹们“刷刷”的目光看过来!贾环是下午回的贾府,还没有和她们照面。这时,微笑着点一点头,让鸳鸯把礼盒给玉钏儿收下。跪下来给王夫人磕头,“儿子为母亲贺寿。”

    礼法如此。

    王夫人面相衰老,坐在房中正中的位置,彩云两个大丫鬟随侍在身后。含笑着点点头,“环儿起来!”她如今的地位,如同当年的贾母。

    往事便如在风中消逝。她知道,贾环是贾府如今鼎盛的根基。

    贾环起来,一一的和薛姨妈,迎、探、惜、纨、琴、云等人见礼。得体而从容。

    迎春鹅蛋脸,浅绿色的褂子,温柔可亲。三十多岁的成熟美人,笑着点头,“三弟弟,你回来了?”她婚后的生活很幸福。膝下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

    迎春和薛蝌的婚事,是贾环点的。薛蝌即便有心,亦不敢娶妾。夫妻和和美美。

    探春俊眉修目,一身浅土黄色的长裙,修长窈窕,风姿不减当年大观园时,顾盼神飞。她和贾环的感情深厚,螓首微点,略心疼的看着依旧身形消瘦的弟弟,道:“鸳鸯姐姐,他的三餐,你要盯着些。”

    鸳鸯忙应下来。

    “三哥哥,你去书院又不到我府里坐一坐呢?”惜春盈盈一笑。将近三十岁,昔年小美人脸上的清冷之色,几乎全无。罗向阳待妻子极好。溺水三千,只取一瓢。

    李纨微笑着回应着贾环,美眸中透着感激。贾兰考取进士,又外放一方知府。她得了朝廷的诰命,心满意足。她还是贾府中不争的珠大奶奶,老好人。但心中的桎梏,已然打碎。

    再见李纨,贾环心中亦是感叹。她已经老了。如凤姐般,只能依稀可见当年的风姿。他又如何能忘记,雍治七年的腊月二十八日,在贾母的聚宴上,他所欣赏的美女。

    “云妹妹,近来可好?”

    史湘云一袭粉色长裙,依旧是爱笑,乐观,豪爽,诗才敏捷的姑娘。她笑盈盈的道:“环哥儿,你看,十九年前,我们在园子里起诗社赏雪咏梅的姐妹们都到齐了。可惜宝姐姐,林姐姐、香菱不在。你上京,怎么不带她们回京呢?”

    十九年前,多么的遥远啊!那是雍治十三年:琉璃世界白雪红梅,脂粉香娃割腥啖膻。芦雪庵争联即景诗,暖香坞雅制春灯谜。

    这话说的满屋子里的人都笑起来,“哈哈…”只要关注报纸上消息的人都知道,贾环是昼夜兼程,自金陵赶往京师,得以平叛。这一路,哪里适合带家眷随行。

    面对云丫头的“质问”,贾环笑一笑,道:“过几日,她们就回启程进京。”

    贾环的目光再落到许久不见的贾宝玉身上,“宝二哥…”

    十九年的时间,大脸宝已经由一个粉嫩的小鲜肉,变成沧桑的中年大叔。

    贾宝玉冷淡的看贾环一眼。即便贾环权势滔天,那又如何?与他何干?他的梦,在庄子的遐游,在佛说的一花一世界。林妹妹呵…

    贾环没再管宝玉。

    他近年来心境平和许多。但,他还是不认为逃避现实的人,值得尊重。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人的命,要自己挣!

    甄宝玉就强很多。

    王夫人亲自打一个圆场,道:“环哥儿,你舅舅如今年事已高,还在边疆为官。身体吃不消,你将他调回京城,享几年福吧。”

    贾环略一沉吟,点一点头,应承下来,“好。”

    …

    …

    到三月一日的正日子,宁荣两府、无忧堂中,俱是悬灯结彩,屏开鸾凤,褥设芙蓉。笙箫鼓乐之音,通衢越巷。宾客如云。宁荣街被堵的水泄不通。

    京中的大小报社的记者都汇聚在此,采撷素材,这两日报纸上的报道,可想而知。贾环提前就给萧梦祯打过招呼,真理报用一条简讯就可以,不要报道。京中的报纸就不管了。

    宁荣街外的一座酒楼二楼中,日升昌的少东家,晋商路简带着两名随从落座。看着街口牌坊处,都堵的车马不通,禁不住摇着手中精美的香木折扇,叹道:“唉…,这是繁花似锦,烈火烹油。贾府之盛,国朝未有!”

    他走过贾琮的门路,但贾环母亲的寿宴的一张请柬,已经不是银子的问题。靠的是权势!

    就在路简感叹贾府强盛之时,街口忽而传来一阵喧哗声。

    …

    …

    三月初一的上午,贾环在荣禧堂中会客完,到东跨院赵姨娘的小院里休息。

    鸳鸯带着小丫鬟们等在这里。她穿着一身水蓝的对襟褂子,身姿高挑,成熟的美妇,细腰丰臀。鹅蛋俏脸上有着几点雀斑。她十七八岁时亦是水葱儿般的女孩。

    房中银架边,鸳鸯拿白毛巾温柔的给贾环洗脸,抿嘴笑着,轻声问道:“阖府忙的团团转。太太那里都脚不沾地。三爷今天反倒是似乎不太忙。”

    “当然清闲。以我的身份,有几个人是要我亲自招待的?”贾环在鸳鸯面前装个逼,擦干脸,笑一笑,轻抚着她滑腻俏丽的脸蛋,在她脸蛋上轻吻一口,低声道:“想不想茶儿?”

    提起女儿,鸳鸯柔软的点头,依偎在贾环身边,“想呢。昨晚还梦到。”她在昭文园是内管家。但府中的丫鬟们都是称她金姨娘。她和三爷有一个女儿一个儿子。大姐儿名叫茶儿。

    贾环抱着她,道:“我已经回信给宝姐姐、林妹妹她们,让她们安排好金陵的事就启程来京。大约五月份就能到京中。”

    两人正说话时,外头小丫鬟气喘吁吁的掀起门帘进来,道:“三爷,太后和天子私访到府中。正在荣禧堂…”

    话未完,鸳鸯禁不住斜贾环一眼,掩嘴娇笑,“咯咯。”

    贾环笑着扶着额头。这才装完啊,就有必须要他接待的人到了。

    …

    …

    荣禧堂位于贾府正中心,正房所在。是贾府的政治活动场所。

    贾环抵达荣禧堂时,就只有贾政在陪着甄太后,治平天子说话。甄祎不欲暴露行踪。政老爹毕竟是六十多岁的人,在太后和天子面前,虚坐着,感觉极累。

    贾环见过太后,天子后,体谅的道:“今日府中宾客较多,这里有我就行。”

    贾政告辞出去后。荣禧堂中就剩下贾环,甄祎,宁炎。

    甄太后一身轻柔的玉色长裙,勾勒着她美丽的身段。肌肤白皙,俏丽如花,三十一岁的美人,眉眼间带着英气。放下汝窑茶碗,道:“贾学士,梦阮在贵府中帮忙?”

    甄宝玉,表字梦阮。

    贾环轻轻的点头。甄宝玉一早就过来帮忙待客。贾府、甄家是多年的世交。

    甄太后俊丽的眼眸看着贾环,忍了忍,没忍住,质问道:“贾学士何以拒绝天子的诏令?”

    起复贾环兼任礼部侍郎,这是她和曾缙商量的结果。她并无恶意。按照官场惯例,起复是官复原品。等贾环起复后,再加官让他进军机处为大学士。

    长公主宁潇和她谈过贾环的想法,但她还是忍不住当面问贾环一句。她难道是无脑的女人吗?会害他吗?她很清楚,贾环是最大的保皇党。

    贾环看着倔强的甄太后,想一想,解释道:“当前北疆,南疆都在作战。朝中大局,当以稳为主。萧丕被除名,蔡学士入军机处即可。我起复之事,不急。”

    他的位置,只有为大学士,宰辅才可以。而曾缙,殷鹏的位置,现在不宜大动。

    甄祎微怔,知道她想错了。心中的情绪消失,微微汗颜。

    半响,她生硬的切换话题,道出她今天的来意,“贾先生,子文临终前就说要炎儿拜你为师。我今日带着炎儿来拜师。还请贾先生答应。炎儿,在宫中,我怎么和你说的?”

    天子拜师,当然不会这么简陋,密不可宣。她带宁炎来见贾环,是以示诚意。

    宁炎的容貌像宁淅多一些,十三岁的少年,看着贾环,眼中带着些审视的神色,他和贾环并不亲近。但,当日他父皇临终时,确实是这么说的。这时,听母亲的话,起身作揖行礼,道:“朕愿在先生门下求学。望先生收录。”

    一身常服的治平天子在贾环面前折腰行礼。或者,穿上龙袍,这一幕要令人震撼的多!

    因私下礼出宫而来,治平天子未穿龙袍。但,这是祭告过太庙,接受过百官朝拜,实打实的天子啊!

    然而,一个“朕”字,暴露了治平天子心中的情绪。

    贾环安稳的坐着,淡淡的看着宁炎。显然,宁炎和子文的性格,是不同的。

    荣禧堂中安静下来。

    宁炎等了半天,都不见贾环答应,抬头看贾环。就见贾环温润的眼眸看过他,仿佛一眼能将他看透。宁炎忙低下头。

    他想起宫中时母亲的话。想起那日在大明宫中,那些被杀的叛臣。心里禁不住打一个寒颤。瞬间从这些天登基为天子的飘然情绪中出来。

    他感到畏惧!他的帝位,贾环可以给,也可以剥夺。情分在他父皇那里。而不在他这里。

    贾环晾皇帝晾得差不多,这才道:“你父亲曾在我门下求学。按理我是不收你的。既是子文的遗愿,那便如此吧!你和士英,炽儿一起求学。”

    熊孩子有熊孩子的教法。叛逆中二,有叛逆中二的教法。

    …

    …

    永兴十一年三月初一,贾环母亲王夫人六十寿辰,尽管贾府刻意低调,但那场面,真真个是烈火烹油一般。到这个局面,接下来就是盛极而衰。

    天之道,损有余补不足!然而,稍后便有消息传出来,令看衰贾府的人大跌眼镜:太后与天子私服驾临荣国府,为贾府太太贺。荣宠一时。朝野惊叹。

    就在惊叹声还未消失前,三月十六,钦天监看好的日子,治平天子在文华殿中,拜贾环为老师。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