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八十四章 含恨忘情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她来到他的故里,他生前一直想带她回的那个地方。

    可是,他永远都回不来了。

    说一句永远,到最后永远竟然是那么残酷。

    “沁儿,你没有那个永远。”凌偌寒知道每一次重复事实,都是在逼迫她再痛一回,但是他只能如此。

    世家疲软,巫医族的兴起只是一时,真正的情况远没有看到的那么风光。

    酬剑山庄的没落已经不可逆转,尽管探子回报龙倾已经在三日之内竭尽全力将族中所有入魔的男女不分老幼一网打尽,也将血煞损毁严重的护山大阵修复一新,但是近半数族人被赶尽杀绝,抛尸绝壁,对于酬剑山庄而言,无异于元气大伤。

    世家中除去完全没有音讯的墨书族之外,巫医神子下落不明,少主白羽身受重伤,双腿无法直立,会不会留下隐忧还不得而知,数位长老已经三百余族人被秘密驱逐,这件事最多只能瞒住不到月余。

    “沁儿,你爱他吗?”凌偌寒侧身微一用力将她抱进怀中,兄长最大的好处也只是在这一刻陪她度过,可是他多希望他能替翀白素去死。他的死,沁儿自然也会伤心,可不会像现在这样,心如死灰。

    许久之后,凌紫沁缓缓点头,“爱。”

    千万年前,因为他,她尘心动而因缘生。这一世,她断情绝爱,却屡屡被他扯回。

    爱是如此不易,擦肩而过。当她终于再一次学会如何去爱一个人,那个她应该去爱的人,却已经不在。她爱的,那个人,由始至终都是一个人,说什么轮回一次便会洗刷掉一世缠绵,实则都是骗人的。如果不是她一直在抗拒接受他的好,如果不是她一再将他推远,也许他们今日早已过上神仙眷侣般的生活,就像他曾经在她身边催眠一般的耳语,他要带她游山玩水。

    他用性命为媒,换来她彻底的觉醒,再昏沉不醒的话,对不起他的牺牲。

    只是,她懂得太晚了。

    “沁儿,这里是他最后留给你的一处落脚地。”凌偌寒沉声开口,脸上的和善安逸渐渐消退,“我已经替你守了三个月,白羽的身子一日不如一日,你还要我守多久?”

    凌紫沁不由自主的抬起头,凌偌寒的话,她听得不太明白,他却没有继续解释的意思。

    “兄长……”字字句句都像是从遥远的天际另一边传回,找不回的平稳,失衡中透着诡异,“喜欢的人是巫医少主?”

    可能吗?混乱的思绪无法遏制的回想起,凌偌寒被兰臻羞辱过后躺在烟水阁中奄奄一息的模样。再高明的医者也医治不好的心伤,那个时候她恨不能杀尽皇族。

    一幕一幕重演,讽刺的是,不过半年,他坐在她面前,说着喜欢另一个男子。

    不能以偏概全,理智上不停的提醒她应该擦亮眼睛,世家少主未必全部都是不堪一看的妖邪,可是心里却没有一分把握敢于确信这件事。凌偌寒的处境非同寻常,内忧外患让他不得不权衡利弊,如果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受到翀宇潼指使儿子刻意为之的讨好……

    思绪纷繁,眉心窒闷,脸色微变,凌紫沁深吸一口气,向后靠去。

    神力充盈体内,唯有神气衰竭,她知道自己的身体从来没有像此刻这样舒泰过,可是却提不起一星半点儿的劲头。神子神力天生就是为圣女做嫁衣,身魂相合之后,绫罗玉符顷刻将她送回巫山神殿。她得了他的神力,可是永远的失去了他……

    “是。”凌偌寒只有一字,凌紫沁缓缓推开他的手,半晌淡淡应道,“好。”

    “只要你过得好。”许久之后,淡若云烟的话,算是认下了凌偌寒这段因缘。

    “沁儿,再睡一会儿吧。”凌偌寒转身,眼中一片幽暗,端起桌上的暖汤,“喝一点,暖暖身子,入秋,天寒,神殿清冷,你一人在这……不要冻坏了身子。”

    “我知道了,兄长也去歇着吧。明日一早,我会……”暖汤气味儿香甜,入口却是微苦,凌紫沁将它缓缓入腹,话未说完,手一歪,翠玉做成的碗滑落摔得粉碎,头一歪睡了过去。

    “沁儿?沁儿?”凌偌寒低声唤着她的名字,神色渐渐变得悲伤,双眸泛红,声音轻到不能再轻,呓语般哀求,“忘了他吧,他已经不再了,你又何苦记得?沁儿,其实不留仙人早在禁地中为翀公子点了一盏长明灯,他一出事,不留仙人就去看了那盏灯,灯枯油尽也还罢了,那灯……已经化作齑粉。你可知那意味着什么?魂飞魄散,这个世间再也不会有人重回你身边,他永远都回不来了。甚至连转世也不可能,沁儿,不要怪哥哥狠心。白羽说,这一碗忘情只要喝下一口,你就不会再留恋曾经的缘分,我……我……你,还有我。”

    凌偌寒说完,拾起玉碗碎片,心情沉重的推门而去。

    他脚步踉跄,离开时心神不宁,因此没有看到床榻中央的女子眼角滑落的一颗泪珠。

    神殿门外,翀白羽坐在树影下,膝上盖着厚重的狐皮毯子,见到凌偌寒出来,露出笑容。

    “紫沁睡了?”忘情是仙不留亲手调配而成,入口即生效。

    凌偌寒沉沉点头,不想开口,自然是不想被他发现声音哽咽。

    “你说她真的会忘了一切吗?神子,圣女,被圣女认可的神子一代只有一人,不是说忘就能忘得了的。”翀白羽伸手拉住凌偌寒微微发颤的手,“偌寒,你怕她恨你?”

    “我希望她能忘记翀白素,重新开始。”凌偌寒长出一口气,神色复杂,“我怕她不见我。”

    “同她说了我们的事?”翀白羽敏锐的察觉到,他话里有话。

    “沁儿觉得,我是顺势而为,不得不屈从。”凌偌寒突然轻笑出声,“神族后裔料事如神。”

    翀白羽愣了愣,须臾也笑出声来,“确实如此,这么说来,你要后悔,不如将洛斐送人。”

    “送与何人?师父他有你我二人已经够受的,难道你还要看他一大把年纪,还要为徒儿们操心?”凌偌寒心思一转,早知道翀白羽在想什么,只是他不说,偏要逼迫他说。

    “何不……送在族长门下?”翀白羽突然红了脸,声音也低了下去,“冷瞳占卜的本事虽然不错,用毒也是一绝,但是终究要继承巫山还是要凭着医术。”

    “你要洛斐继承巫山?”凌偌寒挑眉,眼底隐隐有惊异之色。

    “不留仙人说灵脉移位只是早晚之事,圣女已将龙骨脱身,红尘本不应有神力一说,世家也好皇族也罢,从神族骨血中窃取的元灵,总有一日会全部消失。到那时,只有原本就属于红尘的力量才能留下,洛斐身上的混沌之力就是其中一种,当然你身上天渊异士的秘术也是一种。”翀白羽越笑越是开心,毯子下的手却越攥越紧,指甲抠得掌心泛红。

    “神族算无遗策,”声音忽而高高扬起,“从一开始,我就是在算计凌家。”

    “包括我在内?”凌偌寒俯身,双手按住翀白羽的毯子边缘,目光灼灼。

    “当然。”斩钉截铁的肯定,毫不犹豫,丝毫也不留给自己心痛得机会,翀白羽沉声道。

    “很好。”凌偌寒突然低头,在他肩上咬了一口,三分力气,两成惩戒。

    翀白羽吃痛,顿时皱眉,却对上他含笑的眉眼,“下次想要骗我,不如多花点心思,找个合适的借口,师兄。”最后两个字,笑意十足。苦中作乐,凌偌寒抬起头时,神殿香风停歇,陷入一片静谧祥和之中。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