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八十四章 含恨忘情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第三百八十四章含恨忘情

    山庄后山经过连日来的血煞大劫和天雷劈落终于熬不过重击,几声闷响,山壁断裂向山下摔去。www.Pinwenba.com

    “沁儿!”翀白素绝技使出,回身脸色大变,山壁从他身后一丈开外断裂,向下陨落,凌紫沁扶着古树,正在山壁那边。

    白素。

    我……

    神力早在天炉那边就耗费的不剩多少,情急之下又勉强动手,凌紫沁此刻连一步也无法迈出,眼睁睁看着山壁向下落去,身子也随之向后跌落半空。

    “沁儿!”翀白素一步从断崖上跳落,几步踩中古树枝杈向女子冲去,刚一跳下就发现山壁之下是剑池排出的熔岩火水,翀白素拦腰抱住凌紫沁,一手抵住她胸口。

    “沁儿,忘了我。”一道金芒从他掌心迅速溢出,神子心血,悉数奉送,翀白素说完,双臂一抖,用尽全力将凌紫沁向山崖顶上扔去,自己则随着断壁一同向火水中掉落。

    “不!”凌紫沁只觉得心口一热,绫罗玉符神魂归一,顷刻间紫衣翩跹的身影蓦的消失在半空之中。

    天雷劈落,骤雨齐袭,这一场雨,一落十日。

    又是一年清秋寂寥,不知何人将世家惊变传了开去,巫医神子短寿亡故,神殿易主于东海圣女手中……

    落雨几番,这一年的秋天变冷的太早也太突然。

    街边的老者们三三两两的坐在一起,议论纷纷,他们已经早早过了半百之年,亲眼见证过不少风云变迁,但是还没有哪一次,像是这一次纷繁复杂。

    先是东海异变,建木城被夷为平地,过往的商旅流言滚滚,云陌皇族却矢口不提。再来就是酬剑山庄天炉重开,相传会有少主龙倾的婚事随即举行,但是天师传人没有现身,据说连山都崩塌了一块儿,不知是不是惹来天怒人怨。

    但是这些事还只是遥远的传言,真正临近眼前的是战事突起变故,寒月城似有被破的危险,兰若太子意外收兵,汐夷却是御驾亲征。云陌百姓人心惶惶,纷纷担忧,一时间烧香拜佛无数,传言四起。

    种种谣言都没有波及到远在深山中的巫医族,就在酬剑山庄后山崩塌的那天,巫山神殿却迎来了千年之中最为***的开光。

    圣女一身金光,缓缓降临在神殿之上,仙云大阵顷刻开启,一片祥云异彩,族中虔诚男女纷纷跪拜磕头。

    当天夜里,神殿夜现祥瑞,族长翀宇潼携族人长跪神殿之外,次日清晨,圣女虽未现身,但仙乐缓缓,药香袅袅,众人闻之无不遍体舒爽。

    翀宇潼登高宣告,从即日起,巫医族重归圣女凌紫沁之手,圣女兄长凌偌寒以神殿长老名分留下,暂摄族中一应大小杂事。早在神殿开光之前的三日,凌偌寒就将酬剑山庄安插的眼线全部搜查一清,废去咒术,关押在山阴一侧。如今酬剑事了,立即遣送回故里,忘情水服下,忘却诸般烦恼事,手段干净利落,让暗中关注此事的翀宇潼十分满意。

    又过五日,冷瞳带着仙不留,翀白羽和凌洛斐、龙妤姝回山。

    翀白羽对翀宇潼避而不见,甚至也不见族人,只是躲进草庐始终不说缘由为何,最后凌偌寒百忙之中赶去探问,才问出酬剑山庄安插女子的旧事。凌偌寒百般安慰,最后翀白羽才答应此事就当他从不知晓,但是少主之名也不必再提。凌偌寒左右为难,在翀宇潼问起时也只能支支吾吾说是惊魂未定,不宜露面。

    无论外面的红尘因为世家变故又添了多少风风雨雨,巫山都沉浸在一片祥和之中,若说一定有什么让人不悦的,也就只剩下神子的意外失踪。

    生要见人死要见尸,翀宇潼撂下狠话,在翀白素的尸体没有确定找到之前,任何族人都不许在圣女面前提到亡故这件事,甚至也不许私下里议论此事。

    但越是这样,族人们也就越发确信,神子确实已经不在人世,神殿一夕之间易主,东海圣女亲临,巨大的盛事遮掩了原本的悲伤。

    仙不留一回巫山,就被天岁老人带进禁地休养,三日之后才在族人面前现身,原本被半驱逐的不留仙人,如今有了长老之名,而且还是长老之首。

    翀宇潼说他有奇遇奇缘,仙不留也一改往日不修边幅的邋遢模样,仙风道骨白衣飘飘,出手之威力压众人,坐实了长老之名。

    巫山喧嚣,远胜往昔,只除了巫山神殿外,神殿自那日祥瑞之后,一直沉寂,闭门不开,除去凌偌寒与仙不留两人之外,再无人能进。

    这一日,凌偌寒走进神殿,凌紫沁刚刚转醒。

    “沁儿。”凌偌寒坐在床榻边缘,心下恻然,上一次他来时,翀白素也是躺在这里,神气涣散。当时他就记起巫医神子短寿的谣言,如今一语成谶。

    凌紫沁缓缓转过头去,面向床榻内侧,一语皆无。

    “沁儿。”凌偌寒伸手拉住凌紫沁的手,入手温软,比起曾经的冰寒入骨倒是好上许多。

    凌紫沁闭上双眼,身边暖香环绕,是她记忆中经久不散的香气,他们的最后一次相拥时她还曾因为翀白素的一身血污和寒冷,对他的怀抱有几分抗拒,而今她却连一个字都说不出口。熟悉的响起,熟悉的素白,神殿中香雾弥漫,轻纱曼舞,安宁静谧,每一处都透着白素曾经给过她的温柔,只是他却永远都不可能回来。

    当她在绝壁上即将摔落的那一刻被他强行将神力灌入体内,曾经被遗落的回忆,全部倒转而回。千万年的追忆,到最后也只剩下一句,忘了他。相濡以沫,相拥相依,有过的温存,全部都是他给她的爱意,她却除了冷言冷语外,只给过他两端没有结局的过往。

    一次,比一次更加剜心刻骨。

    因此,这一世她是带着怨恨而来,比起之前的冷漠,更加刻薄。

    “沁儿,看着我。”凌偌寒的话,温暖中夹扎着五成力度。

    凌紫沁转过头来,贝齿紧扣,巨大的压抑,让她的面容变得苦涩无比,除了压抑还是压抑。

    “你还活着,安然无恙,这是他最想看到的结局。”凌偌寒的手,泛着微微的寒意,就像最后那段时日中的白素一样。

    一点一滴的触动着心底最为剧烈的疼痛,眼泪纷繁而至,在沾湿了锦被的瞬间,戛然而止,那是白素的东西。凌紫沁生生收住眼泪,再也不忍破坏属于他的东西。

    “沁儿你有没有想过,他为你舍命,不是为了看到你的余生从此开始都生活在生不如死中。”凌偌寒轻声说道,每一个字都说得极慢,像是春风吹拂湖面,不留痕迹不动声色。

    “沁儿,人各有命,再如何也逃不过天命。其实,他从降生为神子的那一刻起,就知道会有这样一天,为了爱人付出一切,牺牲他的一切。”

    凌紫沁的眼泪再也收势不住,落在凌偌寒的手背上,滚烫灼烧每一寸灵魂。

    一生当中最平淡的也不过就是这句话,凌偌寒说完,也是心生无数感慨。

    “沁儿,哭吧,都哭出来,然后忘了他。”凌偌寒轻叹一声,“他已经不在了,就算你再怎么舍不得,他也不可能死而复生,如果你不愿意呆在巫山,哥哥立即带你离开这里。”

    “不,我永远都不会离开这里。”看不清眼前人,也无需在看清,她是带着两世记忆而活,自以为看清所有人,到最后还是没有看透枕边人。兜兜转转,她来到...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