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八十章 天炉之约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才听到匆匆而来的脚步声。

    “洛斐,心性果然一流。”翀白素绝口不提他被沁儿挑逗得险些失守,快睡了才想起还有约的事。

    “姐夫,我看妤姝神气不济,让她先去睡了。”凌洛斐从敞开的窗户那边隐约听到一些水声,就猜到他不会太快过来。

    “姐夫叫我来,是为了什么事?”凌洛斐见他脸色微红,也就不再多问,翀白素虽然笑闹时有,但是娘亲生前曾经几次告诉他,绝对不能小觑巫医神子。

    “你的毒解了,那龙妤姝如何?她应该不是精力不济这么简单吧,我觉得她脸色不太好。她体内妖毒未解,你有没有替她把脉?脉象如何?”

    翀白素从衣袖里取出一小包药粉,想给她解毒,就没有其他人那么容易,原本也是手到擒来,偏偏龙倾多此一举的将龙妤姝身上的修为给废了,解药药效又十分猛烈,龙妤姝拖着有伤在身,想要一次除的干净,恐怕就没那么容易。

    “脉象不稳,时断时续,姐夫,能不能先将她的毒解开?”凌洛斐低声相求,翀白素立即将药包塞到他手中。

    “她身上有伤,没有修为恐怕难以挺住猛药,一切都要等到她的伤养好才能动手。这包药,一次三钱,化入泉水让她服用,一月一次,能压住妖毒不发作。她的毒性大多集中在狐尾,如今狐尾断了,其实大半妖毒已经除去,否则沁儿也不会默许你和她欢好。”

    翀白素说完,凌洛斐就微微脸红,妤姝告诉她说那毒叫做情有独钟,缠绵入骨,会越来越恩爱。其实第二次时妤姝就推开他说不要了,她担心妖毒会转到他身上,只是凌洛斐情动之时难以自制,一再拽着她不肯放手。

    “姐夫,姐姐说让她五年以后就得离开,可是我真的不想和她分开。姐夫,你再帮我求求姐姐,妤姝她,我相信她会改的。”凌洛斐接过药,仔细收进怀中。

    翀白素吐吐舌头,他可不敢大包大揽,白天不过说了两句话,晚上就险些被沁儿把玩到险些失控,再玩下去,他还有没有命能活到与沁儿大婚都成问题。

    “你也不用太担心,沁儿另有心事,也不全是因为龙小姐暗算你才会大动肝火,只要龙妤姝在你身边安分守己,沁儿不是不讲道理的人。倒是龙倾,这人你还是防着点为好,龙妤姝现在心神不宁,等她觉得大定之后,一切还有变数。你如果真的不想出岔子,就带她尽快离开这里。”

    翀白素突然全身一抖,猛的回头,身后一片清冷的月色。

    “回去休息,这件事从长计议。”翀白素打发走凌洛斐之后,四下打量,可是除了夜风簌簌之外,再也没有声响。

    没有人,天星阁外,除他一人在外游荡,再没有其他人。翀白素在原地站了一会儿,一跺脚直奔天星阁底层的密室。

    他在整个酬剑山庄灵气最为充裕的地方,竟然会看到鬼魅之影?里里外外透着古怪,那一瞬间的杀机绝对不是假的。龙倾受伤,难道是龙雪焕?

    天星阁密室,翀白素没费多少力气,闪身入内。

    酬剑山庄的至宝天星石就在密室中央,一道鲜艳的血色横亘其上,翀白素试着伸手触动天星石,刚一落手,指尖就被血色灼烧。

    污秽不堪。

    翀白素黑了脸,神器染血,是大凶之兆。

    嗷呜嗷呜,几声轻响,非离拖着小翅膀一个飞扑冲进翀白素怀中,小脑袋一个劲儿的摇晃,低声叫着,连声不绝。

    翀白素听了一会儿,伸手揉了揉非离的头,“我知道。”

    非离很不高兴的用小爪子划拉着他的衣襟,又是一阵唧唧歪歪的低吼。翀白素没好气的拍了它一下,抱着非离离开,没有注意到天星石上的血色突然深了一层。

    山庄后山,剑池小室。

    龙雪焕挥袖解开层层禁制,带着龙倾走到天炉前面。

    说来也奇怪,自从血煞破了护山大阵之后,天炉的异样就突然消失得干干净净,就连剑池中不引人注目的幽蓝冰层也随之不见。

    “仙不留就在里面,明日一早凌紫沁来开启天炉,他会身死其中。”龙雪焕伸手按在天炉上,天炉冰冷,一片死寂。

    “是。”龙倾沉声相应,脸色又恢复成他惯有的模样,龙雪焕看过二十年这样的冷静自持,在儿子没有遇见凌紫沁之前,一直都是这样的神色淡漠。

    龙倾变回原本的模样,他却并不乐见,曾近是心如止水,而今却是心如死灰。

    “抓住机会,解决掉翀白素,他的神力只恢复不到三成,你……龙倾,你有没有在听?”

    龙雪焕皱眉,龙倾的目光落在未知的某一处,人在此地,心却在另一边。

    “父主,都说巫医神子短命福薄,但也不是绝对,也许,他就是例外的那一个。”龙倾转回头来,墨玉般的眸子乌黑一片,曾经闪烁过的光彩,此刻一丝不落的被收敛的干干净净。

    “你怕了?”龙雪焕冷哼一声,“仙不留我都敢扣押,你连区区神子都控制不了,日后要如何去对付那个南宫尘?龙倾,统领全局不在于一时一地的得失。”

    “不,我已经知道了结局。”龙倾淡然开口,所有痛苦都被压下,深埋心底,终此一生他也不会再提起,“就算重来一次,我与她相识在先,她也不会爱上我。”

    “一个小小女子,能掀起什么大波澜来?你不要为情用事!”龙雪焕沉声警告。

    “她已经不是圣女,从此之后没有东海神族。”龙倾挑眉,“我与她绕路回来的夜里,她虽然忘记前尘,却时常会在夜里呓语,我听了许久,最终得知她抽筋剥骨,用神族力量之源龙骨引动幽冥之力堵住天门。也许很快,世家身上的神力就会消退,到那时,她还会是众人争夺的对象吗?”

    龙雪焕倒吸一口冷气,一把抓住儿子的手腕,“你怎么现在才说!”

    龙倾默然的转过身去,推开他的手,声音悲伤低沉,“因为我爱她,与酬剑山庄的未来,世家的一统,没有任何关系。父主,你有没有想过,如果命该如此,天炉永远尘封,百年之后酬剑山庄又要何去何从?也许,我们身上沾染的血腥,实在是太多了。”

    龙倾走后,龙雪焕站在冰冷的天炉之前,脑海中被那句永远尘封轰鸣而过。须臾回过神来,恨恨跺脚,低沉的咒骂声回荡在小室中。龙雪焕直奔前院而去,龙倾知道,想必翀白素自然也知道,可是别人并不知道不是吗?

    失去神咒之后的世家,没有可以倚仗的自保之力,区区数万的族人,在动辄数十万的皇族面前算得了什么?如果让皇族得知世家疲软,会不会这一次的围剿便是以争夺东海圣女为名而掀起战事?龙雪焕步履匆匆,赶往大长老所在的住处。

    当天夜里,龙倾背靠后山最高点的一棵古树上,看向山下小镇上明明灭灭的灯火,回忆着女子靠在他怀里全无防备的睡颜,没有注意到前院一间不常用的客房里,烛火的微光亮了整整一夜。

    天色微明时,几位长老从客房离开时,脸上神色各异,但是很快就都回归于平静。操劳一夜的龙雪焕脸色阴沉的与龙倾擦身而过,父子两人没有交谈,甚至连一个眼神都不曾交错。龙倾返回明月阁内,踏入一步后,神色突然微变,立即转身离开,明月自尽的死讯却还是被族人带来。暗算大小姐的影卫,自尽已经是不错的结果,至少好过凌迟祭剑。一轮暗色的日头跃上时,龙倾一拳捶在门框上,猛地闭上双眼。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