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七十九章 尘缘落定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第三百七十九章尘缘落定

    酬剑山庄,明月阁。www.Pinwenba.com

    凌洛斐离开的时间远远长过众人的设想,凌紫沁站在明月阁的正厅中一直等到天色擦黑,才等回了弟弟。换了一身干净衣衫的凌洛斐,从头到家的气势都为之一变,在众人的纷纷打量之下,面颊微微泛红。一分喜色毫不遮挡的浮在眉梢,那样的甜蜜就连凌紫沁都看得出他的喜悦。翀白素哼出一个轻巧的鼻音,暗暗私付,未来小舅子的体力还是不错的。

    “洛斐,过来让为师看看你的毒解得如何。”冷瞳当仁不让,立即冲上前去,将宝贝徒儿拽到自己面前,又是把脉又是按压要穴,确定秘药已经解得差不多,这才放下心来。

    “姐姐,姐夫,师父,让你们担心了,我已经没有大碍。”

    凌洛斐脸上泛起微微的红润,他如今一身清爽,身子比起之前混沌之力初开时,还要顺畅轻盈得多。只是苦了妤姝,被他折腾了大半天,此刻人还在天星阁顶层的客房中睡着。

    龙倾闻言挑眉,脸色瞬间微黑,缓缓侧过头去,看向窗外,似乎精力没有放在眼前事上。

    那一句姐夫,分明是对着翀白素说的,凌洛斐一醒来就去了天星阁,根本没和凌紫沁说几句话,他这句姐夫,意思很明显,就是在暗示东海之行前,翀白素的名分就已然定下。

    原来他的筹谋都是无计,早在东海之行前,凌紫沁就认定了翀白素不说,竟然在他不知道的时候,连名分都定了。龙倾唇间泛苦,第一次觉得全力以赴是有多么可笑。在神族圣女的寒眸中,再多的付出也比不上初遇的先后不是吗?他为她做的一切,并不比翀白素少。

    “你这小鬼头,知不知道沁儿等了你多久,不是说一刻就可以解毒吗?怎么,”翀白素笑着与凌洛斐玩闹,实则话里有话,“还玩上瘾了?滋味如何?别说你还没有体会到,哎呦!”

    “教坏了小孩子。”凌紫沁蹙眉,抬手照着翀白素腰间就是一把,“毒解了,我们下山。”

    “是是,我的大小姐,也不知道心疼心疼我,每次都掐一个地方。真是疼死了,”翀白素一边夸张的揉着腰,一边捏了一把凌洛斐,位置力道与她出手分毫不差,“让你笑我!”

    “姐姐,我,”凌洛斐没想到凌紫沁会这么快就说下山,立即上前低声说道,“我有事。”

    “有什么事等下山再说不迟,洛斐,此时天色已晚,我们下山之后还要找落脚的地方,不宜再拖延下去。”凌紫沁瞥了一眼,就猜出弟弟要说什么,因为知道所以不想让他说。

    “龙少主已经亲口答应,解毒是对你的补偿,你我从今以后与龙家再无关系。随我下山,你如今没有婚约,年纪还小,正是应该好好学学本事的时候,我决定将你送到外域,远离中原乱世。”凌紫沁话音一落,正厅中除翀白素外,几乎人人脸上变色。

    首先发难的不是别人,正是将徒儿看做半个儿子的冷瞳,“凌紫沁,你不能这样随随便便决定洛斐的去处,他已经拜入老夫门下,他的事就是老夫的事,老夫将他……”

    凌紫沁一挥手,神色略有惊异,“冷前辈,恕我冒昧问一句,你将洛斐视为何人?听闻前辈一生没有子嗣,也不曾与人结为连理,此事是否当真?”

    “老夫确实没有成家,更没有半个子女,收下洛斐就是将他当做亲生儿子,接我的衣钵传承,自然也要为我养老送终。一日为师终生为父,何况我传给他毫无保留,对他一心一意,留他有何不可?”冷瞳横眉怒视,冷哼一声,到手的徒儿飞了,心情自然好不到哪儿去。

    凌紫沁轻笑出声,伸手牵过凌洛斐的手,暗中用了力道,不许他挣脱出去,“既然如此,那这个决定,对前辈而言,并没有半分害处,你到底在气什么?”

    “你要将老夫的徒儿送到外域,老夫岂不是白白调教!”冷瞳吹胡子瞪眼。

    凌紫沁不易为人察觉的动了动唇角,深吸一口气之后无可奈何的开口又说道。

    “不是要他给前辈养老送终吗?还说将洛斐看做亲生儿子,他眼下未过廿年,就要远行,别说是当爹的,就算是大族尊长收的衣钵弟子,难道就不会担心?前辈,难道你不准备和洛斐一并出行?洛斐虽然这半年长高了一些,但毕竟只是个孩子,万里之遥如何能放心?”

    冷瞳愣住,在场众人除翀白素外也同时瞠目结舌,谁也没有想到凌紫沁动了这样的心思。

    “姐、姐姐?”就连凌洛斐自己也没有想过,刚刚与亲人团圆,转瞬就要被送走。

    “洛斐,你听我说,你如今是邪医一族的族长,虽然这件事我与爹都不知内情,但是就凭冷前辈为你孤身涉险,这样的情分就不只是师徒之缘。你要心存善念,好生侍奉师父。邪医一族自回到巫山之后,也算是浪子回头,收心之后会成为真正的巫医族人,邪医之名便不必再提起。医毒向来不分家,因此你这个族长之名,等同虚名。倘若你还留在这里,有人借着你的名号,挑动巫山不宁,便是你将祸患带入巫山,此事不善亦不是你能控制得了。”

    “你此去,见世面,增长智慧,日后虽然没有邪医的名分,但是凌家毕竟还要落在你身上,你是家中男儿,不能事事依仗我,要长思远虑。兄长他是文弱书生,乱世安身十分不易,将他寄宿在巫山,是我无能为力的选择。我是女子,总有一日会成为他人妇,到那时你要何去何从?何况还要安置他,此事都是你的责任。”

    “洛斐,我相信,冷前辈一定非常乐意,与你同行,行游天下,开拓眼界,于你修行有益无害。冷前辈的手段,护你平安,我十分放心。”

    凌紫沁将话说的严丝合缝,堵住酬剑山庄任何人开口劝说的余地。挑明邪医回归巫山,是不想让他们在惦记,师徒情分牢不可破,暗示凌洛斐不可能再改投他家,冷瞳亲自相伴,意思是洛斐身边有高人保护,不再像之前那样可以轻易下毒暗算。

    “妙哉妙哉!紫沁丫头果然是个聪明人,”冷瞳眼珠一转,顿时明白过来,“老夫正有此意,洛斐虽然天生聪颖资质极佳,但毕竟是在将府高墙中长大的娃儿,诗书礼仪虽然不差,但是论起入世历练这一段,可就差得远了,正好可以趁此机会好生磨砺一番。”

    “师父,我……”凌洛斐突然明白过来,长姐和师父的一唱一和是为何。

    翀白素咧咧嘴,敢情沁儿这是想要棒打鸳鸯,“洛斐,你是不是有话要说?”

    “姐夫!”凌洛斐眼中闪过一阵感激,连忙开口低声求道,“姐姐,我想娶妤姝为妻。”

    一句话,凌紫沁和冷瞳同时开口,脸色一个更比一个黑,“绝对不行!”

    龙倾转过头来,“凌公子,我已经说过,婚事不必再提,此事是我龙家亏欠于你,妤姝她虽然清白有失,但是龙倾一诺千金,不会一再失言,此事到此为止。”

    凌洛斐闻言顿时转过头去,“龙公子,我所言,并非过去婚约,早在我离开凌府一路到达酬剑山庄时,就知道妤姝背着我做了什么。她刚才也全都坦白,我与她之间,婚事就算不再,谁又规定我不能第二次提亲?”

    “我不许你提亲。婚姻大事,不能儿戏,我不许你迎...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