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七十八章 婚约三变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第三百七十八章婚约三变

    酬剑山庄,明月阁。www.Pinwenba.com

    凌洛斐回到酬剑山庄的消息以最快的速度传遍整个酬剑山庄,在凌紫沁和翀白素相携从天星阁赶到明月阁之前,一路上都听到酬剑族人忧心忡忡的各种猜测。

    随之而来的,还有族长龙雪焕亲口承认的噩耗,少主龙倾与天师传人凌紫沁的婚事告急,于是又有人举一反三的将这件事和巫医神子的到来,以及凌小公子的失踪连在一起,无不觉得翀白素是破坏少主喜事的罪魁祸首。

    凌洛斐的重回,也让不少人纷纷猜测,他是为退婚而来。

    当听到门外的丫鬟们议论纷纷,龙妤姝难掩心中激动,费劲力气从软禁的地方灰头土脸的冲出,直奔明月阁而去时。站在她身后的族中男女全都摇头,为之叹息。只怕是这位在酬剑山庄中备受宠爱的大小姐还不知道,她这一去可不是破镜重圆,而是赶去被羞辱。

    凌洛斐还没有醒来,他被放在软榻上,被四名蒙面侍卫抬入明月阁,侍卫中的一人从衣袖中取出一封密信,当众交给凌紫沁。凌紫沁皱着眉,接过那封满是香薰气味儿的密信,上面言简意赅的写道,得知令弟为汐夷妖人劫持,遂亲率重兵救还,凌小公子身中奇毒,大巫观之确认为酬剑山庄特有之秘药,当以施毒者自身为解,一刻即解,落款是兰若太子沐璇。

    密信最下方,一行小字,喜闻令尊与一秀外慧中的女子结为夫妇之好,今续弦夫人已妊娠若月,璇当以厚礼敬之。

    凌紫沁将信塞进翀白素手中,不由得暗自头疼,走到软榻前面,伸手搭脉,脉象迟缓。

    冷瞳站在一旁,与翀白素交换一个眼色,翀白素皱眉半晌,缓缓点头,冷瞳长袖遮手,将一件东西递过,翀白素一摸便知,那是巫医族长的信物,一只巴掌大小的捣药杵。

    龙雪焕看在眼里,心中冷哼一声,巫医族犹如一盘散沙,如今倒是一致对外,好在翀白素虽然是神子,却也无法统领巫山,不然巫医族一定是酬剑山庄最大的敌手。

    “龙族主,此毒是酬剑山庄的特产,还请高抬贵手。”

    凌紫沁收手,凌洛斐虽然毒已发作,却没有性命之忧,下毒的是谁,在场众人无不心知肚明,只是碍于她作为长姐不提此事,其他人自是不好开口。

    翀白素看过沐璇的信后哼出一个鼻音,什么厚礼,什么救人,通通都是一派胡言!当日鬼镇围追,妖人层出不穷,虽然是汐夷手笔,但是未尝没有沐璇在其中为虎作伥。只不过后来凌洛斐毒发,沐璇身边大巫出面说此毒无解,这才又将凌洛斐送回。

    安的什么心,就在这一来一去之间看得清清楚楚。

    “紫沁丫头,不是老夫不愿出手,实在是老夫不知何人对小公子下药,此毒是一人只对一人,不能乱来。”

    龙雪焕当然是想以此将仍旧昏迷不醒的龙倾引到话题上,龙妤姝被送去禁闭,是龙倾做的主,今日要将此事说开,正好是留住她的机会。目光偷着向门外看去,心焦气躁不知道女儿怎么还没到。

    “龙族主既然如此说,晚辈也就不再多叨扰,洛斐命中无福,我送他还乡,听天由命。晚辈告辞。”

    凌紫沁不多说,甚至连一句质问也没有,令在场的诸位准备无数话想要拖延时日劝住她的山庄长老们面面相觑,没想到她会如此轻易的放弃弟弟的性命于不顾,准备好的说辞通通派不上用场,一时间僵持在那里。

    递给翀白素一个眼神,一脸浅笑的巫医神子自觉自发的充当随侍的角色,一把抱起凌洛斐,大步流星向外走去。

    “神子稍等片刻!龙雪焕,圣女不追究,老夫可没说不追究。”冷瞳拦住翀白素,“老夫的衣钵弟子,怎能受如此大辱?龙雪焕!今日你不交出那个妖女,老夫就算拼了老命,也不会善罢甘休!圣女碍于龙倾挡剑,不好拉下脸来迫使你等交人,最多欠龙倾一份人情,老夫可不欠你的!”

    翀白素果真停下脚步,“冷前辈,你这是在逼龙族主将族中所有适龄女子都贡献出来,让洛斐一一把玩过去吗?如此一来,于你的徒儿又有什么好处?不过是染了一身脏病罢了,与其这样,还不如死的一身干净。”

    “翀白素你休想在这里胡言乱语!”五长老第一个收不住火气从座位上跃起,“我族女子怎能让一个俗人玷污,何况还是个庶子?”

    “庶子如何?”凌紫沁蓦的回头,整个人气势为之一变,声音冷凝,“我爹已经将茗夫人追认成续弦夫人,洛斐就是我弟弟,凌家的小公子。前辈说话之前最好考虑清楚,你是落了何人的面子?据我所知,龙倾也不是族主嫡长子,如此说来,庶子被扶上少主之位,又不曾听闻嫡兄有大错于世,看来那位嫡子不是暴毙而亡,就是在诸位的百般强迫下退位让贤。”

    五长老被抢白一番,顿时面红耳赤。

    凌紫沁没打算让他,继续说道,目光冷冽的扫视过在场众人,“还有,计算龙族主真有此意,让洛斐验身,我也不会同意。凌家子弟,非成婚不得破身,这是家规,违者当驱逐凌府,剥夺姓氏。洛斐虽然年幼,但也不是轻浮之人,他的婚事当从长辈之命,我已为他退婚,就没有旧瓶新酒的道理。诸位以为,单只有世家高人一等,我倒不以为如是。”

    “既然无法解毒,凌某自不会在此间叨扰,白素,走。”凌紫沁沉下脸来,在她面前酬剑山庄的长老就能毫无顾忌的将洛斐的出身拿出说事,在她不在时弟弟一定没少吃亏。

    “正是正是,”翀白素抱起未来小舅子,笑嘻嘻的接口道,“我们凌公子可是名门后人,爹娘都是有名有姓的贵人,怎能屈居此地?这就走,走得越远越好,最好是走到海角天涯,说不定另有奇遇,能解了这毒。大好因缘,何必困于山中,尺寸之地。”

    两人边说边向门外走去,脱困而来的龙妤姝正好从远处赶来,见到被人抱在怀中的凌洛斐,立即悲鸣一声向他冲去。

    “洛斐哥哥!”翀白素在星眸的示意下,侧过半步,让少女扑了个空,“龙小姐,男女授受不亲,你就是再怎么喜欢凌洛斐,也不能当众非礼他,难道这就是酬剑山庄的做法?果然让在下大开眼界。”

    冷瞳也上前一步,阻拦道,“龙小姐,我徒儿已经另有所爱,请你自重,好自为之!”

    “让开!不可能!”龙妤姝的眼泪刷的一下落了下去,“我要见洛斐哥哥!你在骗我,我不相信!洛斐哥哥他绝对不会退婚的!让开!让我过去!”

    “妤姝,到爹身边来!”龙雪焕黑着脸,脸色难看之极,他让人偷着通风报信,是为了让她拖延,没想到女儿面壁静思两日,根本没有一点好转,见了凌洛斐就失去平素的冷静。难不成凌洛斐就是她命里的那个克星?

    “不!”龙妤姝抹了一把眼泪,咬牙切齿,“你们都让我放弃,我就是不要!我是他的未婚妻,谁也不能退婚!”

    “龙小姐,他剧毒在身,不久于人世,我不希望他最后一程仍旧不得安歇,请让开,我要带他回老家,也算是叶落归根。”凌紫沁伸手推开少女,“洛斐中的毒,是酬剑山庄独门秘药,这段时日我不在府上,辛苦龙小姐费心...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