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七十七章 故人重回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第三百七十七章故人重回

    天星阁,卧房。www.Pinwenba.com

    翀白素的声音戛然而止,侧过头去不想再说。他在意的不是她和别人亲热,那只是魂魄未定的问题,那不是她的错,如果不是为了救他,她也不会被打中,之后的难堪事更是不会有。

    他真正在意的是她对他的冷淡,在历尽千辛万苦之后,再一次被她拒绝在心口之外。

    痛,不能自已。

    “是什么?”凌紫沁看着牵住白色长袖的手,疑惑着她的不由自主到底从何而来。

    “沁儿,不要再折磨我了。”翀白素闭上眼睛,躺在她身边,仿佛失去所有力气一般,手臂挡住眼眸。悲伤不想被她看到,但是紧抿的唇还是勾勒出痛苦的模样。

    凌紫沁如释负重的躺在床榻内侧,与他并肩,失去他微凉的怀抱,下月的炎热转瞬即至,汗珠顺着面颊滑落。

    原来她真的曾经与人有约,只是她在记不起过去的时候,错认了龙倾,也做下不少错事。

    大错铸成,此刻无论用哪种情绪去面对翀白素,凌紫沁都只剩下歉意和……埋怨。

    他到底去了哪里,把她撇给龙倾整整一个月,如果不是那只巨大的精羡鸟中途破坏,她还有什么颜面站在他面前。叹息一声,转身面向床内背对他。

    翀白素屏住呼吸,须臾侧身缓缓抱住她,“沁儿,跟我说说话。”

    背心被冰凉覆盖,却无法缓和焦灼痛苦的内心,凌紫沁死死的咬住下唇,道歉的话说不出来,同样说不出口的还有感情。回忆中的感情灼伤了她的神魂,让她为之颠倒错乱的激烈。

    要她说什么?要她怎样才能说得出口?

    将错对龙倾讲过的话,换一个地方,换对上正确的那个人,再来一次吗……

    完全。

    就是亵渎!

    不是她不想,而是她不能够,再自欺欺人的说出那些情话。

    即便她已经知道,身后为了她的错,而身陷痛苦的那个人才是她应该去爱的人。

    该说的话,一句也说不出来。由暖到冷,等她终于知道情之一字的深浅,却是痛不欲生的沉默。连一个字都无法说出口,深知只有几个字就能将他的伤口抚平,却无法如愿。

    凌紫沁猛地闭上双眼,全身僵硬的向身后慢慢靠去,翀白素似有所感,突然半撑起身体,将她翻过身来,面对自己。果然,在他目光所及处,她的眼泪如潺潺溪水落下。

    “你这个坏心眼的丫头。”心底升起的那一分火气在看到她的眼泪后,尽数被浇熄。翀白素伸手揉了揉她的长发,指尖挑起一滴眼泪抵住凌紫沁的唇,眼泪落在唇间,湿润一片。

    “这是你为我落泪的滋味,我要你永远都记得,下一次不许再认错人。”温热的唇吻上她的眉心,敏锐的察觉到如果此刻亲吻的是其他地方,一定会遭到毫不犹豫的拒绝。

    翀白素何尝不知,这是龙倾故意做的手脚,在她心中留下的心魔,沁儿是第一次动情,自然会将这场错事看得极重。换了不是她,也许今日就是另一番情形,有多少女子都因为清白二字一生断送,沁儿的反应已经比龙倾预计的要坚强许多。

    毕竟,主动求欢这种事,求错人,除了狼狈就是尴尬,残局实在难以收拾。

    凌紫沁沉默的点头,随后轻叹一声,将面容埋进白衣胸前,双手紧紧贴在身侧,尽管知道他已经不计较的原谅,但是在她心中,这件事始终没有真正过去。可是要她现在去和龙倾计较当日的欺骗,又如何能成?最后一刻,南宫洛化身的血剑劈落时,龙倾挡在她身前,背影单薄萧索。杀机和生机,都出自他一人之身,又要她如何处置他曾经犯下的错……

    “吻我。”悲伤从她的鼻尖传到他的眼前,握不回的温暖,翀白素下定决心要她自己找回来,就算这其中有无数痛苦,会逼得她从他身边逃离,他也要逼迫她将心魔堪破。

    凌紫沁顿了一下,似乎突然反应过来,难以置信的抬起头看他,耳边传来第二次的命令。

    “沁儿,吻我。”翀白素的声音带着隐隐的威严,修长白皙的手指点中她的心口,命令不容置疑,“你知道是我,你心里的那个人——是我。没有别的人,只有我一人,由始至终。”

    “我,不记得了。”凌紫沁知道她此时的表情一定比哭还要难看,但是她不能,眼泪流的再多,也是于事无补,艰难的跟着他的话重复,“但是,我知道,是你。”

    如果翀白素的每一个字都是一个无法破解的精巧阵法,那么凌紫沁现在一定沉沦其中无法自拔。每一句话,她要说出口,但是剜心刺骨的疼痛,那些被他回避的,她不想去面对的,翀白素都在逼着她面对。一次又一次的确认,确认他在她心中的分量。

    不能再认错人,不能再从他身边逃离,甚至……不能再有一刻与他分离。

    “我答应你,长相厮守。”记忆中失落的声音,清泠不失郑重,向她袭来,那是她的承诺。曾经给过他的承诺,就像是一副枷锁,锁住她在他身边的每一刻。

    翀白素脸上向来的暖笑无影无踪,半撑起的身子向她压下,美眸冷然,“沁儿,做错了事,惩罚和道歉都于事无补,你是神族之后,无论你记不记得,神族后裔一诺千金。我要你兑现你的诺言,也许这对于你来说很痛苦,但是你别无选择。现在,过来吻我!”

    四目相对,冷峻的面容上是翀白素突然变得极尽温柔缠绵的美眸,带着寒霜消融般的微凉,勾魂摄魄的向她袭来。冥冥之中自有一番蛊惑,凌紫沁几乎下意识的扬起头,刚刚被苦涩的眼泪覆盖着的薄唇,缓缓贴上他的唇。

    温热甜美,顷刻打碎适才的旖旎,凌紫沁猛然间察觉到她在玷污翀白素时,已经来不及将这个吻停下。翀白素暗自心惊,用从她身上偷学来的勾魂用在她身上,如果不是沁儿此时心神大乱,他决计无法成功。引诱她,只是一瞬而已。

    居高临下的压住她娇软的身子,绵长的吻,只是吻,由谨慎到大胆,生疏变得缠绵。

    一直吻到凌紫沁呼出的热气,足以将两人融化,喘息低低的回荡在翀白素耳边。

    “不够。沁儿,”半压在她身上,翀白素的笑容极具诱惑,“吻我,快一点,呜!”

    开口的瞬间被咬住,不待第二次的求欢出口,凌紫沁反客为主的勾住他的颈项。一道灼热,从下腹直冲天灵,翀白素立即压制住心底的渴望,不想这么快惊扰到她。

    太过贪心的孤军深入,往往很难一次告捷,草率行事太过容易引起不悦。

    他深知她还没有彻底敞开心扉,此时的一切不过是求而不得的折磨,如果他真的在这个时候与她共赴**,那么一次之后,她清醒过来就是立即从他身边逃离。她的亏欠,是一对一的较量,只要让她重新掌握主动,她一定会尽力弥补过错,然后在他觉得完完全全抓住她时,抽身而退。翀白素领教过无数次她的绝情,那不是欲拒还迎的把戏,而是真正的推远。

    惩罚性的啃咬,凌乱的呼吸在不多的体力消耗殆尽后,姿势变成了温存的蜷缩,吻没有停下,却变得更加缠绵。星眸闭合后,唇上的触感更是一步步挑动着体内的渴望。

    “沁儿,睁开眼睛看着我。”白衣早在她的蹂躏下变得褶皱,翀白素趁着喘息的片刻,低声诱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