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七十六章 南宫斩落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第三百七十六章南宫斩落

    巫山,禁地入口。www.Pinwenba.com

    四名长老在天岁老人和翀宇潼的围攻下,很快不敌,四人身上的黑光越发稀薄,到最后其中一人身形迟缓,被巫医族长带起的掌风劈中面门,顿时痛叫一声向仰面倒地。被他的落败牵连的三人在阵中没有任何优势,被两人一一攻破。

    “束手就擒,老夫里留你们一条狗命!”翀宇潼沉声力喝,四人对视一眼,纷纷咬牙不肯屈服,片刻之后脸色铁青,身中奇毒而亡。

    “可恶!”天岁老人收了大阵,四人已经死的十分彻底,再也救不回来。

    危机一解开,凌偌寒立即被劲风送出,送回天岁老人身边。

    翀宇潼打量了一番,皱眉不语。

    凌偌寒略整衣冠,向二人道谢。

    “不必多礼,这几人在我族隐藏已久,平素又专心闭关修炼,少有出行,算是德高望重,如今一死留下的烂摊子还不知道要怎么收拾。”翀宇潼暗自头痛不已,其实也是怪他。那些年为了一份求而不得的感情屡屡找人麻烦,后来还连累发妻撇下儿子早早离世。若非他心有旁骛顾不上族里要事,把一切都交给长老们打理,也不会大权旁落,待他回山,专心照顾白羽,这才发现酬剑山庄的探子不知何时,纷纷身居高位。

    “如果族主不嫌偌寒愚笨,我愿意为巫山尽绵薄之力,肃清他们的剩余势力。”凌偌寒的脸色在夜色中显出几分冷冽,杀机笼罩,在他身上不是阴森,而是比月色更加清冷的凝结。

    “大乱在即,不能自乱阵脚,偌寒,这件事就由你主导,你留在巫山不是一时短暂。”天岁老人开口,凌偌寒立即会意,他留下,以什么身份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得到族主的认可。

    “徒儿明白,绝不会让师父和族主为难。”天岁开口,其意不言而明,就是让他认下身份,是他的徒儿。

    “凌公子,与老夫同去书房,族中杂事纷纭,也是时候该告诉你清楚。”翀宇潼挑眉,听出天岁暗示凌偌寒与翀白羽的情之真假,心里免不了有几分苦闷,倘若他的儿子是女儿,正好可以将巫山托付给凌偌寒,就算原本是两个小东西玩的小心机,他也能让他们变成真正的神仙眷侣。

    而今,东海圣女之事了结,儿子不辞而别,凌偌寒此人非亲非故实在不好处置。只能寄希望于白羽这一次远行顺利,能够辅佐神子夺回圣女。

    至于凌偌寒究竟是不是可以托付儿子白羽的良人,还要等一切结束之后才能知晓。

    两人一前一后走到巫山脚下,翀宇潼停下脚步,“偌寒,老夫想听你一句实话,你对白羽,到底什么心思?白羽那个孩子,一生坎坷,老夫欠他太多,他于男女之事始终没开窍,老夫不希望他受到伤害。”

    “族主一语,凌某可以随时离开。”凌偌寒与他对视,“我对师兄,心生怜悯。不知此情,是否于理不合。”

    “我儿白羽,对偌寒你存的恐怕不是这份心思,你可曾想过他这一次去酬剑山庄本可不必。”翀宇潼不想逼他,可是他怎会不知儿子的性情,白羽就是那种拿得起放不下的人,倘若儿子不是无法割舍也不必远远逃开。

    “偌寒,知道。师兄是因我才不得不动身,倘若师兄有三长两短,偌寒决计不会独活。”

    虽然不想同翀家父子有更深的纠缠,但是凌偌寒在事实面前还不至于要逃避,翀白羽是个没有在世事中磨砺过的人,心性不坏,虽然免不了有些小性子,但是纯良在内,此去必然不是龙倾等人的对手。

    但是让凌偌寒疑惑的是,翀宇潼明明知道少主远行凶多吉少,为何还要让他离开?

    “白羽将你留在这里,就是希望你一世平安,这是他的心意,老夫也不会为难于你。”翀宇潼长叹一声,“罢了,等他有命回来再说也不迟,如今巫山要铲除酬剑族探子之事,就交给你负责。你拿捏尺度,不要人心惶惶就好。族里杂事有不懂之处,尽可以请教其他长老。”

    凌偌寒悬着的心终于落地,不知道翀宇潼怎会如此容易的过关,他当真信任他?

    “族主,我在清凝镜中看到神子遭遇不测。”微一沉吟,凌偌寒决定将这件事说出来。

    翀宇潼缓缓摇头,“此事不能当真,你可知清凝镜是上古神器,成于造世之神九虚手中。此物在人间只有两人能够看清真相,一来是红尘之主,二来就是还转地仙。古书虽是如此记载,但是何人为红尘共主?无外乎人间帝君。世家之力,没有极大的变故,恐怕都不会有称帝的一日。至于还转地仙,千年中只有一人,那人清心寡欲,俗缘早断,太叔仙人根本无视于种种幻象,能破一切迷障。凡夫俗子看不清镜面,不会为其中种种幻象所迷,怕的就是你这样,因缘际会之下,能够看清镜面,却从里面看出不真不实,之后裹足不前误了修行。”

    “如此说来,那些全都是幻象?我看到神子从万丈绝壁上跌落,下面是滚滚熔岩……”凌偌寒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翀宇潼不耐的打断。

    “无论你在里面看到什么,都是幻象!”绝大多数确实是幻象无疑,但是攸关历任神子身亡的秘密,就绝对是事实,翀宇潼皱眉,力叱凌偌寒的同时,深知翀白素的死期就在眼前。

    “我知道了。”凌偌寒面上答应下来,心中疑云层层涌起,他看到的或许是假象,但是有备无患,最好还是提醒一下翀白素不要靠近。

    两人分开后,凌偌寒立即招来神殿侍者,手书一封让他立即启程将信务必亲手交给翀白素。侍者匆匆离去,只留凌偌寒一人站在巫山顶上,任由夜风吹乱了他的发。

    酬剑山庄,后山禁地。

    南宫洛被龙倾和凌紫沁联手打落,血雾层层弥散开来,龙倾皱眉落地,察觉到自从妇人魂飞魄散之后,整个后山禁地的大阵已经全部消失不见。

    “你终于要杀我了是吗?龙雪焕杀我的时候,你抱着神族圣女日夜亲密,忘了我们曾经的一切,现在轮到你亲自来送我上路了是吗?”南宫洛抬起头,匍匐在地上,滚落尘埃却没有起身。泪眼朦胧的望向龙倾,眼角眉梢都是哀婉。

    “你我之间,本就没有过什么。南宫洛,你若不贪恋男子精元驻颜有术,就不会中计,不过各取所需,你不算委屈,关押你是三大世家共同决定,龙某当年不过一庶子,一人无法手眼通天。”龙倾淡然开口。

    他终于认了那件事,凌紫沁没有一点意外,听到他曾经拥抱过别人在怀,似乎一切都顺理成章。他是世家少主,身份尊贵至极,不亚于人间皇族。

    强权总是被掌权者用来满足私好,是惯例,也是权利。

    “你就没想过我为何滞留不走?”南宫洛突然恨恨说道,“你难道没有想过,为何我在死后还不得安生,非要见你一面,到底是为了什么!”

    “我不想知道,鬼话连篇向来都是你的拿手绝技,你的话,倘若没有人证明,我一个字都不会信。”龙倾沉下脸来,为了成为人上人,他做过的事确实见不得光。

    “我怀了你的儿子,可是他没能活过禁地天雷,你若不信,可以去问南宫缎,翀宇潼当年曾经送我灵药,龙雪焕只字不提,是为了保护你。”

    南宫洛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