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七十一章 抵挡血煞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第三百七十一章抵挡血煞

    酬剑山庄,后山禁地。www.Pinwenba.com

    “我们不是她的对手,快跑!”伸手风声响起,翀白素恨恨出声,一定是龙雪焕在背后搞鬼,否则他们原本在天梯上怎么可能一瞬间被扔到后山禁地来?

    “放我下来,我自己可以!”凌紫沁陷在他怀中,入手可及处,他身上已经可以用瘦骨嶙峋来形容,不由自主的有一分心疼。到底是从哪里涌出的力气,能让一身风尘疲倦的巫医神子在生死攸关时还不肯丢下她一人逃命,抱着她他要如何安全脱身?

    “不可能。”翀白素狠咬下唇,用尽全力向前飞奔,在血雾之中,他们的一举一动都在南宫洛凶煞的窥视下,如果一击不中,根本没有再来一次的机会。只有不停的向前跑,跑到血雾尽头,血煞戾气最为薄弱的那一处,他和沁儿两人合力一击,或许还能留下生机。

    怀中的爱人生机不足,虽然看似神力元灵俱在,比他神气衰竭的模样要好上许多,但翀白素知道同样的伤,现在落在他们的身上后果完全不同。

    生机不足,至少需要百日才能愈合,这种愈合距离痊愈至少也要一年时间。此时被煞气侵身,会留下任何灵丹妙药也无法治愈的病根。翀白素忍不住在心底恨恨抱怨,该死的龙雪焕,暗算他也就算了,为什么要把沁儿也拖进来?如果沁儿有个三长两短,他绝对不会放过他们!身后南宫洛的笑声越发尖锐,腥风卷着无穷无尽的白骨从身后袭来。

    凌紫沁越过翀白素的肩膀,向后面看去,看不到南宫洛在哪儿,整个禁地都弥漫着她刺耳的笑声,还有高低起伏的淫词浪语,越发说的不堪起来。白骨成山,浓重的血雾之中又有脚步声传来,那不是活人的脚步声,沉重的脚步每落到地上,大地都会随之颤抖。

    “我们要到哪里去?”低声问翀白素,凌紫沁转回头来,前面的血雾已经淡去不少,她隐隐能够看到十丈开外的地上,无数黑影起起伏伏,挣扎拧动不止。定神看去,黑影不是鬼影,却是酬剑族男女,他们中的大多数都被铁索贯穿身体,只剩下少数人还在抵抗。

    凌紫沁皱眉看去,只见那些男女分分祭出护身兵刃,却不知道他们在与何人对敌。在他们面前没有任何人或者鬼影,甚至连白骨都没有。他们好像陷入幻觉之中,神色呆滞。

    “去血雾最稀薄的地方,这里被大阵控制,我们占不到什么便宜。沁儿,再忍一忍,很快就要到了。”翀白素余光瞥过身边倒地的男女,面无表情,他绝对不会让沁儿成为他们中的一个。绝不!

    突然血雾为之一变,不知为何,身后的白骨猛然消失,就连南宫洛的嘶吼咒骂也骤然间少了不少。翀白素没有停步,但也惊讶的向后看去,血雾都向另一边涌去,不过片刻竟然消失得干干净净,地上的男男***也像突然失去敌手一般,木然的停手,突然纷纷倒地没了声息。翀白素停下脚步,凌紫沁终于找到机会,从他怀中下来。

    “你受伤了。”他肩上一道伤口,凌紫沁立即皱眉,伤口很深,但是涌出的出血并不多。

    “无碍。”翀白素拉住她的手,“沁儿别碰它,你不能碰这些脏东西。”

    见凌紫沁皱眉,立即又加了一句,“你生机不足,容易被血煞冤魂伤及神魂,听话,如果待会儿南宫洛再转回来,不要管我,一直向前跑。只要离开血雾所在,她就不是你的对手。”

    “那你呢?”被他握住手的瞬间,凌紫沁立即察觉到翀白素体内空空荡荡,找不到一星半点儿元灵的踪影,这样的他要如何与血煞缠斗?甚至就连刚才,他抱着她飞也似地奔逃时候,是从何处来的气力,她都不得而知。

    他才是那个灯枯油尽的人不是吗?至于他口口声声说她生机不足?她却没有任何感觉,除了意外的心口发闷,再没有其他感觉。

    “不用担心我,我不会有事的。”翀白素笑笑,凌紫沁对上他温润的视线,一时间有些晃神,在他的注视下,丝丝不该出现的温暖浮动。翀白素的笑容就像是从污泥遍布的沼泽中,绽放的濯濯清莲,气质浑然天成,凛然清冽。

    她不懂,他明明一身污秽,为何会有这样的笑颜?

    俊眉一挑,翀白素在凌紫沁尚未回神的瞬间,俯身在她唇上偷了一个吻,“回魂,不然本公子就在这里,解决你。”

    言辞轻薄。

    凌紫沁蓦地皱眉,刚刚升起的一点好感眨眼间烟消云散,他的举止让她心中不喜,就算再漂亮又如何?行止不端,徒然惹人生厌。就像她曾经在永夜听到的那些传闻一样,巫医神子嗜好女色,留恋青楼无数,为了花魁一掷千金,更有数名本是不卖身只卖艺的女子,为了博他一笑宽衣解带,在人前做足了丑态,只为换他一笑。

    星眸暗光连连,凭借他的身份和钱财或许不会让那些人如此追捧,但是就是刚刚的一个笑容,想要迷惑他人真是再容易不过。凌紫沁没有察觉到她突然而起的怒气,已经从眼底溢出,脸色也变得冷凝持重,一甩长袖转身向血雾退去的地方走去。

    心中烦闷,她没有说,其实不只是现在,自从非离出现后,屡屡在她面前提及这位巫医神子,她就时常想起那些市井流言中关于翀白素的种种戏说。虽然她也知道戏说不可信,但是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他如果从不曾到过永夜青楼,没有大肆竞价花魁,不曾放浪形骸,谁又能将谎话编的有板有眼?更何况一人两人的虚言假语不足为奇,流传到人人皆知的传言,就不是凭空编造那么简单。

    一人被蒙蔽是谎言,十人被骗是流言,可是一路上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就是事实不是吗?

    “沁儿!”翀白素不知为何她突然变了脸色,急忙追过去,“怎么回事?”

    “多谢翀公子的救命之恩,紫沁他日定当偿还,但是——”凌紫沁皱眉伸手将他握住她手腕的手扯落,“我已经不记得过去的事,你我之间现在也没有那么熟络。请公子自重。”

    “还?”翀白素嗤笑一声,一把握住她的手腕,力道惊人,脸色发黑,“你要还我的太多了,只怕这一世你都偿还不完。凌紫沁,你记不记得你答应过我,要嫁给我?”

    “怎么可能!”凌紫沁蓦地脸色难看,“绝对不可能!”

    她的矢口否认让翀白素更加难受,忍不住质问道,“为什么不可能?难道就因为你在那个肮脏的血池里勾引龙倾未成,所以本公子就不能一亲芳……”

    啪的一声,凌紫沁挥手给了他一耳光,清脆的声响过后,翀白素的脸偏向一旁。

    翀白素倒退一步,却仍旧没有松手,让凌紫沁意外的是他的反应,不是暴怒而是悲伤。

    “沁儿,你为了他,”美眸惊现的凝重几乎压得她无法呼吸,“打我?”

    疑惑,在不到半丈远的地方传到耳边,却像是转眼间过了一度寒暑,悲伤横溢,凌紫沁咬着下唇,直至唇间被她自己的血充满。她打了他,可是心口的闷痛,却更加挥之不去。

    “我没有勾引龙倾。”谎言,彻彻底底的谎言,说完连她自己都不相信,难堪的转过头。

    翀白素深吸一口气,在心底一遍遍麻痹自己,她忘了过去,她不是故意的。

    “我去看看血煞。”可是再多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