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比翼双飞[大结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比翼双飞[大结局]

    这和北振预想的大相径庭。

    在他的预想中,皇帝一定会瞒下楚暖玉失踪的消息,齐凌根本不敢大肆寻人。

    不仅事光楚暖玉的名声,还有便是卫宸……

    如果消息传到卫宸那里,以卫宸那护妻的名声,可不会管是不是身有要务,怕是要第一时间转身回京了。

    所以如果齐凌聪明些,便将这消息瞒下来,假意派人暗中搜寻几天,未发现暖玉踪迹,等卫宸回来后。只说尽了全力找人。未找到便是,何必为了一个义女,而这般大动干戈。

    北振命令车马加快速度,一定要避开对方的人马。

    暖玉坐在车中,被巅的七晕八素。

    北振一马当先在前面领路,自北振当着他的面砍了卫双双一只手后,齐瑞阳一直静默不语。

    可是突然间,齐瑞阳开口问暖玉。

    “在我那个皇叔心中,天下重于一切,我倒真的好奇,他怎么会费这么大力气派人找你,根本不划算啊。”

    “我唤他一声父皇,女儿失踪了,当父亲的派人寻找岂不是天经地义……”

    “这话说出来哄哄旁人还行,骗我?你当我不知道齐凌什么性子吗?当初祖父说过,齐牧和齐凌兄弟二人,其实若论心狠,齐凌更胜一筹。我真的不明白,我那个心狠的皇叔,对你怎么这么在意?”

    暖玉似笑非笑的看了看齐瑞阳。

    齐瑞阳有些恼羞成怒。

    “你得意什么,不过是北振的阶下囚……”

    “最终谁是阶下囚,还没个定数呢。倒是你和北振,别高兴的太早。”暖玉说完这句话,缓缓闭上了眼睛。

    马车颠簸,她很不舒服。

    看到齐瑞阳那张脸,只会影响心情。

    还不少看为妙。

    北振再怎么赶路,终归带着女眷。

    最终还是被人发现踪迹。当天傍晚,北振的车队被人从四周围上,有人纵马上前。

    暖玉此时再次被堵了口,绑了手,齐瑞阳在一旁虎视眈眈的盯着他。

    暖玉听到北振上前应对。

    对方在问北振的身份……

    暖玉侧耳细听,辩出来人正是薄渊……

    暖玉如今虽然被制,身不能动口不能言,可是突然间,心便安定下来了。

    薄渊亲自前来,必定能看出破绽。

    果然,北振回答说是带着女眷回乡省亲。

    薄渊问女眷何在。

    很快有女眷应声……暖玉侧目看了一眼齐瑞阳,果然在她的眼中看到几分妒意。

    按北振之言,此行凶险,可他却带了不止一个侍妾在旁。

    据暖玉察言观色,齐瑞阳一边不甘心只当北振的侍妾,一边却对北振动了真心。

    要不然她也不会因为要看着暖玉,不能陪在北振左右而迁怒暖玉。

    此时,被北振唤出去充当女眷之人不是她,料想齐瑞阳心中必定不甘。

    “你不必得意,殿下必定能全身而退。”齐瑞阳小声警告暖玉。

    暖玉不能说话,只能摇摇头。然而她看向齐瑞阳的目光中,尽是怜悯。齐瑞阳本就心情不佳,再被暖玉这么一同情。心情更糟糕。她扬起手,只是想要吓一吓暖玉,可暖玉非但不躲,竟然还迎上前来。齐瑞阳一惊,手一后撤。哐当一声,摆在齐瑞阳手边的铜壶摔落。齐瑞阳脸色大变……“车中还有女眷?”

    北振说是个染了病的,怕出来见风把病气过给旁人,薄渊没有追究。

    很快带着人离开了。

    听到离开的马蹄声,齐瑞阳才缓缓吐出一口气。

    “看来这次连老天爷都不会照顾你了。楚暖玉,你只能等死了。”

    “最终谁活谁死,尚未可知。”

    “你……若是不看在殿下的面子上,我一定划烂你这张脸。”

    齐瑞阳刚放完狠话,突然车帘被掀起,露出北振强忍怒意的脸。

    看到北振,齐瑞阳便像老鼠见了猫,整个人瞬间瑟缩成一团,再不敢开口。她是亲眼见到北振对卫双双出手的,那一刻她终于明白了,她之于北振,不过是个玩物罢了。

    或者连玩物都称不上。

    不过是个闲时逗~弄逗~弄的东西罢了。

    一旦遇事,她便成了个随时可以舍弃的东西。

    齐瑞阳明白,此时她若动楚暖玉一根汗毛,等待她的便是和卫双双一样的下场。

    何其可悲啊,想她曾经也是堂堂的济北王府郡主……

    “你再敢胡言乱语一句,本王便割了你的舌头。”

    一句话,吓得齐瑞阳再不敢抬头……

    北振这才转向暖玉。

    “看来齐凌对你也不过如此,派来寻你的人马也只是糊弄了事。”

    暖玉并不理睬北振。

    是不是糊弄,很快便能见分晓了。

    北振见暖玉不给面子,冷哼一声策马而去。

    他看的清楚,刚才那队人马可是朝着齐国京城方向面是去了,他们走的是相反的方向,没道理再被追上。

    可是……半个时辰。

    只过了半个时辰,北振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人马被首尾分开。

    也不知道对方如何布置的陷阱,他和护卫半数通过后,突然间地面裂开了一道足有丈许宽的深沟。

    有几个躲闪不及的护卫连人带马落入深沟,随即沟底一片马匹嘶鸣声和护卫的痛呼声。

    而暖玉乘坐的马车则堪堪停在沟边。

    驾车的驭夫惊出了一身冷汗。

    就在这时,数道身影策马上前……

    赫然便是刚才上来盘查的那队人马。领队之人自然便是薄渊。见到去而复返的薄渊,北振强忍着怒意拱手。“阁下何意?”

    薄渊笑笑,上前直接掀开马车车帘……

    突然间一道银光,薄渊错身躲开,然后回手一刺。

    齐瑞阳有些不敢置信的低头看向自己的胸前,血滴顺着剑刃嘀嗒落地。

    这时候她才感觉到疼……

    “找死。”薄渊冷声说完,然后毫不留情的抽出长剑。

    齐瑞阳扑倒在地,她的眼睛眨也不眨的看向薄渊,似乎不能理解为什么对方会这么轻意对她下了杀手。她不过是想要拦一拦他罢了。她更不能理解的是,为什么齐凌会这么固执的一定要救回楚暖玉。

    “为……为什么?”

    薄渊拔冗看了一眼齐瑞阳。

    “你好歹姓齐,曾经是郡主之尊,竟然自甘堕落到如此境地。我这算是帮了你……想必你心中一定疑惑,我等为何一定要救回长公主殿下。实话告诉你……”薄渊俯身,在齐瑞阳耳边说了一句。

    齐瑞阳眼中满是震惊之色。

    原来如此……

    原来,如此。

    难怪……

    罢了,时也,命也。最后一刻,齐瑞阳的目光直直看向深沟对面的北振。

    可北振的目光却没有看她,而是看向正在被这个冷面护卫扶出来的楚暖玉。

    她这辈子,福享过,罪受过。

    第一个喜欢的男人眼中没她。

    第一个爱上的男人当她是个玩物……

    她这辈子,活的真委屈啊。她在这里猜来猜去,猜测齐凌为何对楚暖玉另眼相看。

    原来,楚暖玉是齐凌的亲女儿啊。

    原来如此。

    齐瑞阳心中有种尘埃落定的悲伤。最终,她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告别了这个她憎恨的,也未善待过她的世界。

    她不知道她死了,北振会不会伤心。

    这辈子,她活的懵懂无知。

    就连死了,怕是也无人替她落一滴泪……

    暖玉有些惊疑的看着这一幕,发生的太快了,快的她根本没时间反应。

    下一刻,薄渊已经将她扶下马车,对于匍在地方死不瞑目的齐瑞阳,薄渊连个眼神都懒得施舍。

    这人也在卫宸给他的必杀名单中,薄渊杀的一点也不心软。

    胆敢暗算他,一剑穿心算是便宜她了。

    “夫人,属下来迟了,让夫人受惊了。”

    此时,北振的神情终于大变,倒不是因为齐瑞阳的死。而是薄渊唤暖玉夫人。

    而且自称属下,这人竟然是卫家的家臣。

    一个家臣,都有这般气势……

    北振真的觉得有些心惊胆战。

    事已至此,北振不会傻到想再次擒下暖玉。他只是后悔自己太过托大。

    也意外于齐凌...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