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冥冥中和她有了感应(冲刺大结局)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唯唯,唯唯!”李桂莲的喊声将沈唯从连绵不断的噩梦中惊醒,她猛地睁开眼,发现自己并不是在漆黑的深山里,而是在自家的床上。

    李桂莲已经伸手探到她额头上来了,“怎么一头冷汗?做噩梦了?”

    沈唯也伸手摸摸自己的额头——的确,额头上全是汗,黏糊糊的,冰冷冰冷的。

    “今天怎么睡这么久?”李桂莲催女儿起床,“快起来吃早餐了,吃完早餐我们去菜市场买点菜,下午尧尧就要回来了。”

    “嗯。”沈唯点点头从床上坐了起来。

    天快亮的时候她才迷迷糊糊睡着,现在脑袋还是晕的。坐在床上,她又开始发呆,看着窗外惨淡的冬日景象,心里一阵阵发痛。

    林彦深昨天什么时候走的?他刚从外地回来,一下飞机就来找她了。这样风尘仆仆的过来,却只能在楼下等着。

    外面那么冷啊。

    沈唯不能再想了,再想下去她的眼泪又要流出来了。

    勉强打起精神走到卫生间,沈唯坐在马桶上,眼神无意中瞟到了对面架子上的卫生用品。上次回家的时候她买的卫生巾,被妈妈摆到卫生间的架子上了。

    卫生巾……想到这个词,沈唯的脑子里一下子有根弦绷了起来:她这个月生理期已经推迟很久了!

    “妈!今天几号了?”沈唯大声问正在外面拖地的李桂莲。

    “今天27号了,怎么啦?”李桂莲也大声说,“对了,年货还没备齐,明天我们一起去超市再买点。”

    27号!沈唯的心马上揪了起来。她的生理期迟了整整十天!十天啊,她居然都没意识到!

    不!不可能!一定是因为最近复习考试太累了,发烧生病什么的才推迟的,不可能是因为那个原因!

    沈唯一边努力安慰自己,一边在心里暗暗祈祷,千万不要是她想的那个原因!

    吃完早饭,收拾碗筷的时候沈唯装出刚想起来的样子,“妈,我想起来了,上午不能跟你去菜市场了,我们老师布置了一项作业要买参考书,我得去一趟书店。”

    离家几条街之外有一家书店,那家书店旁边是个药店,应该有她想买的东西。

    一听说是跟学习有关的事情,李桂莲忙不迭的答应了,“好好好,你去买书,老师布置的事情一定要认真做。”

    沈唯换上了外出穿的厚大衣,带上帽子,裹上厚厚的围巾出门了。

    手机安安静静地躺在口袋里,林彦深并没有联系她。

    他那么心高气傲的人,怎么咽得下这口气呢?他不会再来找她的,她了解他。

    那就这样吧。就这么曲终人散了。

    沈唯吸吸鼻子,努力咽下快要溢出的眼泪,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走到了楼下。

    大楼里的邻居进进出出,有认识的主动跟她打招呼,“哎呀,高材生回来了?放寒假了吧?可以好好陪陪你妈了。”

    沈唯也笑着跟长辈们寒暄,笑得又灿烂又快活。

    走出楼门口的时候,她的脚踢到了一个小东西——一枚牛角扣,大衣上用的那种牛角扣。

    沈唯蹲下身子,捡起那枚牛角扣。

    这枚牛角扣跟其他的牛角扣都不一样,是棕黑色的,有玛瑙一样漂亮而细密纹理,光泽度极好,一看就不是凡品。

    沈唯的呼吸骤然变快,她将牛角扣翻过来,看它的底部。

    没有错,底部刻有一个商标。跟她身上穿的大衣上的牛角扣一模一样。

    这是林彦深大衣上的扣子!

    临走前,他买了情侣款的大衣,他一件,她一件。他说:“想我的时候,你就穿上它,就好像在我怀里。”

    两件大衣,面料款式一模一样,扣子也一模一样。除了一件长一些,一件短一点,几乎没有任何差别。

    这是林彦深的衣扣。昨晚他在这里等她的时候,落在这里的。

    心脏绞痛几乎无法呼吸,沈唯捏着扣子往前冲,再也顾不得泪水已经流了满脸。

    幸好她带了口罩,她把大衣上的帽子戴上,又戴上口罩遮住大半张脸。现在她终于可以尽情流泪了。没人会认出她了。

    林彦深,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药店的工作人员听说了她要买的药之后,表情很冷漠,“月经推迟多久了?”

    沈唯:“……”

    她来买个药而已,还要跟她汇报自己的生理期吗?

    见她不回答,中年大妈把药盒“啪”的扔到她面前的柜子上,“这种测的最准,就是贵一些。过去交钱吧。”

    交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