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你可真不得了啊(改)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双脚终于站在了学校门口的石砖上时,沈唯还有一种虚幻、不真实的感觉。

    她看看熟悉的校门,熟悉的金色校名,又扭头看看那辆黑色的商务车——高君如的车子,正悍然压过双黄线,调头快速消失在她的视野中。

    沈唯有些茫然地看看天空。真的就这样分手了吗?从今以后,她要和林彦深彻底成为路人了吗?

    林彦深还会来找她吗?就那么仓促地挂断电话之后,他会相信她是真的要分手吗?会相信她是真的跟陆景修复合了吗?

    她不知道,也不愿意去想,她好累啊,脑子里乱哄哄的快要爆炸了,心口也一直隐隐作痛,她好想回到家里自己的床上好好睡一觉啊。

    沈唯挣扎着回到宿舍,周蕊蕊和王佳慧都不在,她们明天还有一门考试,大概上晚自习还没回来。

    沈唯什么东西都没收拾,只捡了几件内衣放进背包里。她等不及了,她想回家,想扑进妈妈怀里痛痛快快哭一场。

    沈唯在宿舍微信群里发了一条消息:蕊蕊,佳慧,真对不起,我身体不舒服,先回家了。本来说好考完试一起聚餐的,这次我要爽约了。等年后再聚吧,到时候请你们去我家里做客。

    看到女儿出现在门口,李桂莲又惊又喜,“唯唯,你怎么回来了?怎么也没提前说一声?”

    李桂莲接过沈唯手里的背包,担心地看着她的脸色,“脸色怎么这么难看?煞白煞白的,是哪里不舒服吗?吃晚饭没有?要不要妈给你煮几个馄饨?”

    看着妈妈关怀的目光,沈唯只觉得眼泪快要出来了,她猛地扑进李桂莲怀里,呜咽着喊了一句,“妈!”

    “怎么了这是?”李桂莲急了,“唯唯,怎么哭了?是谁欺负你了吗?”

    这个女儿向来坚强,说是家里的顶梁柱也不为过,很多事,李桂莲还要听她的意见,现在一看到沈唯哭了,李桂莲慌了神。

    知道老妈担心了,沈唯拼命控制自己的情绪,抬起头,她含泪对李桂莲笑着说:“没人欺负我,我就是想你和弟弟了。”

    李桂莲不信,“你别糊弄我,你是从我肚子里出来的,我不了解别人,我还不了解你?要真是想我和尧尧,你怎么会哭得这么委屈?”

    沈唯只好找个借口,“我考试没发挥好,有一门课可能要重修了。”

    李桂莲一听,大大松了口气,“嗨,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呢。重修就重修,没出别的事就好。”

    她爱怜地拉过女儿的手抚摸着,“你这孩子,从小就要强,在学习方面我从来没操过心,偶尔一次发挥不好也很正常,别难过了,妈昨天刚包了点馄饨,给你煮一碗?”

    沈唯摇摇头,“不用了,妈,我有点累,想洗个澡睡觉了。”

    她一天几乎都没吃东西,但是一点也不觉饿。

    沈唯洗了澡出来,正在吹头发,忽然闻到一阵香味,她扭头一看,李桂莲端着一碗小馄饨正笑吟吟地走过来,“来,唯唯,吃点馄饨。”

    沈唯皱皱眉,都说了不想吃了,老妈为什么还是煮了一碗?

    她正要说不吃,又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刚才闻到馄饨的香味,她迟钝的胃似乎还有点了点感觉,开始有点饿了?

    沈唯放下吹风,接过汤碗走到桌子旁边,又用力闻了闻馄饨的香气。真香,让她胃口大开。

    “愣着干什么?趁热吃呀。”李桂莲催促沈唯。

    沈唯拿起勺子舀了一颗馄饨放进嘴里。天,真好吃,肉馅的鲜味和汤里小青菜清新气味搭配在一起,又美味又爽口,吃了一个还觉得不够。

    沈唯一口气把十个小馄饨全吃完了。最后连大半碗汤都喝的干干净净。

    饿了这几天,她的胃已经不知道什么叫饿,什么叫饱了,这一碗汤汁清淡鲜美的馄饨,完美地抚慰了她的胃口。

    看到女儿吃完馄饨,李桂莲非常开心,“好吃吧?知道你要回来,我特意包的。明天尧尧也要回来,他也爱吃这个,吃完了我再包一点。”

    “尧尧最近还好吗?”沈唯想到弟弟,只觉得胸口一阵温软的疼痛。

    “他还好,学校管的紧,除了周末都不能出校门。”李桂莲笑道,“明天尧尧就要回来了。你们姐弟俩可以好好腻歪腻歪了。”

    “妈,”沈唯伸出手臂轻轻抱住李桂莲的腰,“我会好好保护尧尧的。”

    “嗯。”李桂莲没听出女儿声音里的哽咽,仍旧笑道,“尧尧已经长成大小伙子啦,小时候是你保护他,以后该他来保护你了。”

    沈唯的眼泪又要流出来了,不,她没有保护好弟弟,让他遭遇了那么巨大的创伤。现在,这创伤又被人挖了出来,扬言要让全世界都知道。

    是她的错,她不该惦记不属于她的东西,为家人招来祸患。那个人,她不该再爱了。

    她太卑微太渺小,哪怕她使出全部的努力,也很难阻挡那些邪恶之人的疯狂。她真的害怕了。

    林家别墅里,高君如正暴跳如雷。

    “小贱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