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是不是她威胁你了(改)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两天的时间转瞬即逝,沈唯的高烧虽然已经退了,身体却还有些虚弱。

    今天上午还有最后一门考试,沈唯从考场出来之后觉得双脚有些发软。

    这几天胃口都不好,她自己都明显感觉到自己瘦了很多,摸摸消瘦的脸颊,她想,不管怎么不舒服,还是得去吃点东西。不然回家老妈看到了会心疼的。

    想到明天就要回家,沈唯心里还是很开心的。

    走在校道上,她又有些恍惚,之前林彦深跟她说过,他是今天下午的航班,算起来,晚上就能到了。她知道他会来找她的,但是,要不要见他呢?

    那件事,她还是没有办法原谅。还是一想起来都会觉得委屈、愤怒、恶心。

    这段时间,她也在网上查了很多资料,很多人都说,一个醉得不省人事的男人是根本没有办法完成性|行为的。

    但是也有小部分人说,如果有伴侣的协助,完成性|行为的可能性还是存在的。

    她不知道到底哪种观点是对的,但是至少是现在,她不想原谅林彦深。

    眼看快走到食堂了,突然有人在背后叫她的名字,“沈小姐!”

    沈唯扭头一看,是那天晚上过来送礼物的领头女佣,她穿了件黑色羽绒服,手里照例拎着东西,只是皱着眉头,看上去似乎哪里有点不舒服。

    “阿姨,您怎么了?”沈唯关心的问道,“您是哪里不舒服吗?”

    她看到女人的手一直抚着胸口。

    “沈小姐,这是少爷托我给您带的礼物,”女人一边气若游丝的说着,一边想把手里的大袋子递给她。

    沈唯摇头,“我不要,你拿回去还给他吧。”

    女人似乎也不想多纠结,喘着气说,“我的心脏突然很不舒服,沈小姐,您能送我到校门口吗?我的车子停在那边。但是我现在走路有点费劲。”

    因为已经见过这个女人两次,沈唯也没有起疑心,马上点头,“行,我送您出去,您还能坚持得住吗?要不要先去医院?”

    “不用,”女人摆手,“老毛病了,回去吃点药就好了。”

    沈唯扶着女人慢慢朝校门走,一边走,那女人一边喘气,好像真的很不舒服的样子。

    车子并不是直接停在校门口的,还得往前面的小街走上一段距离,看女人那么痛苦的样子,要不是自己的身体也很不舒服,沈唯恨不得背她走了。

    女佣的车子是一辆七座的商务车,很大,看上去很气派,沈唯有点惊讶,一个女佣出门,为什么要坐商务车?

    不过她还没来得及多想,人已经被女佣扯上了车,“沈小姐,您送我回家吧。”

    女佣的手劲突然变得很大,沈唯一个踉跄被她拽上车子,正有些不悦,突然听见后排传来一个冷冰冰的女声,“老张,开车吧。”

    沈唯浑身的血一下子冷了,她难以置信地扭头朝后面看去。

    高君如一身黑衣,脸色阴沉,正高傲地坐在后排的座位上,冰冷地与她对视。

    沈唯看看高君如,又看看女佣,惊讶和愤怒像野火一样燃烧起来,她指着女佣,“你!你骗我!”

    她骗了她!她装病就是为了把她骗上车。

    车子已经开动,沈唯去推车门,发现门已经上了锁,想开窗,窗户也打不开,她一边用力捶打车窗,一边使劲踢车门,“放我下去!放我下去!”

    她本能地感觉到了危险,高君如的眼神太可怕了,她不知道她要干什么。

    外面就是来来往往的车辆,她靠近人行道这边,还能看到路上行走的学生,她们一边说笑一边朝前走,太阳晒在她们脸上,看上去又年轻又鲜活。

    可是,没有人朝她看一眼。商务车疾驰出她们的视线,消失在车流里。

    沈唯被绑架了。

    车子往郊区开,越开越偏远,最后来到一座小别墅前。

    别墅依山傍水,地理位置绝佳。只是冬天的郊野显得十分荒凉,枯黄的草地上,边角背阴的地方还有残雪的痕迹。

    高君如率先下了车,佣人早已准备好了皮草的披肩,殷勤地帮她披上。

    五大三粗的司机将沈唯拖下车,“走!”

    沈唯奋力地挣扎,“这是哪里?你们到底要带我去哪儿?”

    这里只有一条笔直的公路通往外界,没有车子,她想跑也跑不了。周围没有人烟,她再怎么挣扎喊叫也无济于事。

    司机不耐烦地推搡着她的后背,“快走!别废话!”

    他像拽着小鸡崽一样拽着沈唯,半拖半拉地将她往别墅那边拽。

    “松手!我自己走!”沈唯愤怒地瞪向中年司机,看到周围的地形,她就知道,现在人为刀俎她为鱼肉,想逃是逃不掉的。

    不如先看看高君如到底要干什么。

    杀人?不,她不敢的,她在学校里被保姆骗走的,学校里有监控,如果她失踪了,警察会顺藤摸瓜找到高君如,即便高君如权势滔天,她也不敢冒这么大的险。

    司机被沈唯杀气腾腾的眼神弄得愣了一下,手下情不自禁松开一点力道。

    沈唯顺势挣脱了他的钳制,自己挺直腰板往前走。

    小别墅可能空了很久,一进去只觉得异常冷清寂寥。高君如走到沙发上坐下,慢条斯理地把随身携带的黑色铂金包放到茶几上。

    没有人请沈唯落座,但是她没管这些,自顾自在高君如对面坐了下来。

    她的病还没好透,人很虚弱,她只想让自己舒服点。高君如要刁难她那就刁难吧,她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