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还真以为我治不了你(改)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晚上,周蕊蕊终于知道上午跟林彦深打电话问罪的时候,他为什么要问沈唯在哪家医院了。

    沈唯精神还是不好,幸好最近一场考试安排在两天后,所以她洗漱过后就早早上了床,王佳慧和周蕊蕊没有去自习室,改在宿舍上自习,方便照顾沈唯。

    宿舍真一片安静的时候,突然有人敲门了。

    周蕊蕊打开门一看,被惊到了:门口站着两个中年女人,手里满满当当捧着鲜花拎着礼盒。

    两个中年女人穿的很体面,身上的羊绒大衣一看就是好料子,泛着珠光的波纹,头发梳得一丝不苟的,脸上带着谦和的笑容。

    领头的女人对周蕊蕊客气地微笑,“请问沈唯沈小姐是不是住在这个宿舍?”

    周蕊蕊赶紧点头,“啊,是啊。请问你们是?”

    中年女人微微一笑,“我们是二少家里的帮佣,受他嘱托,过来看望沈小姐的。”

    二少?周蕊蕊有点懵。

    沈唯听见动静,已经从床上探起身来朝门口看。

    那中年女人瞟沈唯一眼,笑着跟周蕊蕊解释道,“就是林先生,林彦深。”

    “哦!”周蕊蕊恍然大悟,“快请进。”

    两个女人带了太多的礼物,光是礼品盒就有大大小小十来个,周蕊蕊非常好奇她们是怎么拿上来的。

    王佳慧也赶快跑过来帮忙,把鲜花和礼品靠墙放好。

    一边放东西,她一边偷眼打量那两个中年女人。这还是她第一次看到豪门佣人,看上去一点也不像下人,感觉比普通人家的家庭妇女保养得好多了。

    皮肤很细很有光泽,穿着打扮也很讲究,就是笑容有点过于谦卑,让人看了心里有点过意不去。

    两个女人也很有眼力见,早就猜到了躺在上铺床上的女孩就是二少再三交代的正主,走过去恭恭敬敬笑道,“沈小姐,二少说他在外地实在赶不回来,知道您生病了,派我们过来看看,问候一声,看看您现在好些了没?”

    沈唯忙欠身跟两个长辈点头致意,“我没什么事,麻烦你们了,大老远过来看我。”

    她再不想搭理林彦深,也不好对着两个佣人发作,更何况人家的年龄已经是妈妈那辈的了。

    领头女人笑道,“之前二少说您在仁爱医院,我们拎着东西过去扑了个空,想跟二少打电话说没找到人,结果电话又打不通,过了一个多小时他才给我们回电话,说是在忙,没听见手机响,他说您可能回学校了,让我们来学校找,我们这才赶了过来。”

    王佳慧由衷的感叹,“可真够折腾的,你们辛苦了。”

    “沈小姐,您有什么想吃的吗?”女人笑着说:“二少本来让我们煲了点清火开胃的甜汤带过来,但是在外面呆了大半天,汤已经凉了,所以只好买了一些水果点心送过来。您要是想喝汤,明天早上我早点给您送过来。”

    “不用不用!”沈唯赶快摆手,“不用那么麻烦,我在学校吃的就挺好的。这么晚了,你们也辛苦了,早点回去休息吧。我会跟林彦深解释的。”

    两个保姆一听,放心了,笑着跟三个女孩打了个招呼就告辞了。

    三人走后,王佳慧羡慕地把那束鲜花抱起来,“哇,这花我都不认识,太漂亮了!拿着还很重呢!不知道得多少钱!”

    周蕊蕊鄙视地看王佳慧一眼,“这是风信子啊!风信子你都不认识?”

    王佳慧无辜地看着她,“就是不认识嘛,又没人给我送过。”

    “林校草这是在跟你道歉呢。”周蕊蕊看看床上的沈唯,“紫色风信子,花语是对不起呢。”

    “那这个黄玫瑰呢,花语是什么?”王佳慧指着花束里的黄玫瑰,“这个我认识,这是黄玫瑰,哎,真是奇怪,紫色和黄色搭配在一起怎么这么好看啊?”

    “黄玫瑰的花语也是道歉。”周蕊蕊摇头,“林校草还是很有心的。”

    王佳慧只知道林彦深跟沈唯吵架了,但是不知道原因,听见周蕊蕊这么说,马上劝沈唯,“好啦唯唯,你就原谅林校草吧,人家送了这么漂亮的花过来,还特意叫家里的保姆过来又是送礼物又是送水果点心的。真的很有诚意了。”

    沈唯没吭声,过了一会儿才说,“花你们喜欢就自己留着,水果点心你们看看,有爱吃的就留下来,其他的送给隔壁宿舍的人吃吧。”

    王佳慧笑哈哈的,“哎呀,我发现自己没有男朋友没关系,只要室友有男朋友就行了,论吃喝我们宿舍应该是全校的巅峰水平了。”

    周蕊蕊加了一句,“别天真了,普通男友没用,室友的男友必须是高富帅才行。”

    听见两个室友嘻嘻哈哈说笑,沈唯的心情却轻松不起来。

    林彦深确实有诚意,但是这又怎么样呢,改变不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