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她今天情绪怎么样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当晚,沈唯就发起了高烧。

    她做了一个长长的梦,在梦里,她走在一条漆黑的走廊上,很远的尽头似乎有微弱的天光,她朝着那光走啊走啊,却怎么都走不到尽头。

    喉咙干涩,刀割般疼痛,她觉得冷,很冷很冷,拼命抱着肩膀把自己缩成一团也没有用。那寒冷从四面八方钻进她的毛孔,钻进四肢百骸,她不停地发抖。

    好累,好辛苦。还能活下去吗?这条路还能走到尽头吗?

    她不知道。

    清晨,周蕊蕊和王佳慧都已经洗漱完毕,发现沈唯还没有动静,床帘密密拉着,她似乎还在熟睡。

    周蕊蕊跑过去拉她的床帘,“喂!唯唯,你上午不是还有一门考试吗?怎么还不起来呀?不怕迟到吗?”

    王佳慧一边换衣服一边笑,“这就是大将风范,人家平时学的扎实,考试的时候才是最放松的时候。”

    周蕊蕊也来不及回应王佳慧的玩笑,拉开床帘的那一瞬间,她看到了沈唯的脸。

    沈唯紧紧闭着眼,眉头皱着,她的脸颊红扑扑的,嘴唇却灰白干燥,已经起了一层皮。

    本能的觉得不好,周蕊蕊踮起脚伸手摸了摸沈唯的额头。

    “哎呀!唯唯发烧了!”周蕊蕊惊呼一声,“好烫啊!是高烧!”

    王佳慧也惊了,赶快跑过来查看,她个子矮一些,站着摸不到沈唯的额头,赶紧爬了两级梯子,这才伸手摸到了沈唯的额头。

    “高烧!”王佳慧从梯子上蹦下来,“得赶紧给她找点退烧药吃。别烧坏了。”

    周蕊蕊当机立断,“不行,烧的太厉害了,而且看样子已经烧了一晚上了,我担心会有什么并发症,你看她的嘴唇。我们得马上送校医院。”

    “校医院还没上班呢。”王佳慧有点迟疑,“要送医院就只能送外面的医院,但是我们下午还要考试……”

    上午的复习时间太宝贵了,而且折腾到医院,能不能赶上考试还不好说。

    周蕊蕊毫不犹豫,“我送她去医院。你安心复习备考吧,这事不用你管了。”

    周蕊蕊马上去给沈唯倒水,把吸管放到杯子里,递到沈唯嘴边,轻轻摇晃她的肩膀,“唯唯,唯唯,醒醒,喝点水吧。”

    沈唯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只觉得头疼,眼睛疼,浑身都在疼。

    周蕊蕊轻轻把吸管塞到沈唯的嘴里,像哄小孩子一样耐心道,“用力吸,喝点水会舒服一些。一会儿我送你去医院。”

    沈唯终于明白过来了,刚才那条长长的走廊只是梦境,她并不在那黑暗冰冷的走廊里,她在自己的宿舍里,在自己的床上,同宿舍的姐妹就在她旁边,她并不孤独。

    沈唯闭上眼睛,用力吸了一大口水。

    温热的水顺着食堂缓缓流下,她干渴焦枯的喉咙顿时舒服了许多,意识也清明了一些。

    “我……”她睁开眼,想跟周蕊蕊说点什么。

    周蕊蕊温柔地帮她擦擦嘴角的水渍,“先别说话了,你还能坐起来吗?我帮你穿衣服,我们去医院看病去。”

    沈唯的毛衣和外套都搭在椅背上,王佳慧赶紧拿起毛衣和外套递了过去,“喏,快穿上。”

    周蕊蕊冷着脸从她手里夺过衣服,亲手递给沈唯。

    王佳慧有点讪讪的,“唯唯,不是我不想陪你去医院,下午要考试,我上午还想恶补一下。”

    沈唯其实不知道她在说什么,但她还是虚弱地冲她笑了笑。

    在出租车上,沈唯又睡着了,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一下子变得这么虚弱,短短的一段校道,几乎耗尽了她所有的力气。

    周蕊蕊一直握着沈唯的手,努力把她的头搬过来靠在自己肩膀上,想让她睡的更舒服。

    就在沈唯的头靠到她肩膀的时候,她听见了她睡梦中的呓语,“彦深……不……我不要……”

    她的声音虽然含糊不清,却饱含着痛苦,那种迷茫和失落,让周蕊蕊听得心里都有些难过。

    沈唯和林彦深吵架了吗?不然为什么她会这么说?

    周蕊蕊摇头叹息,问世间情为何物,让这么多痴男怨女百转千回,愁肠百结。

    沈唯看的是急诊,医生说确实烧的很厉害,给开了输液,因为沈唯太虚弱,还特意安排了一张临时病床,让她能躺着输液。

    沈唯不仅病得很厉害,精神状态也很差。

    周蕊蕊去医院食堂买了一些清粥回来给她吃。她把粥放到病床的小托板上,轻声问沈唯,“唯唯,你吃点粥好不好?”沈唯却像没听见一样。

    周蕊蕊一连说了三遍,她才茫然地抬头看着周蕊蕊,那眼神却是木的、钝的。

    周蕊蕊只觉得心惊,忙问:“唯唯,你怎么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