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22章 情理合一人格全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衣橱的抖动徐长卿察觉到了。

    第一时间,他就意识到,小女孩跟敌人应该有着特殊的关联。

    小女孩越是激动,敌人便越是活跃。

    反之,小女孩在跟他通话之后,遵从他的吩咐,冷静克制的对待事情,情况便得以拖延。

    代入到他之前的推导公式中。

    小女孩代表感性,她越是向理性的方向偏斜,就距离中正越是近,相对而言,其状态也会越稳固。

    而他自己则相反,他代表理性,越是向感性的方向前进,比如明知救小女孩十分危险,仍旧冒着自认为最高包括死亡的风险来救。

    这很不理智,但却符合了人性中的正向光芒的定义。

    都说人与动物的最大差别就在于思维的深度和广度,人更胜一筹。

    如果说趋吉避凶的躲避体现了动物的理性,舔犊情深体现了动物的感性。

    那么比动物更具思维深广性的人,要如何表达?

    更复杂的算计,更真挚的情感。

    从这个角度讲,徐长卿觉得自己已经走在了正确的道路上。

    “放心,我是我们中最智慧、最理智的那个,我会想办法解决问题。”

    “哦。”

    徐长卿能够感觉的出,小女孩是有些言不由衷的。

    但另一方,他同样能感觉的到,小女孩已经竭力选择信任他了。

    她表现出了对他的依恋,但也没有停止瑟瑟发抖,尤其是衣橱的抖动,进一步引发了她的忧虑和恐惧。

    任何情绪超出正常范畴,都可以用激动来形容,恐惧也不例外。

    作为感性的代表,小女孩是格外敏感的,这意味着让她平静是件非常困难的事,她的情绪总是波动的,唯一的差别就是正向、负向。

    徐长卿猜测,若是正向,外在表现就会是白昼、炎热。反之,则是现在这种,黑暗,寒冷。

    那么他呢?他所代表的理性又是负责这座城镇的什么?

    他觉得是镇中所有事物的结构等等。

    一旦理性缺失,这里很有可能就会变成妖异扭曲的世界。之所以景致构造等等一切正常,就是因为他在。

    那么衣橱又代表什么?

    代表秘密,经常接触却,却被忽略的秘密。

    这秘密中包含着极大的危险,并且极有可能是由情绪引发的。

    能危害到他完整人格的、感情方面的秘密。

    或者换个说法,一旦揭露,就会给他造成巨大的打击,让他有意识崩溃之险的秘密。

    这个秘密很有可能就是他的头号大敌,在他寻找散落的自我的过程中,一旦引爆这秘密,就会崩溃。

    这就如同本就情绪低落,处于半迷乱状态,结果想起了种种糟糕不堪的过去,那么就很可能会怀疑人生,陷入癫狂,难再清醒。

    埋葬,有些信息知晓未必就是好事,宁肯选择遗忘。

    想到这里,徐长卿将壶里的油浇在衣柜上,还让小女孩闭眼,然后将衣橱拉开个缝隙,将油撒进去,他自己也刻意不看。

    不管里边有什么,他这一刻都选择遗忘。

    随后他就用火把点燃了衣橱。

    小女孩哭道:“我的玩具没了,家也没了!”

    徐长卿平静的道:“你还有我,我答应你,不管你想要什么,我都帮你置办,只会比过去的更好。”

    小女孩瘪嘴:“拉勾。”

    徐长卿笑了笑,走过去与小女孩拉勾。

    就在这时,衣橱门似乎因燃烧变形而要打开。

    徐长卿的眼角余光一直盯着那边,见此,从后腰抽出一把菜刀,回头就是猛的一刀。

    哆!

    菜刀狠狠的斜斩在门和门框上,宛如一把扣锁,将柜门封死。

    随后,他三两下就将被单扯成条,拧得几拧成了绳。

    将刀架转到身前,脱了夹克给小女孩穿上,然后让她趴在自己背上,用布绳宛如带娃背包般背在自己背上。

    “搂紧我,闭上眼,我在,你就没什么好担心的。”

    “哦!”小女孩双臂环住徐长卿脖子,双腿盘在他腰上,侧脸枕在他的肩颈之间。

    这时,衣橱已经被大火覆盖,柜门开启,露出了内里的景象。

    肉泥,色泽十分艳亮润腻,就像是现宰的鲜肉,连血都没有放尽就那么绞成血肉沫。

    而在这肉泥中,有无数的眼珠,转动,瞪视,瞳孔还会收缩。

    徐长卿哂笑一下,嘴里道:“烧起来很好,暖和。”

    转身开窗,然后将半扇窗户三两下便扯了下来,砸进火堆里。

    另外半扇窗是固定的,被他拉过单人床,站在床上咣咣几脚踢破。

    与此同时,房顶开始迅速发暗,很快就形成了被润湿的景象,鲜血混着泥灰,不断滴落。

    等到徐长卿用他穿着靴子的右脚将窗台附近的碎玻璃都清理了,并将小床垫扔出去,房顶已经仿佛是泡孚了的饼干,不断的往下坠肉泥。

    墙壁上也流淌血泥,其中尤以靠近衣橱那边和有着壁灯的那边严重。

    徐长卿哂笑:“有些东西就是自不量力,在我的世界,我的家中喧宾夺主,你以为你是谁?无非是其他人有着种种不舍,不愿意轻易斩断,留下漏洞,被你借机侵蚀。”

    说话间,他将屋中的玩具、木马什么的都扔向火堆,让火势更大。

    “烧,给我狠狠的烧,即便烧成白地,我照样能重建所有美好。而你,你等着,这仇不报,我就不叫徐长卿。”

    “咦?名字竟然脱口而出了,原来我叫徐长卿,很好,我的核心记忆找回了。”

    说话间,他背上...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