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七九章 白虎堂(中+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道:“信我,还是信他!”

    这下是要站队了,韩琦的老部下们,已经悄没声的站在他身边。

    尽管因为这里是白虎节堂,除了狄青之外,众人都没带趁手的兵器,但还是不少人解下铁腰带,从靴筒里抽※出匕※首……

    狄青的老部下也站到他这边,这些人倒是老实,手无寸铁,便将枣木椅子拆了,手持着椅腿和对方对峙。

    还有三分之一的武将,是不属于两边的将门子弟,这些人最是明白,这两人里必有一人谋反,但最后谁成王谁败寇,根本说不准!

    他们家大业大,看不明白眼前的光景,哪个敢轻易站边?

    “不想掺和的便出去!”狄青倒也不为难他们,沉声道。

    那些如蒙大赦,赶紧往门口闪。

    却听韩琦幽幽道:“潞王殿下登极在即,尔等寸功不立,到时候休要嫉妒旁人!”

    登时又有些人站住脚,但还有不少人离开了……

    白虎堂中,两帮人相对而立,泾渭分明。但韩相公这边,明显占据人数优势。

    “都选择好了?”狄青却满不在乎的抱着刀,冷声道:“,再后悔可来不及了!”

    韩琦看一下左右,自己这边的人数,是狄青身边的两倍不止,心下大定道:“速速拿下他!”

    众将得令,向前猛扑,狄青长刀一挥,便逼退一片,下令道:“退出去!”

    他这方本来就站得离门口较近,身后又是多年来的生死兄弟,众人听令,毫不迟疑的撤出门去。

    狄大元帅将一柄长刀舞得如水银泻地,一个也靠近不了。待手下都撤出去,他才大喝一声:“关门!”

    话音一落,便听轰隆隆的铰链声,一道铁栅门缓缓落下。

    韩琦见状大惊失色,“不要让门关上!”

    但巳经晚了,只见狄青一招横扫千军,逼退众人,然后闪身退了出去。

    里面的人赶紧冲上来,想要阻止栅门下落,却见一排兵卒手持长矛、隔着栅门就是一通乱刺。

    一寸长一寸强,何况是隔着栅门。韩琦的人根本无法上前,眼睁睁看着那栅门轰然落下!

    白虎节堂乃殿帅府军机重地,为了保密起见,四面无窗,只有一门,且门外还有一道铁栅门,可谓防备森严。狄青选在这里接旨,绝对有瓮中捉鳖之意!

    见已经被困住,韩琦分开众将,走到栅门前,冷冷的望着狄青。

    狄青依然保持着谦卑道:“今天的事实在乱来。下官职责所在,不敢大意。请老公相且在这白虎堂中忍耐一时,明儿事体弄清楚了,我自与你赔情好了!”顿一下,目光扫过韩琦身边众将道:“至于诸位,多年没跟老上官叙叙旧了吧,就安心陪着老公相,好好说说话……,”

    “狄汉臣,你个贼配军!”韩琦受够了他这副嘴脸,暴喝一声道:“给我把门打开!”

    听到他说“贼配军,三个字,狄青勃然变色,面颊上的金印闪闪发光,竟呸得一下,一口浓痰穿过栅门、正啐中韩相公的鼻梁。

    韩琦何曾受此奇耻大辱,面目狰狞如愤怒的雄狮。

    可惜是一头被关进笼子的雄狮,狄青冷冷的睥睨着韩琦,声音中满是不屑与痛恨道:

    “东华门外以状元名唱出者,还不一样辜负皇恩,弑君谋反!这算什么好男儿?!”

    “你!”韩琦错愕一下,才想起二十年前,自己以泰山压顶之势,对狄青说得那句话:“东华门外以状元名唱出者,才是好男儿,这算什么好男儿?,

    一刹那,韩相公又羞又愤,竟气得一翻白眼,晕厥过去……

    狄青睥他最后一眼,就像看一条老狗,没有任何迟疑的转身离开。

    二堂中,方才在白虎堂里的军官,除了被关起来的,一个不落的悉数在此……,包括那些先走出去的。

    狄相公一生用兵,算无遗策。这次在自己的殿帅府中守株待兔,自然更是万无一失!殿帅府内、白虎堂外的所有守卫,全都换成他从西军带出来的子弟兵。

    里面一动手,子弟兵们便将将领带来的亲兵,悉数下了兵器,看押起来。走出来的军官则被先一步请到了二堂。

    此刻二堂中的将领们,没有一个而色好看的。那些不想掺和的将门军官,生怕狄元帅秋后算账。而狄青的老部下们,虽然无怨无悔站在他一边。可那被关在里面的,是大宋宰相韩琦啊!谁知道还有没有活路,他们能不感到恐惧么?

    却也有些早就对朝廷充满怨恨的,心中暗暗jī动道,莫非元帅要趁机学太祖黄袍加身?至少从纸面上看,狄青完全有这个条件……,

    一切的猜测,随着狄青步入堂中暂时停止,众将望向他们的元帅,想知道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狄青面容冷峻,在帅位上端坐。

    “元帅!”众将不敢怠慢,齐刷刷的施礼问安。

    “诸位免礼。”狄青说着,竟哽咽起来,泪水扑簌而下。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时……,

    “你们也该知道了……,”狄青肝肠寸断道:“官家已遭不测,就算没有大行,也已经不醒人事了。狄某受皇上无上信任,却不能护主上于周全,实在是罪该万死,罪该万死啊!”

    铁一样的狄元帅,哪怕是在受尽冤枉,险些丧命的时候,都没有掉过一滴泪,现在却哭成了泪人。

    堂堂大丈夫那撕心裂肺的悲痛,真让闻者伤心,见者落泪。一时间众将也是一片黯然。

    “但我现在不能死”,狄青说着胡乱用袖子擦擦泪,一双虎目通红通红,嘶声道:“因为官家托付狄某守护的,不只是他的生命,更有大宋朝的安危。如今宫里情况不明,国家储位空悬,京※城决计不能乱!宫里更不能乱!”

    说着他站起身,竟朝众将深深一揖道:“值此存亡断续之秋,本官恳请诸位,与我共保大宋社稷!让天下人,让那些文官看看,谁才是定国安邦的好男儿!”

    “誓死追随元帅,誓死保卫大宋社稷!”众将为他的忠诚豪气所jī,一起高声回应道。

    那呐喊声穿过二堂,传到白虎堂中,令困在牢笼里的人等面无人色……,难道我们不经意间,竟成了乱臣贼子?

    “多谢诸位,听我帅令!”狄青长身而起,沉声下令道:“自此刻起,非我亲至,各处城门紧闭,不许放任何人进城,也不许放任何人出城,若有胆敢攻打城门者,即为叛军,格杀勿论!”

    “喏!”众将轰然应命。

    “诸位,我知道你们心中打鼓,唯恐站错了队,新君上位后,会跟你们秋后算账。”狄青目光缓缓扫过众人,语重心长道:“本帅也不要求你们支持哪一方,只要你们恬尽职守,把自己的军营看好,把自己的城门守好,就是对国家尽忠!这样,不管谁当了皇帝,也不能把你们怎么样!”

    “元帅……”众将大为感动,他们都不是傻子,知道狄青把所有的责任都扛在肩上,给他们挡去了后顾之忧……,

    “去吧。”狄青一摆手,沉声道:“要做个忠臣好男儿!”

    “是!”众将齐声应下,天已经快亮了,他们必须赶紧各自回营,坚守岗位了。

    众将散去,狄青独坐帅椅,望着外面微微发白的天际,仿佛自语道:“这样安排,岂不是自缚手脚么?”

    “呵呵”,他身边的亲兵发出笑声,竟然是陈怡陈仲方,他闻言轻笑道:“元帅精通兵法,自然知道凡战者,以正合、以奇胜!元帅手掌皇城司、殿前司,自然是正兵,是我们的杀手锏!”

    “杀手锏却不能轻用,一旦砸下去,局面就要稀巴烂了。”陈恬语气中洋溢着自信道:“到了出动军队的地步,就是政变了,王爷乃官家选定的储君,天经地义的皇位继承人,何至于此?!”

    “我知道你的意思”,狄青轻叹一声道:“你想让晋王殿下能以最好的局面登极。”

    “不错。”陈恪点点头,沉声道:“宗实一党经营两代,丝萝藤缠,盘根错节,不会因为晋王得了大统,就烟消云散了!如果不趁此机会,将其彻底消灭,等到晋王登极后,反而无法下手。那样的话,晋王顶多做个善终的皇帝,要想铲除颓风,要想刷新吏治,要想富国强兵,要想收复燕云,就全是空话!”

    “好,我不动,我做你的杀手锏,让你去唱主角!”狄青重重点头道。

    “我也不是主角,”陈恪摇头笑道:“主角是文彦博他们,好戏让他们唱,咱们看戏就好……”

    明天还是大章节哈,争取一鼓作气……

    (未完待续)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